“怎么回事?这不是我妈的病房吗?”田晓竹懵了,慌忙跑出去看了一看病房号,然后跑回来,对我焦急的说道,“没有错啊,就是这个病房。”

  病房中的一男一女两人,正看着田晓竹。

  女人则是满脸的厌恶,而那胖男人,看到田晓竹的瞬间,眼睛亮了起来,露出淫邪的光芒。

  我拍了拍田晓竹的肩膀,让她先不要着急。

  “你哪来的?乱闯别人的病房!”胖女人不耐烦的叱道。

  “不好意思阿姨,我记得我妈之前是住这个病房的,所以……”田晓竹心急,一下子有些慌乱。

  说到这,胖女人忽然愣了愣,然后脸上露出了不屑,笑了:“哦,原来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啊。”

  “你知道我妈?”田晓竹一下子急了,问道,“那你知道我妈去哪里了吗?”

  “那是自然知道。”胖女人戏谑道,“因为就是我们把她赶出去的。”

  “什么?”田晓竹愣了,满脸的不知所措。

  我眉头皱了皱,然后搂住她的肩膀,让她稳定一下情绪,看了看两人,开口问道:“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赶她走?又是凭什么赶她走?”

  “凭什么?”胖女人不屑的笑道,“她交不起治疗的费用,医院都要赶她走了,我只是顺势罢了。”

  我面色有些阴沉,有些像发怒,但是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找到田晓竹的母亲才是最要紧的是,当即冷冷道:“她在哪里?”

  “那我就不知道了。”胖女人不耐烦的说道,“这些事情你得去问主任,别来妨碍我老公疗养,赶紧出去!”

  我此刻懒得理他们,拖着田晓竹的手,直奔主任办公室而去。

  田晓竹此刻心急如焚,迫切的要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被换到哪里去了。

  来到主任办公室,我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主任,我妈妈去哪里了?”田晓竹推开门,焦急的直接就问道。

  我走进去,看了看这主任,带着金丝眼镜,头顶有些秃,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看到田晓竹进来,不由分说的在她身上乱飘。

  “是你啊,你妈因为没有费用支付这重症病房的费用,所以,只能是转移到普通病房了。”主任收回目光,不冷不热的说道。

  “可是,我妈的病情这么严重,怎么能搬到普通病房去?而且不是还有两天才到期吗?”田晓竹急了,眼睛红红的,就要哭了出来。

  我看她这个样子,不由得心疼,便轻声安慰她,然后将她拉到身后,挡着主任的视线。

  主任看到田晓竹被我挡住,也不好再乱看,便说道:“反正你也给不起钱,早一天晚一天的,有什么区别。”

  “你就是这样做主任的?”我冷冷的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妈妈郑红霞应该是被你们逼着换病房的吧。”

  “你胡说,都是她自愿的!”主任眼神有些慌乱,闪躲着不敢看我的眼睛。

  “自愿?”我冷笑,“郑红霞自愿换病房?你确定你说的是实话?陆广伦主任?”我看了看他桌子上的牌签,看到了他的名字。

  “不可能的!”田晓竹急道,“我妈知道时间,我们已经交过钱了的,时间不到,她为什么要走?”

  “你们交的是病房的钱,但是没包括重症病房里面设备、药物的钱啊。”陆广伦冷冷说道。

  “这第一医院真是好生霸气,这钱赚的可真是昧着良心啊。”我面色阴沉,这有些过分了。

  “什么叫昧着良心,你可别胡说。”陆广伦皱眉,“难道你以为里面的设备不要花钱的?你以为重症病房那么容易进?我能让你们花那么点钱在里面呆这么久,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确实很给面子,只不过,你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只有你自己清楚了。”我冷笑,心中略有一番猜测,便猜到了个大概。

  “我能怀什么心思?”陆广伦面色一慌,急道,“你可别血口喷人。”

  我冷笑一声,然后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绝对是看中了田晓竹的美色,然后想着施一些恩泽,得到田晓竹的信任之后,就可以轻松下手了。但是田晓竹不肯,你自然就撕破脸皮,把郑红霞赶了出去,我说的对吗?”

  “你血口喷人!”陆广伦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差点跳了起来。

  而这时,田晓竹脸色苍白,呆呆的看着陆广伦,恍然道:“难怪那天你说让我去你家,说是什么检测报告,让我去拿。我当时就怀疑,报告不是应该在医院吗?而恰好那天我也着急着筹钱,后来就忘了。没想到你竟然是安的这个心。”

  “我安的什么心?”陆广伦见撕破脸皮,也不再掩饰,恨恨道,“难道我如此费心的帮你,你不应该给点回报?”

  “无耻!”田晓竹气得浑身哆嗦,面色苍白。

  我轻轻的扶着她,然后冷笑道:“好一个医者父母心,身为悬壶济世的医生,不关心患者的病情就算了,还打各种歪主意,医院有你这种败类,真是令人寒心。”

  “你说谁是败类?”陆广伦冷哼,“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我就是把她赶出去了,怎么样?人家钱比你出得多,人家有权有势,自然要用好的病房。你们这种穷鬼,没钱治病不说,还想霸占好的病房,门都没有!”

  “你把她换哪里了?”我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现在不知道郑红霞怎么样了。田晓竹说郑红霞的病情本来就很严重,现在估摸着医院已经停止了治疗,情况十分不容乐观,得马上找到她。

  Q更p/新最快B上%酷匠网M

  “普通病房322。”陆广伦冷哼一声,并没有隐瞒,顿了顿又道,“如果还没钱交的话,过两天普通病房都得赶人了。”

  “如果郑红霞出什么事,你等死吧!”我声音异常的阴沉,眼中闪过两道冰冷的寒芒,恨恨的扫了陆广伦一眼,然后拉着田晓竹就往322跑。

  陆广伦被我的眼神吓了一跳,看到我们走远之后,这才回过神来,神色中露出了鄙夷,暗骂道:“吓唬谁呢你?穷鬼还想住重症房,还不舍得给点回报?想得可真美。不过那个田晓竹当真是个极品啊,吗的,当初就应该用郑红霞来威胁她就范,省得现在……唉,可惜了!”

  忽然,他眼睛一亮,一拍手说道:“郑红霞的病情严重,她如果还想治疗,又没钱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