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珠宝商行喊出15亿之后,其他的商行都选择了沉默。

  15亿这个价,已经不能再高了,再高的话,赚得太少,商会也不太乐意。

  没有意外,至尊商会最终拿下了这个帝王绿。

  大商会的信誉还是可以的,当即便通过庞大的资金链,往沈文斌的账户上转了15亿。

  本来这种巨大的资金转账,需要很多手续,但是这些都不是普通的家族,这些东西完全就可以跳过去。

  白一凡给沈文斌转了一亿之后,愤怒的离开了,甚至于连那块金丝种翡翠都想砸掉。

  但是想了想,至少这东西也还值个五亿,砸了绝对家门口都进不了。

  不过想想又输了一亿,这白大少心中就是窝火。

  他自己的积蓄可不算太多,一亿拿出来,还是挺伤的。

  反正,沈文斌就笑得合不拢嘴了,当即将一半的钱,直接转到我账户上,连让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么几天的时间,我突然发现,钱,不是钱了!

  我想说,这也太夸张了吧,赌石简直跟做梦一样!但是我很清楚,如果没有小流星,我别说身上有八亿了,可能八百都没有!

  田晓竹更是吓呆了,这动不动就上亿的数字,令她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完全无法理解,这上亿的钱,说扔就扔出来了!

  其实这不能怪她,沈文斌是什么人,整个五羊市,不应该说整个帝国,万三集团都是数一数二的巨无霸,几千亿的资产,一两亿根本就不是钱!

  要知道,沈文斌是沈家嫡系唯一的独苗!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以后只要不出意外,整个万三集团都是他的!或者说由他来掌控。

  许多人对于有钱人这样花钱很不理解。

  我之前也很不理解,但是换个角度想想,你就明白了。

  你身上有一千块,突然花一百可能有些肉疼,但是让你花10块的话,可能你想都不想就扔出去了。

  道理也是一样,你身怀上千亿的巨款,那么一亿算什么?屁都不算!

  所以,田晓竹对于这种事情,暂时还不能理解,也是情有可原的。

  换做是我之前,也是纳闷,但是慢慢的见多了,也就麻木了。也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而此时,我也发现了,田晓竹看着我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自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也没有说穿。

  然后我对沈文斌说,有点事要走一趟,让沈文斌去酒店等一会,差不多到点的时候点好餐,我待会就回来。然后带着田晓竹就出去了。

  沈文斌正高兴,也没多问,便跟谢聪兴匆匆的离开了。脸上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啊。

  我也开着车,载着田晓竹离开。

  “你妈住哪个医院?”我开口问道。

  “啊?”田晓竹本来就不知道我要带她去哪,只是傻愣愣的上了车,然后听到我问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妈住在哪个医院。”我没好气的说道。

  “第一医院。”田晓竹回答道,然后忽然就面色一滞,激动道,“你这是要……”

  “坐好,别激动。”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我就算要帮你,也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才行。”

  “谢谢,谢谢!”田晓竹直接哭了,她自然知道我现在不是一般的有钱,只要我肯帮她,她妈妈就有救了!

  我看到她哭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当即说道:“再哭我就掉头了!”

  田晓竹一听,顿时吓坏了,赶紧憋住,不停的把眼泪抹掉,然后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我不哭我不哭,你别掉头!”

  我看她这个样子,有心逗她,便说道:“我帮你可不是白帮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田晓竹一愣,随即似是恍然,咬着下唇说道:“只要能救我妈,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好了,我逗你的。”我淡淡说道,“我要是有那个想法,那天晚上你就没了。”

  *看正b版=章…I节pa上酷匠网3@

  我刚刚那样说,只是想试探一下,她对钱,有没有特别的贪欲。现在看来,她即便知道我有数亿,但是却依然还只是惦记着自己的母亲,这份心思,实属难得。

  田晓竹顿时羞红了脸,想起了那天的事,不由得脸红到了雪白的脖子上。

  而此时,在万三集团的最高层,沈振岳听着老管家汇报着刚刚赌石市坊的事情,满意的点点头。

  “老爷,少爷这次的做法我完全看不明白啊,这极品帝王绿为什么当场卖出去,拿回沈家不好吗?”老管家疑惑的问道。

  “你错了。”沈振岳淡淡说道,“帝王绿就是要当场卖掉,对沈家来说,才是最好的。”

  “老爷这么说,我就更不懂了。”老管家有些迷糊。

  沈振岳摇摇头,无奈道:“你们都只看到了表象,却没看到本质。你是否记得,我沈家昨天才拿回一块千年血玉?”

  “自然记得,那血玉的真正价值,其实不逊于今天的帝王绿,不过帝王绿的市场比较宽阔一些,所以价钱自然会高一些。”老管家说道。

  “一块血玉对于整个翡翠市场,虽然有一定的冲击力,可毕竟只是一块,虽然体积也不小,但是这对于三大珠宝商会、雷家的地位,不会构成太大的影响,最多也就是很多人知道,我沈家有千年血玉雕琢的饰品出售。等血玉售完之后,自然就平静下去了。”

  沈振岳徐徐说道:“但是如果我们把帝王绿也留了下来,极有可能会让三大商会和雷家都以为我沈家要进军珠宝市场!如此一来,势必会造成沈家的许多生意遭到他们四家的打压,从而遭受动荡!”

  “老爷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老管家面色微变,“少爷今天把帝王绿拍出去,非但不会造成这样的误会,反而会使得帝国四大珠宝巨头跟沈家建立友好的关系。因为不管谁拍下了帝王绿,那都证明了,沈家没有进军珠宝市场的心,如此一来,他们对沈家的态度,自然就友好了,跟沈家的一些商业来往,也会莫名的变得顺利不少。”

  “你明白就好。”沈振岳笑道。

  “少爷拥有此等智慧,实在是沈家的福气啊!”老管家适时地拍马屁道。

  沈振岳摇摇头:“我了解我的儿子,他没有这样的智慧,这应该是那个叫张良的小家伙指点的。”

  老管家听罢,顿时一惊。良久说不出话来。

  我一路疾驰,来到了第一医院。

  田晓竹也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母亲了,心急如焚,带着我一路走到医院当中的急症病房。

  “就是这间!”田晓竹着急这就推门进去。

  我也跟着进去。

  “呃……”田晓竹忽然愣住了,看着病房中陌生的人,诧异道,“你们是谁?”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怎么乱闯别人的病房?”

  病房当中,一个胖子躺在床上,旁边是一个同样胖的中年妇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