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易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他看出来,我刚刚也在注意那块原料。

  “不好意思,年轻人。”贾易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扬长而去。

  我不由得苦笑,心中叹了一口气。

  但是也无奈啊,人家都已经打包要走了,我还能说什么。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块原料,我真的不是特别看好。

  虽然同样是红翡,但是没有那种让我眼前一亮的感觉。

  不过赌石三圣也确实厉害,我靠着小流星才找到了一块,他们单凭自己的经验,自己的本事就能够轻易的找到。这确实有非一般的本事。

  被贾易抢走了一块,我并没有灰心。

  不过沈文斌几个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张哥,你刚刚是不是就在看那块原料?”沈文斌低声郁闷的说道。

  我点点头,应道:“是的。”

  沈文斌看着贾易远去的背影,别提有多幽怨了。

  “斌子,你现在应该高兴。”谢聪此时大为笃定的说道。

  “为什么?”沈文斌愣了愣。

  田晓竹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谢聪。

  “你傻啊,张良刚刚明显看中了那块原料,而贾易也看中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张良的眼光,还是可以的!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谢聪显然有些兴奋,对我也是有些佩服起来。

  沈文斌这才恍然,然后喜了,对我说:“张哥,全靠你了。”不过想了想对方是赌石三圣,忽然又有些郁闷了。

  我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我的目光一路扫过,现如今已经看了几十个摊位了,我不知不觉间,竟然有些疲劳。

  不得不说,这种事还是挺耗神的。

  而三圣那边,此刻已经选好了两块石头,就差最后一块了。而我这里,一块都还没有。

  围观的人都在嘀咕,说我这是打肿脸充胖子,看了半天一个都没选,这是在秀逗。

  ^更}新“最快上w酷O¤匠b(网wf

  大家都在嘲讽,看着我的眼神,都充满了不屑。

  我丝毫不以为意,现在时间所剩不多,应约的时间为两个小时,如今只剩下半小时了。

  沈文斌即便是对我再信任,也未免有些焦急。不过他也没催促我,而是静静的呆在我身后。

  我看了看面前的这块原料,脑中才刚刚闪过一丝绿意,又是一个声音传来。

  “老板,把这块石头送到那边去。”

  来人是杨道通,说了一声之后,便离开了。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当时就无语了,这三圣是故意来针对我的吧。

  一个想坑我,两个来抢我石头!

  那块原料里面,藏着极品的金丝种,那绿条就像是漂浮在白色的玻璃种当中,霎时美丽。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老板一脸惊喜的把原料装了起来,叫人朝着白一凡那边运了过去。由始至终也没理我。

  不过我也没有办法,人家比我快一步,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们三块石头都选好了,我这边一块都没有。

  我当即没有停留,转向下一摊位。

  沈文斌几人也看出来了,我方才对那块原料是有极大的兴趣,但是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杨道通要走了。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连续看了几个摊位,都没有特别出色的原料。有一些有货的,但是赢不了这个赌局,我懒得看。

  我转过头,想着去哪里看看好呢。

  忽然,我眼睛一凝,因为我发现,有一个摊位,很冷清。跟其他的摊位不同,其他的摊位或多或少都有几个人在那观看,唯独那个摊位,一个人都没有。

  我诧异的走了过去。

  摊主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他目光一直在他的原料上,听到脚步声,这才抬起头看着我们。

  看到我走到这个摊位前,大家的面色都有些古怪。

  我看了一眼摊位中的原料,很老,很粗糙。甚至于有几块上面还长了苔藓。

  他这里的原料并不多,也就十来块的样子。

  “你们怎么了?”我看到沈文斌和谢聪都是脸色古怪的样子,不由得问道。

  “张哥,不瞒你说,这个摊位是出了名的……坑!”沈文斌低声道。

  “怎么说?”我眉头一皱。

  “这摊位上面的原料,不但卖得贵,而且从来没有出过货。”谢聪徐徐说道。

  “还有这种事?”我吃惊不已。

  “是真的。”沈文斌笃定的点点头,“一开始这里还有很多原料,很多人都不信邪。都想来碰碰运气,但是无一不亏得直骂娘。”

  “就连赌石三圣,都只是扫一眼,就不再看这里。久而久之,这里就基本上没人理了。”谢聪耸耸肩说道。

  “那这老人家……”我有些好奇的看了看那位沉默不语的老人。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后来有人去查证,听说他是从荒山野岭当中寻到的石头,然后就摆在这。当然,经过验证,这确实也是翡翠原料,所以管理的人,也没法赶他走。”沈文斌无奈道。

  “他这些年靠着买这些原料,已经赚了不少钱了。别人问他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坑人。他说在等有缘人。”谢聪语气中带着调侃,显然是对此毫不相信。

  但是,我却忽然有了兴趣。

  便在心中唤了一声小流星,目光在这些毛料上扫过。

  十多块毛料,一块块的慢慢看,还是要一些时间的。

  因为赌局还剩十几分钟了,所以大家都往我们这凑来。

  不过看到我们一块原料都没选好的时候,不由得纷纷鄙夷。

  而此时,三圣在白一凡的陪同下,也走了过来。

  看到我的目光落在这个出了名的坑人摊位上,白一凡不由得哈哈大笑:“我说沈文斌,这就是你找的赌石高手?来这里挑原料?”

  “关你屁事?”沈文斌冷冷说道,心中却同样不明白,我怎么在这里看了起来。

  “我是在提醒你,时间快到了!”白一凡大为得意,在他看来,这场赌局,根本就没有输的可能。

  而且,看到现在这个状况,他更加的笃定了。深深觉得毫无悬念。

  三圣看我认真的样子,也有些疑惑,将目光落在了面前的摊位上,但是看了半天,他们也没发现哪里有奇特的地方,他们的经验告诉他们,这里的毛料,基本上都是废石。

  “年轻人,这里从来没有出过翡翠,你还是换个地方吧。”陈文铸笑了笑,开口道。

  “要是这也能出货,岂不是证明我们眼瞎了?”贾易淡淡的开口,语气中带着不屑。

  “还剩十分钟,一块石头都没选,最后还来这里浪费时间。你还不如直接挑几块认输算了。”杨道通冷冷的嘲讽道。

  我眉头微微有些皱,转过头看了看他们,不耐烦的说道:“时间不是还没到吗?你们赢定了?”

  “哟呵?好大的口气。”没等三圣说话,围观的人跳出来了,一个个都面色不善。

  “三圣联手如果还不赢,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把这块毛料吃了!”一个极其不屑的声音响起,我扫了他一眼,认出他来。他就是那个花五倍价钱买了块废石的人。从一开始,他就在嘲讽我。刚刚被坑了之后,就更加的看我不顺眼了。

  我看了看他指的那块石头,脑中闪过小流星传来的影像。

  突然我浑身一震,眼中冒出精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