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少油嘴滑舌。”薛香君笑道。

  “我认真的。”我说道。

  “亲爱的张良同学,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冲动吗?”薛香君忽然问道。

  我背脊一凉,知道接受盘问的时候到了,当即老实回答:“那肯定是有,所以我才打电话给你,平静一下。”

  “打电话给我就能平静?难道你想我的时候,就不会有那种冲动吗?”薛香君幽幽的说道。

  我一下子愕然,然后鬼使神差的说道:“那肯定有,但是……咳咳……香君啊,咱们能不讨论这个话题吗?我才刚压下火来。”

  薛香君扑哧一笑,然后继续说道:“张良,如果你真的忍不住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

  “真的?”我下意识的就问道,但是问完之后我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大坑,我竟然还跳!

  “哼哼……”薛香君那边不说话,只是像小恶魔般哼了几声。

  “香君,你就别逗我了。”我欲哭无泪,这种事情简直是难搞啊。坦白也不是,不坦白的话,到时候她万一知道了,说什么也得挨一顿骂。

  爱她才会在乎她的想法。我是真不愿意她受到伤害。

  可能她到时候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总归还是有些隔阂的。

  “好啦,我真的不会怪你的。”薛香君笑道,但是旋即声音又有些恶狠狠了,“解决生理问题可以,但是不准给我弄一大堆麻烦回来!”

  “香君,相信我!我忍得住!”我沉吟道,如果我到现在还用下半身去思考的话,那就真不是人了。

  “好啦,不用太纠结了,我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只要你对我好,比什么都来得实在。”薛香君认真的说道。

  .E看3p正版R章b节Ha上酷p匠网¤

  “我会的。”我点头承诺。

  “实在忍不住就去吧,或者自己用手。”薛香君咯咯笑道。

  “香君……”我此刻没有其他,只有感动,“谢谢你,这个时候还这么的关心我的感受。我知道你这是让我不要有负担,才这么说的。我明白。但是你也要相信我,我对得起你!”

  “好啦,基于你做了这么令人伤心的事情,我决定讨一件礼物!记得绝对要让我满意哦,不然的话,哼哼!”薛香君威胁道。

  “好好好……”我赶紧应道,“绝对让你满意。”

  “那我先挂了,准备睡觉啦。你也快快解决,然后睡觉吧。晚安,男朋友。”薛香君轻笑一声,不等我说话,就直接挂了。

  我看着手机,沉默良久。

  而此刻,薛香君的宿舍当中,她回到了自己的床上,面前摆着一个洋娃娃。

  薛香君生气的看着面前的洋娃娃,低声嘀咕道:“臭张良,死张良,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把第一次给自己的手,不给你,哼!”

  薛香君的室友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纳闷道:“香君,你干嘛,嘀咕什么呢?”

  薛香君一愣,随即脸有些红,抱起洋娃娃,躺了下去,大声道:“我没事,睡觉啦,大家晚安!”

  抱着洋娃娃,薛香君美丽的眼睛看着洋娃娃,轻声低语:“张良,我爱你。你不管做出什么事来,我都爱你!但是我相信你不会。”说完之后,她嘴角露出幸福的笑容,然后把洋娃娃抱得更紧了,闭上眼睛,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我自然是不知道这些,此刻的我,躺在沙发上,心也静了。

  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宛如一场梦。

  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而我不知道,此刻田晓竹心猿意马,浑身不着一丝的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硬是想不明白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看到我并没有对她做那些事,她的心既有惊喜,又有担忧。

  不过片刻之后,她摇了摇头,美丽无比的脸庞上露出了坦然,心中想道:事情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旋即,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日早晨,我醒来之后,浑身说不出的轻松。

  这些日子以来,我都在小流星里面锻炼,已经好久没有真正的睡一觉了。

  我醒来的时候,田晓竹已经起来了,我也没多说什么,匆匆洗簌完毕之后,带着沉默不语的田晓竹来到楼下。

  发现沈文斌他们已经下面等着了。那两个美女不见了,应该是被他们打发走了。

  “张哥,昨晚睡得好不?”沈文斌一脸猥琐的走过来笑道。

  我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这事能跟你说?”

  “得……”沈文斌笑了,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田晓竹一眼,又对我低声道,“张哥,放心,我不会告诉嫂子的。”

  田晓竹被沈文斌这么一看,顿时脸红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也不认识她。”我撇撇嘴,“况且我们昨晚啥都没发生,你告诉她有啥用。”

  “不是吧!”沈文斌愣了愣,“张哥你说谎也说个靠谱点的好吗。”

  “不信就算。”我撇撇嘴,也没有解释,便说道,“赌石什么时候开始?”

  “下午吧,现在咱们先去吃东西,然后进去晃一圈,等白一凡那傻叉过来。”沈文斌撇撇嘴说道。

  “那走吧。”我耸耸肩。

  “她……”沈文斌看了看田晓竹,疑惑的看着我。

  “她跟着我,待会一起去。”我看了他一眼,笑道,“有空再跟你解释。”

  沈文斌也没多想,倒是谢聪笑了笑,打趣道:“小姑娘,你这是被包养的节奏啊。”

  惹得田晓竹面色一阵慌乱,然后变得通红。

  我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这田晓竹也太害羞了。说两句就脸红。

  酒店有供应早餐,但是沈文斌这货嫌不好吃,便带着我们到处乱晃,然后竟然来到一家路边摊旁边!

  我和谢聪一阵无语,三辆超级豪华的跑车,停在路边,下来几个年轻人喝豆浆!这不是装逼吗?

  旁边一起喝豆浆的人,都觉得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甚至怀疑自己喝的是豆浆吗?

  许多人甚至拿起了手机,不停的给我们拍了起来。

  我们不知道,我们走了之后,老板马上把小摊的名字改为“土豪豆浆”,还找人订做了一个大相框,里面就是我们几个人埋头喝豆浆,吃油条的背影。路边是几辆豪车。下面写着一行大字“土豪也来喝的豆浆”。

  沈文斌丝毫不介意周围人的目光,自顾自的说道:“外面的油条豆浆,比那些专门做的,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感觉他们做的随意一点,简单一点,反而更好吃。”

  我笑了笑,没有说穿。这家伙估计是天天山珍海味给腻的,忽然吃一次这种东西,会极度容易留下印象。

  谢聪倒是没有太多表示,他这个人我大概了解了,大大咧咧的,什么都不计较,什么都很随意。

  不信?你见过一个整天拖鞋大裤衩到处乱晃的富家公子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