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哥,你的车在后面。”沈文斌指了指最后面那辆豪车,笑道,“万三大酒店。”说着,迫不及待的开车就走。

  谢聪同样猥琐的一笑:“张良,快点!”然后一踩油门,留下两个车尾灯。

  我没好气的笑了笑,然后对田晓竹说道:“上车。”

  田晓竹看着面前的豪车,有些吃惊,然后局促不安的上了车。

  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一路上,我都看到田晓竹的脸色一直都是红红的,两只手指一直在互相的打着圈圈,似乎是很紧张的样子。

  我心中暗自好笑,心想她肯定是以为我要带她去开房了。

  我也不解释,就这样静静的开着车,往酒店去。

  到了之后,田晓竹更加紧张了,脚步都仿佛要挪不动,抬头看了看万三大酒店几个字,更是满脸羞红。

  我有意逗她,大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的手就往里走。

  她只是略微抗拒了一下,然后就乖乖的像个受气的媳妇一样,跟了进来。

  刚进门,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问我:“请问是张良先生吗?”

  我点点头:“是我。”

  “沈少爷已经安排好了,这是您的房卡。”她把手中的卡递了过来,恭敬道。

  我点点头接过卡,说道:“谢谢。”

  然后拉着田晓竹,往房间走。

  沈文斌给安排的套房只有一个房间,这让我很郁闷。

  田晓竹坐在床上,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淡淡的笑道:“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啊?”田晓竹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我说话这才反应过来,说道,“你先吧。不,我先吧。”

  我扫了她一眼,有些好笑,说道:“那你先。”

  田晓竹面色羞红,然后放下东西,然后逃一般的冲进了浴室。

  看着浴室中朦朦胧胧的玉体,我竟然有些心痒痒的。

  意乱情迷的甩甩头,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点开电视。

  约摸过了半个多小时,浴室门终于打开了。

  田晓竹裹着浴巾,宛如出水芙蓉一般。浴巾裹着她的酥胸,一路裹到膝盖的位置。露出洁白圆润的小腿。

  田晓竹的小腿很美,有一种特别匀称的线条感。

  “我洗好了。”看到我在看她,她一下子脸就红了,慌忙跑向房间。

  我看得一阵失神,片刻之后才回过来,笑了笑,进了浴室。

  匆匆洗完澡,我推开门,走进房间之后,发现田晓竹此刻已经躲在了被窝里,身体靠在床头,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挡住全身。

  她低着头,听到我进来的声音,这才抬起头,然后下意识的就往旁边挪移挪位置。

  我霎时意乱情迷,精血往上涌,鬼使神差的就对着床上的她扑过去。

  她只是吓了一跳,略微反抗了一下,然后就没有挣扎了,只是脸红得几乎到了脖子上。

  我隔着被子将她压在身下,呼吸急速,两人的面孔相隔只有不到十厘米。我看着她慌乱的眼睛,能够清晰的听到她急速的喘息声。

  田晓竹看起来有些害怕的样子,低声说道:“我……都洗得很干净了的……你待会能不能……能不能……轻点……”说完这句话,她的脸几乎全红了,能够滴出水来。

  她的皮肤很好,没有半点瑕疵,很白很嫩,如同白玉般美丽。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中却是想到了薛香君,慢慢的,我变得平静下来。

  或许我今天这样做了,薛香君不会怪我,但是,怎么说,我是想要帮田晓竹的,如今我要是干了这种事,那就变成了交易,原则就变了。

  我缓缓的爬了起来,然后说道:“好好睡觉,明天陪我去赌石。”说罢,在她诧异于不解的目光中,我往房间外走去。

  “张先生,我真的洗的很干净了的。”她一下子急了,她觉得如果不过这件事的话,她肯定拿不到钱,那今天就白来了。母亲的情况,已经没有时间再拖了。

  “好好睡觉,你母亲的事情,你放心好了!”我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然后一抬头,发现她竟然已经站在了床上,身上没有一丝遮挡。

  感情她早就脱光在被窝里等我了。

  我不由得浑身一震,然后咬牙道:“钻进去,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待会还忍不忍得住!”

  田晓竹看到我的目光,顿时吓了一跳,然后赶紧躺了回去。

  我关上门,然后跑到卫生间,用冷水连续洗了几分钟的脸,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躺在沙发上,很吃惊自己竟然这样都能忍住,实在是太佩服自己了。

  %K酷}V匠Z网唯a一))正@K版R,其gM他H+都是盗\;版'

  看了看时间,我拿出手机,盯着面前的号码,看了半天,想了半天,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拨了过去。

  “喂,香君,睡了吗?”我声音不高,慢慢的走到了阳台外。

  “没呢,刚洗完澡,准备了,你呢?”薛香君用温柔的声音问道。

  我顿时觉得,如果我刚刚没忍住,就太对不起她了。她是我最落魄的时候遇到的天使,是她把我从绝望中拉了回来。

  她当初没有因为知道我是张良就另眼相看,而是真诚的对待,甚至痛骂了我一顿,使我警醒。

  所以我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她对我好,我也要对她好。

  “我也刚洗完澡……”我顿了顿,有些犹豫的说道,“香君,有件事……我……”

  “怎么了?”薛香君声音一急,以为我出什么事了。

  “我没事。”我一听她着急的语气,心中有些暖,然后咬了咬牙,把今天的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

  赌石的事情我没说,我打算到时候弄到一个极品玉佩之后,给她个惊喜。

  说完之后,我沉吟道:“香君,我知道,这件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

  “我信你。”薛香君打断了我的话,用很柔的语气说道,“你能给我打这个电话,就证明你没有撒谎。否则的话,你大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我也根本不可能知道你现在在干嘛。”

  “谢谢你香君。”我感激的说道。

  “对了,那个沈大少,你要确定他的为人可以结交你才能结交,知道吗?”薛香君告诫道。

  我唯唯点头,谁的话我都可以不听,以前除了我父母,现在多了个薛香君。

  “香君,我现在这种情况,你还能这么信任我,这么关心我,我真是太感动了。”我认真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