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z匠)网B唯一正☆P版#,_其|他@_都是盗F版…√

  “我刚刚真想打他们一顿!”我没好气的说道,“但是想想是你的人,让你来打吧。”

  “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张哥就别气了,大不了今晚所有开销我包了!”沈文斌拍拍胸膛说道。

  “诺诺诺……”谢聪这时候插话了,看着我说道,“你听听他说的什么,他的意思是如果没有这事,他就不打算包了!张良啊,我觉得你以后少跟他来往。多来寒舍浪一浪,绝对免费!”

  “滚你丫的!”沈文斌一脚朝着谢聪踹去,“别老想着忽悠张哥,张哥现在是我沈家的客人,你们谢家一边玩蛋去。”

  谢聪嘿嘿直笑,也不理会沈文斌的话,搓着手掌,猥琐的笑道:“刚刚才搞到一半,就被你喊出来了,今天怎么也得好好补偿补偿,宰你一顿!张良,我知道一地方,要不要去玩玩?包你满意!”

  我满头黑线,没好气的说道:“算了吧,你今天还有心情啊。早早睡明天还得去助威呢,某大少可是下了一亿的赌注。”

  “有张哥在,我明天铁定把白一凡那一亿拿过来!”沈文斌毫不在乎的说道。

  我有些纳闷,这沈文斌对我也太过信任了吧。当即问道:“你就那么信我?我对那玩意是真的一点不懂啊。”

  沈文斌摆摆手,将我拉到一边,低声在我耳边说道:“一开始我也觉得你是运气,后来我姐来了,告诉我今天的赌石,你不是靠的运气,而且还拿出了至尊VIP卡。所以我才这么信你。”

  我顿时面色一沉,冷冷的盯着沈文斌。

  沈文斌一怔,旋即笑道:“赵哥,放心吧,我姐跟我交代了,要跟你交好,千万别得罪你!我现在都在猜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让我老爸也这么欣赏你!张哥,你不会听我说完就不帮我了吧?”

  我信了沈文斌的话,他这个人藏不住,没有心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怎么会?朋友的事,自然要帮。”我笑道。心中却是在暗自琢磨,这沈家,定然是有求于我。恐怕跟定身术有关。

  我不傻,那天定身术灭掉一个先天高手,这件事情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不过我没有感受到沈家的敌意,这让我稍稍有些放心。

  毕竟,我还是挺认可沈文斌这个朋友的,没有心机,为人大方,不欺凌霸道。是个可以结交的朋友。

  谢聪一点也不介意我俩在一边说悄悄话,自顾自的竟然开始跟田晓竹聊了起来。但是田晓竹显然有些畏惧,低着头,保持沉默。

  我没好气的走过去,笑骂道:“她是我点了的,你可别乱来!”

  谢聪耸耸肩,嘿嘿笑道:“张良看上的,我怎么会抢,不过这妹子也太清纯了,也太害羞,不是我的菜。我喜欢狂野的!”

  “你个浪货,当然是喜欢狂野的。张哥跟你哪能一样。”沈文斌猥琐的笑道。

  我没好气的瞪了俩人一眼,说道:“瞎说什么呢,她只是给我按摩的。”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而田晓竹和罗悦美两个人就浑身不自在了。

  听着我们说的话,两人都是惊骇不已。都纷纷猜测我到底是什么来头,沈文斌叫我张哥不说,谢聪也似乎在极力的交好我。

  这两个大家族的大少爷,竟然都对我如此的尊敬,实在是令她们震惊万分。

  “罗经理,你今天做的不错。”沈文斌看了看一旁的罗悦美,满意的说道,“以后何进的位置,你来坐,有谁敢在这闹事,直接打我电话!”说着,不由分说的就拿过罗悦美的手机,按了个号码上去。

  “还不谢谢张哥!”沈文斌没好气的说道。

  “谢谢张哥!”罗悦美激动不已,今天非但没有丢掉工作,反而成了整个洗浴中心的经理,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以后自己还可以直接跟沈大少爷……汇报?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实在是令罗悦美太意外了。

  “谢我干嘛。”我撇撇嘴,“谢你自己吧。如果你心中没有正义,你今天也不会有这样的机遇。”

  “张哥说的是。”罗悦美唯唯应道。

  “别叫我张哥,把我都叫老了。”我笑道,“你也没必要这么局促,我就是个普通人。”

  “是……”罗悦美应道,下意识的看了看沈文斌。

  “不用看我,张哥说啥就是啥。好好管着洗浴中心,别再出差错了。”沈文斌说道。

  “一定不会辜负大少的期望!”罗悦美激动的说道。

  “好了,我们就先上去了,吗的,害的我匆匆忙忙的就解决了战斗,这样很伤身的知道吗!”沈文斌很是不满,搂着谢聪的肩膀走了出去。

  我甚至有一瞬间怀疑,他俩是不是一起……搞!

  “张……张先生,我先出去了。”罗悦美此刻还沉浸在喜悦中,对我更是恭敬有加,离开之后,轻轻的给我带上门。

  田晓竹此刻一脸局促,美丽的小脸上充满了害怕。

  “你干嘛,搞得好像我要吃了你一样。”我瞥了她一眼,笑道。

  “那个沈大少是洗浴中心的老板……你跟他这么熟……”田晓竹敬畏的看着我,两只小手不知道往哪放,局促不安。

  “好啦,我说了我就是个普通人。”我趴在床上,淡淡说道,“好好按摩,待会我带你走。”

  “啊?”田晓竹一愣,随即满脸通红,“先生,我……那个……我们是不出去的,需要服务也只能……只能在这里……”

  “别废话!”我扭过头说道,“好好按摩。”

  田晓竹满脸委屈,但是随即咬了咬嘴唇,伸出玉手,轻轻的给我继续按摩起来。

  这里指不定还会有什么人来,待会这丫头要是一时又脑抽,要献身赚钱就麻烦了。一个花季少女说不定就沦落了。既然想着要帮她,自然要考虑到这一点。

  半个小时之后,我穿好衣服。对田晓竹说道:“换套衣服,我在门外等你。”

  田晓竹哦了一声,面色通红,脸上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咬咬牙就去换衣服去了。

  在门外等了一会,田晓竹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走了出来,脸红红的,看上去煞是清纯动人。

  沈文斌和谢聪看着我带着田晓竹走过来,不由得露出诧异的目光。

  “张哥,你牛逼!”沈文斌给我竖了竖大拇指!随即又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嫂子那边没事吧?”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骂道:“想啥呢。不是你俩龌蹉货想的那样,有空我再跟你们说。”

  此刻路边已经停了三辆车,俩人一打开车门,我顿时看到,两辆车的副驾驶上,都坐着一个美女!

  俩人悠哉悠哉的钻进驾驶位。

  我顿时满脸黑线,这俩贱人,还好意思说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