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顿时哑口无言。

  但是又有些不明白了,便问道:“那你为什么还穿这样的衣服来。”

  “其实……”她顿了顿,过了好一会,才用很低的声音说道,“其实这里也是可以的,但是跟楼上不同,这里技师有拒绝的权利。”

  我顿时满头黑线,心想这沈家搞的什么鬼,这是什么营业方式。

  不过我也是有些乐了,笑道:“那你这样,还不如去楼上当技师呢。”

  “那不行。”她当即就说道,“在楼下我可以自己选择。楼上就不一样了,都是客人挑你。”

  我更乐了,对她极为好奇,笑道:“那你这是技师选客人接服务啊。有想法。”

  “我……”她声音有些低,“我知道先生有些看不起我,我明白。”

  我愣了愣,下意识的扭过头,看到她神色有些黯然,眼睛也有些红。

  “你这是干嘛,我没有看不起你啊。”我眉头皱了皱,这女孩,怎么哭鼻子了?

  “我没事,不好意思先生,影响到你情绪了,我跟你赔礼道歉。”她抹了一下眼睛,然后挤出笑容说道。

  这一下,我更加想知道她倒是怎么回事了,当即板起脸,佯装生气道:“老老实实把实话告诉我,不然我就换人。”

  “别,先生。不要换人……”女孩一阵慌乱,眼中露出哀求,生怕我要换掉她。

  “你态度太差了,我要换人。”我面无表情,冷眼说道。

  “先生,不要。我这几天都没什么收入,你要换掉我好不好?”女孩差点又要哭起来,哀求道。

  “那你老老实实说,我就不换。”我淡淡的说道。

  她脸上露出难色,挣扎了好一会,咬了咬嘴唇,终于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了一遍。

  原来,她叫田晓竹,今年十八岁。是一名高三的学生。家里住在五羊市的贫民窟。本来生活虽然拮据,但是还是勉强够生活开支。但是前些日子,母亲突然病了,这就使得原本就拮据的家,一下子垮了。

  田晓竹不得已,来到了这家洗浴中心上班。想着挣些钱回去给母亲看病。

  但是,情况却并不如她所想的那样顺利,洗浴中心的客人,一听到她不做特殊服务,都直接把她换掉。这就使得她完全就没有了提成,完全拿不到收入。

  今天,医院打电话来,说母亲的病又加重了,如果再没有钱的话,医院就要停止继续治疗了。

  她咬了咬牙,终于做出了决定,今天做一单,然后拿钱给母亲看病。

  所以,也才有了这一幕。

  “先生,我说完了,你不会再换掉我了吧?”田晓竹俏生生的看着我,眼里带着哀求。

  我听完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自己也是穷人家出身,自然能够了解那种没钱,走投无路的感觉。

  “赚钱的方法有很多啊,为什么想到来这里?”我问她。

  “他们说,这里赚得快,而且小费……多。”她脸色有些红,声音很低。毕竟只是一个高中生,单纯的女孩,为了母亲才来到这种地方。

  “放心,我不会换你的。”我说道,“不过我也不需要特殊服务。”

  “先生,真的不要吗?”她有些急了,“我可以的,真的。我……我不需要太多小费……就要一点就够了……”她真的急了,抓住我的手臂。

  “我真的不需要。”我无语道。

  “先生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料,不够成熟?”她有些愣住了,但是随即咬了咬牙,像是做出什么决定一般,猛地站在地上,三两下竟然把身上仅剩的衣服脱了下来。

  瞬间,一具玲珑的少女躯体呈现在我眼前。

  她满脸通红,整个人就这么的站着,以细若蚊丝的声音说道:“我可以的,我有……有料的……”

  我一下子就惊呆了,小张也是一下子忍不住,直接撑起了帐篷!

  我使劲的咽了咽口水,然后跳着下了床,从旁边一把拖过一张床单,直接裹在她身上,然后极其无语道:“你这是干嘛,先把衣服穿好!不然我真换你了。”

  “先生……”她眼中露出焦急,脸上仿佛能挤出血来,红的不可想象。

  “闭嘴,穿衣服!”我冷喝一声,然后转过身去。

  身后安静了一会,然后就听到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好了。”她低声说道。

  我趴回床上,淡淡的说道:“先按摩,其他事等下再说。”

  田晓竹愣了愣,不过也没敢再多说,轻轻的上床,跪在我旁边,再次给我轻轻的按摩起来。

  没有错,我是打算帮帮她。当然,我也要去看看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话,帮了她,也算是功德一件。毕竟能为父母做到这一步,她已经值得我伸出援手了。怎么说我现在也是有几千万在手的大土豪,不适时的装装逼,都对不起观众。

  而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你就告诉我,她是不是在里面?”一个霸道的声音很冷,也很狂。

  “是在里面,可是已经有人点了。周大少,你别让我们为难好吗?”一个无奈的声音传来,是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我猜测应该是洗浴中心的经理什么的。

  “我今天就非要点这个87号。”那个被称作周大少的,很是强硬,声音狂的不行。

  我扭头看了看田晓竹,诧异道:“找你的?”

  “我也不清楚。”田晓竹也有些愣住。

  砰!

  门直接被撞开,然后一群人走了进来。

  一个满脸不屑的公子哥,带着一群狗腿子,这种情景是装逼必备。

  他旁边,是一个满脸无奈的女人,我看了看她的胸牌,是个副经理。她此刻正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赔礼到:“这位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

  “怎么回事?”我坐了起来,扫了一眼这面前十几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狗腿子,又看了看那个所谓的周大少。

  “我叫周智明,今天87号我包了,你滚蛋。”他不屑的看着我,语出惊人。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田晓竹,问道:“你愿意给他按摩吗?”

  田晓竹哪见过这样的阵势,这时候都被吓坏了,下意识的就摇摇头:“我不要。”

  \酷*匠wA网T}正m版'4首y》发

  我顿时笑了,转过头说道:“听到没有,她不愿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