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车长驱直达,停在万三大酒店门前。

  下车后,沈文斌带着我直接往里走。

  酒店的保安很适时的走来,接过钥匙。然后将车开走。

  “你别告诉我沈万三是你的祖先。”我看了看酒店的名字,忽然想起来沈文斌的姓,有些吃惊的说道。

  “这很出奇吗?”沈文斌平静道,“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啊。你别说你不知道。”

  “我现在才知道。”我跟沈文斌肩并肩走进大酒店。

  “这是我们沈家的产业,还可以吧。”沈文斌自豪道。

  “我要说不可以也没人信啊。”我撇撇嘴,发现这些大家族实在是富得流油啊。

  沈文斌径直的走到了前台,直接开口道:“安排一个包间,上最贵的菜。”

  “是,沈少爷。”前台恭敬的说道,眼中冒着光,像是花痴般一直看着。

  我很郁闷,我也挺帅的啊,怎么不看我呢?

  X^酷m~匠6#网¤J首发

  安排好之后,我俩径直来到了包间当中。

  这包间,用富丽堂皇来形容丝毫不为过。豪华程度简直可怕到了极点。

  “就咱俩?”我看着又大有空旷,还极度华丽的包间,无语道。

  沈文斌愣了愣,也觉得有些冷清:“确实两个人感觉太……荒凉了。”

  “荒凉这个词,你用的真好。”我笑道。

  然而,话音刚落,门被推开了。

  我看了过去,两个人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一男一女。

  女的算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绝色大美女一枚,长发飘飘,一身性感的打扮,将她玲珑的身段勾勒得无懈可击。而且更重要的是,眉宇间跟沈文斌有几分相似的地方。

  而男的就简单粗暴多了,很寻常的打扮,看起来就像是地痞流氓一样,随随便便,还搭着拖鞋,啪啪啪的就走了进来。

  “你们怎么来了?”沈文斌愣了愣,无奈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这个当姐的能不来看看你吗?”美女直接就坐到了沈文斌身边,朝着沈文斌全身就是一顿乱摸,边摸边问道,“伤到哪里了没?”

  “姐,我没事。你能不能矜持点,这有人呢!”沈文斌下意识的往后躲,但是被美女使劲的拽住,动弹不得。

  “我说斌子,你出这么大的事情还这么悠闲,对得起我大老远跑来看你吗?”男人扫了一眼桌子上丰富的菜,很是不满的说道。

  “唉,说到这个,我得像你们介绍一个人。我张哥,张良!”沈文斌站了起来,很是感激的伸手指了指赵仁凡,认真道,“如果今天没有张哥,我真的是死定了。”

  “哦?”两人进门就注意到了我,但是应该是以为我是沈文斌的朋友,也就没太注意,如今听到沈文斌的话,这才认真的打量起我来。

  沈文斌又指了指美女,对我说道:“我姐,沈文琪。”又指了指男人说道:“我最好的兄弟,谢聪。”

  “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沈文斌的姐姐激动的走了过来,走到我身边深深的鞠了个躬!

  我一下子有些受宠若惊,赶紧把她扶起来,尴尬道:“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夸张,我也是自救。你们这样我实在是有些惭愧。”

  “你不知道,我爸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挂了,我爸铁定要疯。”沈文琪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是躬了躬身,这才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

  “唉,兄弟你就别谦虚了。”谢聪笑道,“救了就是救了,没有什么好推脱的。来,我为我兄弟敬你一杯。”说罢,自个将自己的酒杯倒满,跟我碰了碰,然后一口闷,咕噜咕噜的跟喝啤酒一样喝了下去。

  我听到这句话,也不由得笑了,感觉到他的豪爽,我也将酒倒满,因为我没喝过红酒,所以只是试探性的抿了一口。

  但是喝进去之后,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红酒的味道,实在是让我有些不习惯。甜美当中又有一丝无法抹去的酸度,感觉非常的奇特。

  “谢聪,你神经病啊!”沈文斌没好气的骂道,“你拿老子的柏图斯红酒这样喝,你给我滚出去。”

  “小气鬼,不就三四十万一瓶嘛,看你那心疼的样。”谢聪鄙夷的扫了他一眼,“我喝酒从来都不分酒的种类,反正就是干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有你这样的兄弟可真是我的悲哀啊。”沈文斌扶额,“这哪是钱的问题,这是老子珍藏的,今天若不是答谢我张哥,你能喝得着?”

  我在一旁听得不由得暗暗心惊,不由得看了看手中这一杯慢慢的红酒,估算着它的价值。

  “我靠,不就是一瓶柏图斯嘛,改天我从老头子那把他珍藏的罗曼尼康帝拿来请你喝!”谢聪看着沈文斌的目光,鄙夷至极。

  “你说的,别反悔。”沈文斌眼睛一亮,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靠,你肯定是打了很久我家的红酒的主意了吧?”谢聪浑身一震,这才回过神来,咬牙切齿道。

  “那必须啊,珍藏的康帝啊,啧啧,想想都觉得闻到了它的香味。”沈文斌一脸陶醉,丝毫不理会谢聪那黑黑的脸。

  “瞧你那样。”谢聪鄙夷道,不过随即便正经道,“不过到时候你得叫上张良,不然的话,我冒着生命危险从我家老头子那偷酒,岂不是太不划算了。”

  “那肯定。”沈文斌笑道。

  还没等我说话,沈文斌指着满桌子的菜笑道:“你看看你们,来的真是及时。我刚刚还跟张哥说这整个大包厢就我们俩,也太无趣了。这话没完你们就来了。”

  “这么说我们还来的真是够准时的。”沈文琪轻笑,然后举了举酒杯,大声说道,“庆祝我爸的独苗今天大难不死。”

  “干!”

  大家开心不已。

  “姐,你这话可不对哦。”沈文斌神秘兮兮的说道,“今天我和张哥来这里吃饭,可不是为了庆祝我大难不死的。”

  “哦?”谢聪和沈文琪都是一愣,脸上挂满了狐疑。

  “嘿嘿……”沈文斌故意卖关子,拿起筷子夹了个菜,慢吞吞的嚼完,然后又拿起酒杯抿了一口,一副求我我就说的欠揍样子。

  “赶紧说,别搞神秘了!”沈文琪没好气的一脚朝着他踹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来卖酒说:

看书的朋友都吭个声。不然我老感觉自己在单机 -。- 同时记得点追书……谢谢!谢谢!谢谢!重要的事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