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脸色都有些不好看的沈文斌,忽然眼睛一亮,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惊喜。

  而白一凡恰恰相反,眉头一皱,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解石师也是一阵兴奋,解石能解出好料子来,他也觉得高兴啊。

  接下来的事情,我不懂,所以就交给了解石师。

  他熟练的将这块石头立起来,然后顺着切面上面隐隐约约映出来的绯红的纹路,换成砂轮,慢慢的开始擦。

  已经见雾了,自然不能再大刀阔斧的去皮,只能是慢慢的磨,这样才不会损坏里面的翡翠。

  不一会儿,红色渐渐的露出来,人们不由得心头一震。

  解石师也是一阵激动,赶紧取水往上浇。

  哗啦啦!

  所有粉末被冲去,红色的翡翠展露了出来。

  “红翡!纯种红翡!”有人失声惊呼。

  “这纯度,逆天了!”人们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那毛糙的石块之中,似乎是镶嵌了一颗剔透的红宝石。血红的颜色,当中还带着仿佛悬浮的血丝!

  “不!不单单是红翡这么简单!”有人突然间惊骇的尖叫了起来,“你们看到没有,红色的里面,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白色!”

  “不会吧。难道还是其他的?”有人诧异。

  “继续解!”沈文斌浑身一震,兴奋的叫道。

  解石师也是激动不已,赶紧顺着纹路,小心翼翼的开始解石。

  不消片刻,越来越多的翡翠从毛料中显现出来。

  终于,在人们越来越惊骇的目光中,红色后面的颜色,也露了出来。

  这白里透红的翡翠,一出现就令人震惊了。白里透红用来形容它最为合适不过。白色中间围绕的血丝,以及那一团鲜血一般的暗红,无一不震撼的充斥着人们的眼睛。

  “血玉!”

  酷T☆匠网Y永/久…%免/费z}看,D小说|

  所有识货的人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然是血玉!”人们已经被惊呆了。

  沈文斌也是一阵发愣,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沈大少,我大成珠宝愿意出三千万买这个血玉!”人们发呆之际,有人已经开始高声喊价。

  “三千万?大成珠宝也太小气了吧。我至尊珠宝愿意出五千万!”

  “我雷家愿意出六千万!”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大气的喊道。

  “各位长辈,这血玉,我沈家要自己留着。”沈文斌好久才回过神来,强压着心中的激动,略带歉意的说道。

  此话一出,人们不由得一阵叹息,沈文斌都这样说了,自然是没戏了。

  尤其是那几个开价的大人物,眼中的灼热恨不得把场中的血玉抢了。

  白一凡看到血玉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输了。他脸色有些发白,显然对这个事实没法接受。

  “白大少,愿赌服输,谢谢你的一千万。”沈文斌哈哈大笑,扬眉吐气的感觉令他爽的不能再爽了。

  白一凡一言不发,咬牙切齿的转身就走。再待下去只会是让人笑话。

  “别赖账了!”沈文斌朝着白一凡的背影喊道。

  解石还在继续,最终出来的整块血玉,令所有人都眼珠子凸出。那几个开价的人物,更快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但是沈文斌早已经打电话叫来家族的人,将血玉带走了。

  我在一旁看得是浑身震惊,我压根没想到这竟然会出血玉。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而且那个价格,说出来都让我发颤。

  “张哥,小弟我今天必须要无耻一回了。这件血玉,我代表沈家,以八千万的价格向你收购。你可不能拒绝我啊。”沈文斌对我说道。

  我当时就是一个踉跄,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说什么?!!”

  沈文斌很认真的跟我重复了一遍,然后警惕的看着我:“你不答应也没用,反正血玉我拿走了,待会就让人给你转账。”

  “不是!”我顿时打断他的话,“这明明是你花钱买的原料,我只是帮你选而已,你没必要……”

  “如果没有你,我哪能选到它啊。”沈文斌认真道,“说实话,我一开始对那块石头也没信心。”

  “可是,就算这样,你也没必要……”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

  沈文斌咧嘴一笑:“功劳都是你的,其实就相当于我借钱给你买一块石头。出货了那当然算你的啊。况且,我也不亏啊,我还赚白一凡一千万。”

  “你哪里不亏。”我没好气的说道,“这八千万我不能收!”

  沈文斌见拗不过我,只得无奈道:“那这样吧,算是咱俩合作的。我出钱,您挑石头嘛,咱们就五五分成行不!我给你五千万!”

  我满脸黑线:“五五分成不是四千万吗?你数学谁教你的?”

  “哎呀,你就别跟我客气了!你不知道,我们家有了这个血玉,雕琢出来的东西,那赚的钱,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沈文斌一脸正色的说道。

  “好吧。”我只好点点头,无奈的应了。

  我虽然喜欢钱,但是也不能没有底线。该是我的就是我的。况且沈文斌是真的把我当朋友,我自然不能从他身上坑钱啊。

  “账号给我。”沈文斌接了个电话之后,问我。

  我赶紧把银行账号发给他。

  不一会,手机传来消息,卡上突然就多了整整五千万!

  看着信息上面的一串零,我都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前些天还是个穷小子,今天突然就变成千万富翁了。这算哪门子的事情?

  网上果然说的没错,赌石就是一个要么一夜暴富,要么一夜变成穷光蛋的游戏。真是可怕。

  “血玉啊,我想都不敢想,竟然在我手上出现了!”沈文斌唏嘘不已。

  我也是一阵失神。

  在古玉中有些玉会出现入土后沁入的红色,所以有人把这种红沁叫做血沁。血沁是由土壤中铁元素或者铁质物氧化分解沁入玉体而形成。但是迷信的人认为血沁是尸体腐血沁入入玉中而成。虽然这种说法是不科学,但是也有许多人相信这种说法。

  于是就造成了血玉的价格居高不下。

  “走,咱们去庆祝一番!这么爆炸性的胜利,如果不庆祝的话,就太对不起自己了。”沈文斌哈哈大笑,直接把我拽上车,绝尘而去。

  留下一群还在回味刚才那一幕的依然在震惊的观众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