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智,你搞什么鬼?”杨忠脸色很不好看的问王智。

  王智低着头,尴尬的说道:“我当时就看到他拿枪出来,我也不知道那是水枪啊。”

  杨忠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说的那是什么话,水枪真枪一眼就能看出来,你们一群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王智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杨叔,给你惹麻烦了。”

  顿了顿,王智又说道:“但是那天我真的发现了很诡异的事情,就是他开枪之后,我就倒下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真有这么邪门?”杨忠眉头紧皱。

  王智举起手发誓:“杨叔,我可不敢骗你啊,若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会如此信誓旦旦的让你去抓人?”

  “可是那真的只是一把玩具枪啊。”杨忠眉头紧皱,“而且,他整个宿舍都翻过了,也没看到有其他的枪支。”

  “我觉得,他若是真有枪,绝不会藏在宿舍的。恐怕在学校某个角落里藏着呢。”王智说道。

  “那也没办法啊,没有证据,仅凭猜测根本没用。”杨忠摆了摆手,对王智说道,“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暂时先放下。如果他真有枪的话,我一定会帮你的。”

  ……

  我没想到王智会直接报警,这事情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收拾收拾,我出了宿舍。

  自从出事之后,我很少出门逛街。今天有着闲工夫,我便有些兴致到步行街逛逛。

  卡里有些小钱了,自然免不了想装装逼。

  所以我来到了这边的古玩一条街,想找个好看的玉佩送给薛香君。但是我实在是对于这玉石之类的东西毫不精通啊,所以走进一家店之后,一脸茫然。

  古玩街很长,我逛了两三家之后,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吃饱了再说。便寻了家普通的饭馆,点了个小菜悠闲的吃着。

  刚吃饱走出饭店,门口一个俊秀的年轻人很是愤怒的看着身后跟着的一群穿着西装的人,大声骂道:“让你们别跟我,还跟!”

  “少爷,老爷让我们跟着你,我们也是按吩咐行事。少爷就别为难我们了。”为首的一个,高高壮壮,一看就知道是保镖的人,低着头回答。

  那年轻人气急了,大骂:“是不是我爸叫你们吃屎你们也去啊?”

  “如果老爷是这么吩咐的话。”那个保镖回答。

  年轻人咬牙切齿,抬起手想打那些保镖,却又下不了手,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半响之后,他无奈道:“刘叔,你回去吧,我没事的。”

  被换做刘叔的那个保镖,摇摇头:“外面这么危险,我们要保护好少爷。”

  年轻人满脸黑线,指了指周围:“这大庭广众之下,能有什么危险?你这是在……嗯?”

  突然,年轻人面色一变,双眼瞪大,惊吼道:“小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一道黑影,竟然当着满大街的人,径直的从一众黑衣人的身后袭来,直指年轻人。

  那些保镖反应其实也不算慢了,一瞬间便转过身,做好了防守的动作。但是那个黑影太快了!

  只见他手中寒芒一闪而过,然后哧哧哧的声音传来,仅仅一个呼吸的功夫,后面的几个保镖,脖子上鲜血喷出,眼中带着惊恐,然后直挺挺的倒地!

  “保护少爷!”那个叫刘叔的,猛然大喝,然后身影一动,直接护在年轻人身前。面色阴沉的看着前方蒙着脸,手中提着滴血的匕首一步步走来的黑衣人。

  大街上突如其来的这一幕,使得所有人都疯了,惊恐的散开,原本还喧闹的大家,一时间变得荒凉起来,所有人都躲了起来。

  我也想躲,但是却发现那个叫刘叔的,竟然护着年轻人,朝着我退了过来。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我背后就是角落,这尼玛我还怎么躲?

  十几个保镖,如今除却那个刘叔,就仅剩下两人。在数个呼吸之前,他们还活生生的站着。现在全倒下了。

  无一例外的,他们的脖子都被人一刀割穿,血流不止。

  场面异常的血腥,我看得都忍不住一阵倒胃口,浑身鸡皮疙瘩冒了起来,面色有些苍白。这种场面只在电视上看过啊,现实怎么可能看得到。

  “你是谁?!”刘叔大喝一声,脸色非常的忌惮。

  “要你们命的人。”黑衣人发出阴恻恻的笑声,一双如鹰般锋利的目光,盯着他的猎物。

  “谁派你来的?”年轻人脸色很不好看,盯着黑衣人脸上的黑布,想要看穿对方的身份。

  “沈文斌,你觉得你知道这个还有意义吗?”黑衣人冷冷的笑道,然后将手中的匕首举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舔匕首上面的鲜血。

  年轻人浑身一震,随即露出恍然:“这么说,你是为了我而来的。照此推测,那就只有白家了!”

  “是不是你今天都得死!”黑衣人阴恻恻的笑道。

  “少爷,走!”刘叔一把将那个叫沈文斌的往后推,然后身影一动,朝着黑衣人冲去。

  “找死!”黑衣人声音一冷,然后只见他单手一挥,一道光芒闪过,直接打在刘叔的身上,硬生生的将他抛飞出十米远。

  我顿时就看傻眼了。这尼玛什么招数?

  “先天?!!”沈文斌此刻就站在我旁边,他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失声惊呼,脸上满是惊骇与绝望。

  刘叔倒在地上,不停的咳着血,想挣扎起来,却怎么也做不到了。仅仅是一挥手,就秒杀了,这什么实力!

  “现在,轮到你了!”黑衣人看向沈文斌,声音冰冷,如同来自地狱的索命鬼。

  沈文斌这才注意到我,看到我一脸震惊的样子,怔了怔,然后苦笑着对黑衣人说道:“你要杀的是我,可不可以不要伤及无辜。”

  我一听这句话,顿时眼泪都要蹦出来了,尼玛好人啊。这种时候还注意到我。

  “你说可能吗?”黑衣人扫了我一眼,分明像是看一个死人。

  他要杀我!

  %,看a正2版《章EE节上q}酷aN匠网

  我瞬间就读懂他的眼神。就算我没看他,我也不觉得他会放过我!

  “再见,沈家大公子!”

  黑衣人冷冷一笑,身影瞬间动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了,对着黑衣人心中默念!

  “定身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