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赶紧闭嘴,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拿过一个水果,直接就啃了起来。

  “还没洗……”薛香君急道。

  “没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笑道。

  “哪来的歪理。”薛香君嗔道,忽然,她怔了怔,似是想起了什么,打量了我一番,惊呼道:“你好了?”

  我懵了:“你怎么知道?”

  薛香君此刻恨不得钻进地缝里,脸上的红晕更鲜艳了,瞬间就蔓延到了脖子上,直到耳根。

  “那个……我在网上听说过……它立起来了……”薛香君满脸羞红,头都要低到地上了。

  我尴尬一笑,却又忽然皱了皱眉头,认真的说道:“香君,这个不能跟任何人说,知道吗?”

  薛香君抬起头,满脸不解:“为什么?”下一瞬,她忽然醒悟过来,有些吃惊的看着我,说道:“难道是李捕快帮忙的?”

  我摇摇头:“这件事暂时没法跟你说,总之你记得,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薛香君似懂非懂点点头,脸色依然有些绯红,娇嗔的瞪了我一眼,叱道:“不要脸,光着身子乱跑!”

  我满脸无辜:“谁知道那么巧你跑进来。”

  “还说!不准说这件事!”薛香君涨红了脸,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目光四周围乱转,奇怪的问道,“你衣服呢?”

  我无奈的一摊手:“不见了。”

  薛香君秀眉轻轻挑了挑:“跟你身体的变化有关?”

  我点点头,诧异的看着她:“你不觉得有些荒谬?”

  薛香君摇摇头:“世界上有很多难以解释的东西。不过我知道这件事很不简单,知道的人越少对你越好。”

  我有些感动:“谢谢你。”

  薛香君明眸轻动,咬了咬红唇,看着我:“我才要谢谢你。那天你明知道后果还是义无反顾的冲进来。”

  我咧嘴一笑:“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薛香君怔了怔,然后笑了:“当然!”

  “香君……”我有些尴尬的看着她,“那个……能不能……去帮我买套衣服回来。”

  薛香君一听,似乎是又想起了刚刚的一幕,不由得脸色又有些红了,点点头:“你先吃水果,我出去给你买。”

  我一看她的样子,不由得心里一动,故意调戏道:“香君,你能不能纯洁点,老想那些事情干嘛?”

  薛香君顿时满脸通红,羞恼的横了我一眼,恶狠狠的说道:“你再说我就把你被子掀了!”

  我一脸不在乎,得意的说道:“你掀啊……”

  薛香君娇嗔的啐了一下,然后逃一般的跑了出去。

  不多会,薛香君回来了。

  手里提着一套新衣服。

  “我先出去,你赶紧换上。”薛香君把衣服往床上一扔,赶紧跑了出去。

  我飞快的把衣服穿上,然后对门外的薛香君叫道:“好了。”

  薛香君轻轻的推开门,确认我已经穿好了之后,这才进来。

  我站直了身子,然后整整衣服,很认真的看着薛香君,说道:“香君啊,这……内裤有点小。”

  酷匠网首1T发

  薛香君一愣,小脸一红:“我又不知道你穿多大的。”

  我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笑道:“不可能,你刚刚不是看过了吗?”

  薛香君咬牙切齿,板着通红的脸瞪着我,彪悍的说道:“我又没看仔细!”

  我顿时浑身一震,看着薛香君的目光都变了。太彪悍了!

  “哼哼,让你惹我。”薛香君得意的看着我,然后打量了我一番,满意的点点头,“这身衣服还可以,像模像样。”

  我大言不惭的撇撇嘴:“那也得看人。”

  薛香君没有搭话,朝着病床看了看,又看了看我:“你完全没事了?”

  我点点头:“完全没事了。感觉像天方夜谭一样。”

  薛香君也有些吃惊:“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我笑了笑,说道:“咱们出院!不,偷溜!”

  “干嘛要偷溜?”薛香君眨着大眼睛,满脸不解。

  我没好气的看着她说道:“我这种状况,如果不偷溜,估计要被抓去研究。”

  薛香君吐了吐舌头,很是可爱的说道:“也对,那咱们赶紧溜。”

  我们像是做贼一样,探头探脑的溜出了医院。

  不过,出去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室友,让他去给我补一下出院手续。

  “你不怕秦天林找你麻烦啊?”我一边走,一边问道。

  “怕啊。”薛香君调皮的踢着地上的小石子,步履轻盈,“但是怕又有什么用?”

  我有些愧疚:“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惹上这种麻烦。”

  薛香君别过头,大眼睛眨了眨看着我,嘟着嘴说道:“你是说我不够漂亮?”

  我一怔:“没有啊。”

  薛香君看我一脸窘迫,扑哧笑了,说道:“既然我漂亮,那就算没有你,他也会找到我的,不是吗?”

  我挠挠头,无奈道:“说的也有道理。但是……”

  “没有但是!”薛香君认真的说道,“老天安排的剧情,如果没那么巧,怎么会成为故事?”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怎么反驳……”我一摊手,无奈的说道。

  “那就别想了。”薛香君盈盈一笑,然后踩着小步伐,轻盈的往前走。很是开心的转过头,对我说道:“走快点啊你,慢吞吞的。”

  我楞了一下,然后赶紧跟了上去。

  一路上的人对我指指点点。我已经是学校的名人了,对此也不是很在意。反正随他们说吧,我现在已经好了,心情正好。

  连续几天的时间,秦天林都没有找我麻烦,但是我丝毫不觉得这是好事。

  以他的性格,恐怕是在琢磨着怎么阴我。

  如果换做是以前,他估计毫不犹豫就动手了,但是现在他需要顾及一下李水月那边。毕竟秦海川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这个时候要是出什么幺蛾子的话,麻烦就大了。

  这些天,我发现了小流星的一个神奇的功能。

  那就是能够把一个空间幻化成另一个空间。

  不过按照小流星的说法,我这样的说法也不对。因为它说的有点玄乎。意思就是我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可以将自己的心神进入到小流星的芯片当中。而芯片可以幻化出我想要的空间。

  然后我整个人就相当于去到了这个空间,在里面的所有改变,都会对自身造成影响。

  也就是说,我进入一个健身房,在里面健身之后,我外面的身体也会得到增强。增强的效果跟空间里面的增强效果一样。

  不过,小流星说了,一定要保证自己身体安全的情况下,才能进入这个虚拟的空间。

  而在虚拟空间训练的时候,我只是心神进入了其中,所以身体是几乎放松的,整个身体都在休息,虚拟空间只需要用到我大脑的一点点地方,完全不会影响我睡眠。所以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整个人就进入了虚拟空间。整个过程跟做了一个梦没有太大区别。

  第二天早上,我训练完成,出来之后非但没有觉得困,反而觉得浑身精力充沛,精神奕奕。

  就这样,一周就过去了。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吃完饭,我正打算打个电话给薛香君。

  电话还没掏出来,我就被捂住了嘴巴,然后几个高大的男人强行就把我拉走了。

  很快,我被拖上了车,然后被载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废旧的仓库,不过里面东西应有尽有,被改造过,看上去像是一个据点。

  “老大,人带到了。”几个高大的男人一把把我推到地上,然后对面前翘着二郎腿坐着的人说道。

  那人剃着一个光头,长相看上去有些猥琐,两只小眼睛快眯成一条线了。

  “嗯!”那人饶有兴致的看着我,然后冷笑了一声说道:“秦哥也太大题小做了,竟然让我去对付你这么一个小家伙?”

  “你是谁?”我抬起头,就要站起来。

  可是后面的几个人突然就一把把我按住,硬生生的把我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光头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脸,冷冷说道:“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摊上事了。”

  我眉头皱了皱,发觉自己被扣的死死的,也就没在挣扎,想了想,问道:“你们是秦天林的人吧。”

  光头冷笑了一声:“是与不是,你知道也没用,反正今天你是别想走出这个门了。”

  我心中一凛,脸色有些难看:“你们蹲了我很久了吧。”

  光头点了根烟,抽了一口,然后笑了:“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们要抓你,需要蹲?”

  我冷笑:“如果没有的话,你们早就动手了,也不用等到今天。”

  光头斜着眼看我,沉默了片刻,然后忽然嘿嘿笑了:“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

  我看着他,有些不忿:“你们就不怕六扇门那边找你们麻烦?”

  光头哈哈一笑,有些戏谑的看着我:“他们要找我们麻烦,也得有证据啊。什么叫死无对证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我浑身一震:“你们……”

  光头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冷笑了一声,然后对我身后的一个高大的汉子说道:“老六你把他带到后面去,别弄出太大动静。”

  然后又对其他人说道:“去前面挖个坑,别让人发现了。”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被一个胶布封住了嘴巴,手被捆到了后面,然后被强压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