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飞快地穿行在原野之中。因为他没有船,所以他只能绕过,赤壁。从曹军的侧翼进入。所以他的时间越发紧张了。

  由于之前流氓不怎么锻炼,所以说流氓跑了一会儿便感到疲惫不堪。于是她坐在了一块青色大石上歇息起来。

  酷$匠%网*5首》发

  就在这时,从对面又来走来一个老伯。也是异常疲惫,并且他还十分狼狈。

  “老伯怎么了怎么这么狼狈?”流氓出于从小养成的同情心先上前询问。

  “小伙子啊,老伯看你的为人不错,如果你想,向北赶路的话就快点绕行吧!前面有黄巾贼,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你一定要小心啊!”老婆语重心长的说。

  “哦老伯谢啦,可我有要紧的事情过去,这边能绕路吗?”连忙询问道老伯

  “绕是能照可是如果你要绕路的话就得绕一个大圈,远了可不止一两倍啊!”老伯伯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坐到了青石上。

  “哦那谢谢老伯了,哎我还是先走吧,我还有要紧的事情呢?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我再返回来。老伯你一个人在这也小心点啊!”虽然说流氓也不想,和那些黄巾贼打交道,但是如果绕路的话,他一定会是最晚的于是他只能向前先走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说不定他去的时候刚好黄巾贼在休息,他就能过去了呢!于是他便快步向前走去。

  就在这时,流氓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老伯伯露出了笑容。

  越往前走流氓越觉得荒凉,看来这些黄巾贼还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啊!可是黄巾贼不是早就被消灭了吗?这里怎么还有一股残支啊!

  在流氓身旁,一二十米左右,流氓没有注意到的一些角落里,慢慢的露出了一些,闪亮的光芒。正光芒发出一种雪白的光,也是一种惨白的光。

  就在某个时刻当流氓踩断一个枯枝之时,一个雪白的光点,向流氓极快地飞过去,恰好就在这个时间,流氓飞快地俯下身子向着光点发出的方向飞快地用连弩射出一箭。只听到一声闷响。

  原来那雪白的光亮便是箭头反射出的光,这支箭从流氓的,背后飞快的飞了过去,如果不是流氓俯下身子可能这支箭已经穿透了他的心脏了,而流氓射出的那支箭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就在流氓准备试探性的在射出几箭时,从那些,雪白光亮发出的地方猛蹬,站起,十几名,面目狰狞的大汉,这些大汉全都有一个相同的地方那就是头上系着一条黄巾。

  当刘氓看到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自己,真的碰到黄巾贼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流氓身下的动作却在迅速的移动,因为这时一个大汉已经持着一把雪亮的朴刀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刘氓迅速以侧身,刀子从流氓的鼻子前面劈了下去。因为这刀子去的时候力气有点大,再加上刚好地上有一段古木,刀子正好卡在了上面。给老流氓,一个机会,他飞快地横着踢出一脚。刚好踢在,那名黄巾贼胸口,将他横着踢飞了出去,就在这一瞬间,连忙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了那把诸葛亮弩向着那名黄巾贼射出一箭。

  然后就看到那边黄巾贼倒地不起了。流氓知道这一箭极有可能的射入了那名黄金的胸口中,在家虽然整天玩射击游戏,不能提高自己的射击水平,但对这些的预判还是可以的

  虽然说现在干倒了一个,但是,还有五六个大汉在旁边咄咄相逼。情势依然不容乐观。现在流氓唯一的武器便是诸葛连弩与箭袋理的的19支箭。因为刚才试用了一支,所以现在剩下十九只箭。

  虽然说刘氓现在非常缺一个办法摆脱现在的困境,但是这些黄巾贼根本不会给流氓任何思考的时间。他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杀戮一般。对流氓杀死了那个黄巾贼,丝毫不能影响到他们的,斗志。依然向着流氓冲来,虽然他们和张飞那些根本不能比,但也不是现在的流氓能解决掉的。就在流氓的脑子里飞快旋转时。又有两个贼分别从流氓的两侧冲了过来。

  流氓的大脑飞快的旋转。迅速分析了当前的局势。对方现在共还有5人。两人从两面对他进行包夹。剩下3人成品字形对他进行包围,并慢慢合拢。至于武器对比的话自己这边武器,比较精良,杀伤力比较大。而对面的话,只是一些普通的,菜刀了砍柴刀之类。唯一的两把朴刀还是在,刚才杀死的那个人身上有一把,还有那个疑似领头军的人物身上也有一把。

  再多开两侧的人,其中一人的挥刀之后,流氓慢慢的向之前掉落的那把朴刀移动!

  就在马上流氓叫碰到那把刀时,两名黄巾贼其中一人的刀已经马上就要劈到流氓的背上了。流氓眼看就要躲闪不及时,只听,锵的一声响。原来,流氓背上背的那么诸葛连弩不是普通的木材。而是一种合金他帮流氓挡住了这一刀。而流氓也借着这股推力快速捡起朴刀。

  刘氓将朴刀握在手中后觉得安全感又多了一丝。

  “我操你妈,把二狗子的刀放下。”刘氓着才知道,原来他杀死那个人叫做二狗子。

  呼喊着二狗子的那个人。提着他手中那把已经锈了的砍柴刀。砍向流氓的小腿。刘氓迅速的跳到了空中。就在此时,流氓突然感到左肩一痛。原来那名疑似首领的人手里,竟然还有一把弓箭。之前一直在脚下放着刘氓没有注意到。而这次就吃了一个暗亏。

  仓皇之中,流氓只能向剑飞来的方向还上一剑。但凭着自己的直觉,对方觉得自己这一箭没有射中。而且还浪费了,一支箭。眼看逃生无望的情况下,突然那个被刘氓救起的老人来到了现场。

  也许会发生转机吧,流氓这样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屈先生说:

  ps:我是文坛的一粒沙,何必管我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