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流氓发现自己连张飞的一拳都接不下来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体能训练。虽然说现在今天只练习了两个小时,但流氓却感觉到已经非常的筋疲力尽了。

  转眼间,天色就渐渐的暗了下来。营帐中开始点起点点荧光。流氓跑步锻炼结束后再行帐之间开始散步去了,就在这时,又是一个斥候来到流氓跟前。

  “万户,诸葛先生请你过去。”虽然和流氓才想的一样诸葛亮先生肯定会请他过去,但他觉得这也太迟了吧!但是刘邦却不知道的是诸葛先生本来下午就想请他过去却不曾想,因为要处理那些重病的士兵和那些死去的尸体花去了许多时间,才导致,想起流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正好我有诸葛先生也有要事相谈,请带路吧!”是啊,为什么流氓就让这个斥候带路呢?是因为流氓,根本不认识路,他怕在这里迷路的话会让这个斥候起疑心。

  “刘万户,请跟我来”说着斥候向前面带路。

  向着诸葛亮大帐行进,流氓越发觉得不可思议了,虽然说流氓不懂星象占卜什么的,但是,他也觉得有源源不断的精气,从他脚下像一个方向涌去,而所有的方向都指向同一个点。流氓才想拿这个中心点应该就是诸葛亮的大帐吧!!!

  突然,流氓诧异了一下。因为有个人瞪了他一眼。逗他也不奇怪奇怪的是流氓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刚才来的路上遇到过一次了。也是瞪他一下。

  “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刘氓问这个斥候。

  zX更◎/新t=最s,快h#上("酷u\匠F网&

  “快了,万户,马上就到了。”

  “好吧,快走快走。”

  走啊走啊又走了一会儿流氓开始觉得不对了,因为他觉得现在走在路程已经,能横穿整个营地了。而现在,在自己的眼前感觉好像连一半都没走到。

  “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到?”

  “快了,万户,马上就到。”就在这个斥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流氓突然又见到那个人,那个瞪他一眼的人又瞪了他一眼。这给了流氓一种不好的想法。对方觉得自己应该中了一种迷幻或者阵法。他现在应该始终在原地踏步。不过这只是刘氓个人的认为他现在也没有什么证据。

  “万户不要着急啊,马上就到了”刘氓,女王现在越发觉得这个斥候应该不是一般的斥候了。

  “说吧你到底是谁?我现在绝对不相信你是一班的斥候。”到了这种情况下流氓觉得藏着掖着什么的也没什么意思了,还不如直接说出来。

  “你就敢这样对我说话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在发掘这些情况下的时候第一个敢和我这样说话的人,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我不怕因为,我觉得就凭你的这些能力早就可以杀死我了而你没有杀肯定是有原因的。”

  “嗯不错,就聪明的,主人就喜欢你这种聪明人。”

  “主人?你的名字叫主人吗?”

  “…………”这句话让这个斥候变得无语起来

  “不,我不叫主人,是我家主人欣赏你。”

  “哦,原来你就是一条狗啊!”流氓打趣般向这个,迅捷斥候说道。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这个斥候听到这句话之后反应十分激烈,就好像猫被踩到尾巴一样。

  “怎么你还要动手啊,来,朝这打。”刘氓摘下了自己的头盔,指着自己的脖子说道。

  “你,你,你不要太过分了,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很明显,这个迅捷斥候已经心虚了。

  “你肯定不敢杀我,你现在敢动我一根汗毛等下见到你的主子,你就完了有你要记得你主子器重的是我,不是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王子均吧!”流氓之所以能知道眼前这个人是王子均是因为,

  嗯诸葛亮平生信得过的人就只有4个,姜维肯定不是。姜维文武双全足智多谋怎么会是眼前这个人。而费祎和蒋琬都是政治方面的人。绝对不会来做这些粗活。再说了,这两个人都和诸葛亮一般大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楞头青小子。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王平了。再结合历史记载王平生性懦弱易怒。没错就是,懦弱易怒。两个,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在一起的这两个词汇,结合在王平身上。

  “你,你怎么知道,师父的眼光果然不错!!!”王平的语气中前半句充满了惊讶,后半段充满了惊喜。这让流氓听的一愣一愣的。

  “如果我还没猜错的话你也是,你师傅派来考验我的吧!我就想弄明白为什么诸葛亮要考验我”

  “果然没错,你果然是师父选中的人。至于为什么事不要考验你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知道师傅永远是对的。”

  “好吧王平你够了,现在应该引我去见你师傅吧,考验应该结束了吧!”

  “我不用引你去,师傅已经来了”

  “来了?”

  “子均,你又错了,我又不曾走开,怎么又会来到。看来你悟道还不够深厚,现在回去面壁悟道,一天。”突然流氓惊奇的发现,诸葛亮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后,嗯,自己却没有一点点的感觉,也就是说,诸葛亮刚才想杀他的话,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刘万户对我的惩罚是否满意?”现在流氓觉得诸葛亮心机很重,本来刘忙还要在诸葛亮面前告王平一状看诸葛亮怎么下台?没想到诸葛亮却反客为主地给了流氓一记将军。让得流氓瞬间没了脾气。

  “军师大人言重了什么惩罚不惩罚的,谁还没有年轻气盛的时候。”但还好诸葛亮跟流氓一个台阶流氓也就顺阶而下。

  “还好,还好我还怕万户大人不满意呢!我一个小小的军师可经不住万户大人的怒火。”这把流氓说的彻底无语了,堂堂诸葛亮岂会怕他一个小小的万户,会吗?

  不会。

  ps:我是文坛的一粒沙,何必管我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