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营帐,映入流氓眼帘的是一个水泊。虽然是一个水泊,但是水中却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只有混浊的泥水。水泊的旁边是一个俊朗的年轻人与一个拿着扇子的另一个年轻人。正在与旁边的几个的粗矿大汉,投壶。

  只见这个年轻人偷壶百投百中,而旁边几个粗犷的大汉,就没中一次。只见这时,其中一个,黑脸的大汉暴跳如雷。抱起一捆箭,扔了过去却仍然没中一个。这时这个黑脸大汉问那个年轻人。

  “都督,为什么你百投百中,而我却一次都投不中。”

  “专注,当敌人越猖狂的时候,你更要更加专注,只有专注才是君子之道。”这位被称为都督的人谈笑间便说出了他的道理,并且随后拿起了下一支箭。只见这支箭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准准的落入了湖壶中。

  “天行健,君子自强而不息,君子好色而不淫。男人要博爱,大象无形,大爱无声,玫瑰枯荣,男人有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就是君子”拿着扇子的年轻人说了一些晦涩难懂的话。

  “投壶是这些文人雅志行酒作令。的游戏我们正在打硬仗根本专注不了,三弟你就不要太自责了”一个红脸大汉,摸了一把他长长的胡须说。

  “哎,非也,非也谁说专注一词专门是为这些文人雅士准备的,你看那边那个年轻人不就很可以吗?”

  与都督站在一起的那个年轻人挥了一下他手上的,鹅毛扇,并用扇子指着流氓说。

  现在流氓看清楚这个,年轻人的正脸时才发现这个人和电视里的诸葛亮很像。

  “这不会是诸葛亮吧!”刘氓小声的说道。

  “大胆,你一个小小伍长竟敢直呼诸葛先生大名,好大的胆子”这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刘氓现在距离那个黑脸大汉之间相距差不多有二三十米刘氓还是小声的说,那个黑脸大汉竟然听到了。

  “哎,翼德,不可粗鲁,这位年轻人现在虽然说现在是稀松平常,但是,蛟龙岂是池中物,只是他看不上这片天地罢了”流氓突然觉得,这位诸葛亮,诸葛先生话里有话,好像在暗喻着什么。

  “军师,你这话是肯定说错了,什么叫稀松平常,你太夸大他了。我杀死他就和杀死一头蚂蚁一样简单洒家一拳就能打死他。”又是这个黑脸大汉不过现在流氓知道了这个黑脸大汉的名字叫做张飞。并且流氓被深深的唬住了因为,当张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深深的瞪了流氓一眼,那一眼流氓仿佛看到了死亡,那种鲜血一般的杀气是正常人没有的。流氓意识到了,如果他对上着现在的张飞,根本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

  “翼德,不得无礼,还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好像是刘备的人这样说道,而且很明显,后半句是对流氓说的。

  “在下姓刘名氓,字望远。”虽然说,流氓知道刘备是一个很爱才的人,但是他知道自己并不是怎么有才的人,所以说哎…………

  “哦,原来是刘兄弟啊!这两天,曹军在攻打赤壁,不知刘兄弟有何看法?”

  “军师,我一个小小的伍长怎么会有什么看法,一切还是听诸葛先生的。”刘氓知道枪打出头鸟,所以说自己还是不要出风头的好。

  “哎,军师让你说你就说嘛,吱吱呜呜的做什么?像什么样子,洒家最烦了。”流氓感觉到了,如果现在是他与张飞,两个人在这里,他可能已经性命不保了。

  就在流氓左右为难的时候。一个斥候前来。

  “报,将军,军营中抓到一个细作自称是中国来的,想逃跑被我们乱箭射死了”

  听到这里,忙得冷汗都下来了,自己,得亏是没有乱说什么话,否则的话就和那个人一样。而且流氓意识到了,进入这个赤壁世界的人好像不止他一个。

  现在的问题是流氓想知道现在处于故事发展的什么阶段,虽然说自己看过赤壁,但是像这种几方巨头会谈的场面实在是太多了,流氓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处在一个什么时间段之中。

  “主公我看这个年轻人不错,不如,重用他吧!”诸葛亮一向很少从事军事方面的事,但是这次却,额外的说要重用刘氓,越发显得事情的奇妙了。

  此时流氓心中就想,离开这里去了解一下事情的发展阶段。却不曾想到诸葛亮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好啊军师,老夫正有此意那你说我们给他封个什么官儿?”

  “我看封个千夫长就不错。”关羽说道。

  “什么千夫长,洒家看一个百夫长就看的起他了。”这次又轮到了张飞。

  “依我看,最差也要封个万户侯”当诸葛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

  要知道万户侯可是统领1万将士就相当于张飞赵云这一系列了。而这刘望远,什么功劳都没有,只是一个小小的伍长,就突然变为一个万户侯,怎么说都情理不通。

  “诸葛先生,这……不太好吧!”

  《7酷¤匠'网{@唯$s一…正94版,其。他都◇是s盗5版$

  “诸葛先生,我刘某人无功不受禄何德何能,怎么能担当得起这万户侯的封号。”刘氓惊呆了,自己什么都没做着诸葛亮竟然给了自己一个万户侯的封号,再联想到诸葛亮的足智多谋刘某人就知道这个万户侯的封号他担当不起。

  “不,我,诸葛亮虽然是一个乡村野夫,但是在看人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了你能担当得起”诸葛亮依然是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但,流氓看向诸葛亮时看到的只是一片虚无它的存在感几乎为零,而且当流氓看向诸葛亮的眼睛时,好像感觉灵魂都陷入进去!

  现在流氓深深的知道这个三国时期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这些将军没一个是自己能应付的。

  就在这时,又一个探子来报。

  “报,报告将军!是赤壁沿岸发现了几艘小船,船上只有魏国人士兵的尸体。”

  “哦竟有此等之事,周都督我们一起去看看。望远也一起走吧!”既然刘备已经开口了那流氓就不能拒绝了。

  “是,将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屈先生说:

ps:我是文坛的一粒沙,何必管我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