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怀疑你目前奇特遭遇之余,我希望你能够向我说一声‘谢谢’。因为你的母亲赋予了你第一次生命,而我赋予了你第二次的生命。”在刘氓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

  “…………”

  “谢谢”

  “不客气,现在请你告诉我,你是否已经接受了复活,并且来到这个陌生之地的现实。”

  那个声音又说道。

  “我死了吗?”刘氓,奇怪地问。

  “你是死了,不过我复活了你。”那个声音好像上帝一般说道。之所以说他像上帝一般说道是因为,刘氓觉得这个声音好像认为自己就是上帝一般!!!

  “我能提问吗?比如,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刘氓无所谓的说道。

  “不能”刘氓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好吧,那我接受现实了。”辛途挥了挥手臂感受一下对身体的支配感,“相比于我依旧活着这个现实,还能回到现实中去对于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正如他自己所说,还有什么比自己活着重要。

  “那请问,我现在能见到你吗?只要我见不到你,我实在没有什么安全感!!!”

  “抱歉,暂时还不能。如果你到了一定得等级的话,你可能会见到,不过那时候可能我就不想见你了。”那声音又响了,不过却含着一种,深深的无奈。

  “好吧,我暂时接受这种现实的,那现在请告诉我,需要干什么?”刘氓无奈的耸了耸肩。

  “现在,请进去。”虽然说什么都没有看到,但刘氓总觉得在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抬了一下手,就神奇般的出现了一个“大门”。

  “那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有,你就是在这陪着我!!”

  “…………”

  “…………”

  在两个人,不,准确说是,一个人,待了10分钟也是大眼瞪小眼了10分钟之后,刘氓很干脆地走进了那扇大门。

  在短暂的不适应之后,流氓的眼睛渐渐的适应了眼前的环境。在流氓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城市,城门之上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的“乌托邦”3字。这座城市大约为80世纪的欧式风格。偶尔还能看到一队队骑兵从城门中穿过。

  刘氓猜想自己应该要进入这座城市吧!便抬腿向城中走去。刚到出门口,门卫便对他说。

  “欢迎来到……”

  “召唤师峡谷还是王者荣耀???”流氓的宅男气息,又一次爆发了。在听到欢迎来到这4个字的时候,他联想到了自己的,游戏。

  “欢迎来到‘乌托邦大世界’”很明显,门卫第二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显非常不自然。因为刘氓看到他的眼角在抽搐。

  这下轮到刘氓不自然了,因为他觉得他干扰了工作人员的正常工作程序。“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当然可以乌托邦大世界随时欢迎你们这些人的到来。”门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自然多了,说的也十分顺口很显然门卫经常说出这句话。

  n^酷匠6网%唯}$一K)正版K,其◎j他)都E是盗As版^

  “我们这些人?”虽然说流氓心中有疑问,但他懒得问了。

  我自横刀向天笑,抬脚便向城中走。

  但却在抬的一瞬间,停住了脚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看到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奇怪,只是这个人穿着唐装,一个穿着唐装的人在一个西方的骑士城堡中出现就奇怪了。虽然说好奇心害死猫,但是刘氓还是忍不住上前问了一问。

  “这位兄台,为什么一个人如此惆怅?”为了应景,刘氓还特意加入了一丝文绉绉的语气。

  “我以前不喜欢小楚,她很凶,很爱掐人,从来不笑。可后来我知道,那些全是假的,她故意做出来的,她其实会在做梦时嗯哪嗯哪的嘟嚷,象个小姑娘;她喜欢在蛋糕店前晃来晃去,捏着自己的裙角;她会兴高采烈的拎着布店的花布在身上比问我好不好看,在被无情打击后悄悄嘟起嘴;我做发明时她搬着小板凳坐在一边好奇的看,从来不要求我再去多写几道作业题;有时候我觉得她就象是我邻家的妹妹,还没有长大。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到了学校就立刻变成另外一个人,也许这个世界认为老师就该是那个样子的,她们应当象钢铁的尺子,丈量着每一个流水线上的罐头是否完全合乎设计标准,把那些有棱角的奇形怪状的残次品踢出去。”唐装男子不知道是在一个人自言自语,还是在对刘氓说。

  这句话把流氓说的一愣一愣的,不仅仅是因为刘氓没谈过恋爱不懂这些,更是因为,这个男子说的话一点也不符合这座城堡的时代。这个男子说的话明显是21世纪的产品。

  “昨天我见到她了,她问那些我所问过的问题,关于为何生,为何死,为何哭,为何笑,为何相爱,为何离开,为何愤怒,为何欢欣,一加一为何等于二,二加二为何不等于三,光速为何无法超越,人死为何永不复生,一个人要走上多少路,才能看见蓝天,一个人要等多少年,才能超越孤独,宇宙之外是什么?为何一秒过去就永不回来。”唐装男好像失恋了,一般惆怅!!!

  “孤独跟夺取生命的死神一样慢慢向我走近,让我清晰的看到旋转扭曲的木杖上嵌着沾染鲜血的镰刀,仿佛下一秒就划破喉咙,撕裂身体,把我带进无尽的炼狱独守漆黑。”氛围越发的凄凉了男子的话语也越发奇怪。

  刘氓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他只好应景地说了一句“祝你好运,兄弟”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却不知道就是他这一个举动,为他以后,结下来一份大机缘!!!

  “也许吧,也祝你好运!兄弟。”刘氓十分确信,以及肯定,这是唐装男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前两句话明显是自言自语,因为语气根本不一样。

  刘氓受不了这的氛围了便抬脚向城中走去。

  “乌托邦世界,让我来看看这个理想中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说着便走入了这个世界。

  ps:我是文坛的一粒沙,何必管我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