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起床叫醒服务

  流氓醒来时只觉得自己在不停的往下坠落。

  最初刘氓紧张的尖叫,死死抓住自己的手,把手都捏出紫印了,五分钟后他平静些了,十分钟后他开始东张西望,半小时后他无聊的打着呵欠,一小时后他连呵欠都懒得打了。

  刘氓就这样一直坠下去,无穷无尽,不用证实,刘氓都完全相信这空间是无限的。

  “时间是停止的,空间是无限的,我不会饿,也不会死。那未来漫长的几万万年里?我做点什么来打发呢?”

  手心开始出汗了,开始变滑,紧握了这么久,都有些累了,可是放开,就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可是就在这时,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

  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V6V6,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这里是叫醒服务,天亮了该起床了。

  “是你,你在哪儿?”

  “麻烦你把你手边的窗帘拉开啦,我就在窗子下面招手呢!”

  “窗帘?你开什么玩笑!!!”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后背靠着什么东西。

  猛的一挥手真的有一块幕布一样的东西被拉开。阳光狂喷而入!!!

  一阵硝烟过后,一个影子慢慢从光中显化出来。

  “是你,你到底是谁?”流氓一跃而起,但却撞到房顶后又坠落了下来。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这是,地面?”入手处一个羊毛地毯的感觉让流氓感到不真实起来。流氓慢慢站起来向四周观望才发觉到自己是在一个舞台的中央。

  “这是哪儿,我不是被汽车撞了吗?我怎么在这儿,雪瑞呢!”

  “这是哪?这是学校大礼堂啊!”虽然说,神秘人的这句话有点小小的调戏的意思,但是,刘氓还是听出了一股狡诈的感觉。

  “啊什么跟什么啊你把我送回家,我着急去医院呢!”虽然说流氓能听出那个神秘人的声音是一个女生,但是流氓还是觉得不能小看这个人。就凭着它能禁锢时间与空间的力量就让刘氓觉得这个女孩不简单。

  “那么我叫你一声姐,你放了我好不好”

  “嗯,不好你给我唱个歌我就放你离开!!!”

  “人生梦如路长让那风霜,风霜留脸上红尘里美梦有多少方向找痴痴梦幻的心爱路随人茫茫人生是梦的延长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何从何去你我心中方向风悠悠在梦中轻叹路和人茫茫。人间路快乐少年郎在那崎岖,崎岖中看阳光红尘里快乐有多少方向一丝丝像梦的风雨路随人茫茫丝丝像梦的风雨路随人茫茫《琴殇》风也潇潇,雪也潇潇,醉里聆听千簌飘摇;是梦境,非梦境,梦里梦外难消是情;拨弦,弄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难,难,古今堪称情不尽。《凤求凰》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惟有千里共婵娟。因不满,鸳梦成空泛,故摄形相,托鸿雁,快捎传。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沧海桑田》哪一个人,哪一双眼,不需要爱人的安慰。哪一颗心,哪一份情,不想要牵手到明天。情若是花开花谢,爱终究沧海桑田,别问我该如何,才会到永远。看世间缘起缘灭,莫笑我无怨无悔,谁又懂怎样爱,才是真永远。我看不见,我听不见,天长地久的诺言。我只看见,我只听见,曾经拥有的缠绵《归去》这次是你真的决定离开,远离那些许久不懂的悲哀。想让你忘记愁绪忘记关怀,放开这纷纷扰扰自由自在。那次是你不经意的离开,成为我这许久不变的悲哀。于是淡漠了繁华无法再开怀,于是我守着寂寞不能归来。啊——,拥起落落余晖任你采摘,啊——,留住刹那永远为你开为君倾城---摘自小说《琴帝》一条路,叫黄泉布满哀伤一条河,名忘川流溢凄凉一座奈何,承载忘川一碗孟婆汤,可以忘却今生,换取来世一块石头,立于忘川之畔,名曰三生一口井,指明来世一个熟悉身影,欣然跃下一张容颜,下辈子为君倾城《倾城》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唉,大姐你找我干嘛啊我又穷又丑的!”“你干脆把我放了吧,去找一个有钱的少爷或公主多好!!!”

  “刘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就配合你两下你怎么还当真呢!”“丫的,流氓你不会是发烧烧迷糊了吧?醒来之后我就觉得你怪怪的!!”

  “什么发烧?”

  “什么什么发烧啊?我们刚才正排练呢就你突然就晕过去了,我还以为你发烧呢!搞半天你丫的是在吓我,还装失忆啊!”

  “什么啊你说的我怎么越听越听不懂啊?我记得我去医院看我同学,被车撞了,然后一道光就把我接到你这来了”

  “难道你刚才晕过去的时候睡着了,还做噩梦?”

  “难道我真的做了个噩梦?我的这个梦怎么这么真实啊!”

  Kk最7;新Q-章节K;上B#酷JT匠网)-

  “那你知道庄子吗?庄子不是就曾经说过,他可能是在蝴蝶的梦中也可能是他做梦梦到了蝴蝶。真真假假谁又能分明白呢!”“你现在,懂了吗?”

  “我懂了,”

  “你懂什么了?”

  “你如果是我同学还给我讲这些大道理大道理的话,那我就是一只猪,你到底是谁你想干嘛?”

  “艳姐啊!这届学生的素质还可以啊!”又是一个光人,在流氓的背后说道。

  刘氓根本不知道这个光人什么时候来的?他好像就是在一瞬间来到了刘氓的身后!这个人好像是个男生他也是一个白色的光人不过不同的是,他身上闪着银白色的光芒。

  “你又是谁?你刚叫她艳姐?”刘氓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话不免有些太多了吧!!”银白色的光人似乎有些生气。说着他挥了一下手刘氓立马就晕了过去。

  当流氓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着白色的房间内,睡在一张白色的床上盖着白色的被子,在他的身边还有一张一模一样的床,上面有一有一位老人,正在眼神怪异的看着他,就好像盯了一个怪物一般?!!

  “老爷爷,这是哪?看我干嘛?”

  那位老爷爷一句话也不说,一动也不动就盯这流氓看!正当流氓感到恐惧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刘氓你终于醒了,妈妈可担心死了!!”

  “妈,你怎么在这啊,我这是在哪啊?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那个老人怎么一直看着我”

  “哦你说他呀,他也挺可怜的高位截瘫也只有眼睛能动了。还有,你说你,小瑞住院了,你怎么那么急啊!过马路也不知道看看,这不被车撞了吗?还好那位司机是位好人,把你送到医院了。还为你垫付了医药费,”

  “在医院!在哪个医院???”

  “就和隔壁小瑞在一个医院啊!哦对了小瑞她在一楼神经科你现在3楼骨科,你的手臂都骨折了!”

  “说到这儿,刘氓才感觉到自己的左胳膊一阵疼痛”

  “难道我刚才又做了个梦,到底现在是我在做梦还是,我刚做梦了???”

  “妈,我想去看看小瑞,她在哪个房间?”

  “看什么看这次去看她差点把你的命都丢了!!!你好好在这养伤,别胡思乱想了,妈去给你打点饭!!!”说着便走出来了房间。

  流氓的母亲前脚刚走后脚门就被推开了。“14138流氓是吧!该吃药了,”

  “哦,护士小姐,我的胳膊什么时候能好?”

  等等,流氓突然觉得这个护士的声音有点耳熟。是那个叫艳姐的女生。

  “不,我不吃药,你不是护士,你是谁?艳姐?”

  “哎哟小屌丝不错啊,这么快就把我的名字记住了,不过你不能叫我艳姐,艳姐不是你能叫的。你要叫我高贵冷艳的高艳学姐!!!明白吗?”

  “为”

  “啪”

  “为”字刚出口,流氓就挨了一耳光。流氓,甚至没有看清楚,这位高贵冷艳的高燕学姐是什么时候出的手?

  “你要明白,你和我之间差了一个年级我们之间根本没有商量的可能你只有完全的服从,明白?”高艳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语气生硬的说道!完全不是之前,他第一次遇到这位艳姐的时候那般和他打趣,开玩笑。

  “明。明白,我明白了,高贵冷艳的,高艳学姐”

  “还行,你小子挺懂事的,等下到了学校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字,”

  “学校,什么学校?我都已经被学校开除了啊?”

  “啪”

  刘氓得脸上又挨了一耳光,整个脸都已经肿了起来,鲜血从嘴角慢慢的流淌!

  “我说了你对我只有完完全全的服从,现在开始不要问任何问题”说完这位,高燕学姐便随手一划在虚空中划出了一座大门,“走”

  也不管流氓同不同意便隔空将流氓抓了起来,投进了,大门中!!!

  现在,流氓就好像回到了昨天,又被刺眼的光芒所淹没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是漆黑漆黑的刺眼光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屈先生 说:

 ps:我是文坛的一粒沙,何必管我是什么!!!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