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高达二十米,寻常武者根本是无法跨越,但是对于林逆来说却也不是难事,二十米的城墙可一跃可过。

  当然,这二十米城墙是挡不住强大的武者,它主要是抵挡一般的军队。一般的军队是难以逾越,只能凭借攻城梯等作战工具攻上城池。

  这二十米高的城池在战争中可发挥着无与伦比的作用!

  李逆等人被栏在城外!

  “大人,我们是大宋子民,我是枫江战役幸存下来的百夫长,这是我的身份官凭”!看着那高大的城墙,那百夫长回答道,说着一块玉制腰牌飞出,落入城上那校尉军官之手那守城的军官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的确是大宋官牌,便对左右吩咐道:“带他们来见我”!

  随后,那厚重的城门发出极为沉闷的响声,一队士兵冲出,把李逆等人带到城墙上。

  “百夫长孙谋拜见大人”!那百夫长见到守城校尉,当即跪拜,而其他百姓也随之跪拜。

  唯独李逆神色淡然,不与理会。

  “嗯”?那校尉眼睛一凝,双眼如刀子一般扫视李逆,心中颇为不悦。

  “大胆,见到大人为何不跪”!周围士兵怒喝李逆。

  李逆从来只跪父母,连天地都不曾跪过。此时竟然被这些小兵怒喝着要跪拜他们所谓校尉,李逆火气顿生。

  李逆一怒,双眼如剑,爆射出一道剧烈的精芒,扫视一圈,所有怒视他的士兵皆发出一声惨叫,如遭电击,浑身颤栗,就连灵魂都剧烈差点溃散。个个惊惧不已,纷纷后退,脸色苍白,再也不敢出言不逊,更不敢直视李逆。

  那校尉脸上闪过一道阴冷之色,厉声喝道“你是何人?公然扰乱军营,居心何在?看你黑头发、黑眼睛的,我大宋没有你这等异类,想必你是大秦奸细”!

  “来人啊,给我抓起来,狠狠拷问”!

  “哼,敢诬陷我,信不信我只手灭了你”!李逆心中不屑,脸色骤冷,声音没有半点温度,让周围的人听了不禁暗自打了个冷战。

  李逆懒得和这些人磨嘴皮子,因为这世界有这么一些人,他们不讲道理,他们只认拳头。拳头大就是对,拳头不行、即便是对也是错。

  李逆是深深明白这一点,所有李逆的信条就是:能动手就别动嘴。动嘴浪费口水不说,还不讨好处。李逆从不认为自己的口才很好。

  这校尉被李逆的一个眼神吓了一大跳。李逆的眼神恍若刀子,被他视线扫过,这校尉只感觉全身仿佛被无数刀子割裂一般,有着造化初期实力的他竟然嗅到一股死亡的味道,浑身几乎打了个冷颤。

  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退却,反而恼羞成怒,脸色涨红:“呦呵,太嚣张了,从来没见过如此嚣张之人,绝对是秦过奸细,来人,给我乱刀砍死”!

  @,更新*$最o快(上n酷》匠,#网eZ

  李逆不是脾气很好之人,对于一而再再而三刁难他的人,他从来不会委曲求全,曲意逢迎。

  乱我心者,杀!

  威胁我者,杀!

  阻我去留者,杀!

  “哼,不知死活”!此刻的李逆被激起了怒火。若非此地是大荒郡城墙上,此人早被李逆一只手指给戳死了。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家伙实在可恨,让人心烦。

  李逆冷哼一声,无形的精神攻击悍然发起,直逼那校尉。

  精神攻击无形无迹,威力惊人。那校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好像被千万蚂蚁撕咬一般,发出瘆人的惨叫。

  “啊”!他发出凄凉的惨叫,抱头滚地,连脸皮都扭曲起来!

  声声惨叫传得很远,让人不寒而栗。

  就连孙谋等人都感觉头皮发麻,但不明白那强大的校尉军官为何突然倒地惨叫起来!

  “怎么回事”?这时,一道雄浑的声音响起,仿佛天雷滚动,充满威严。

  “将军、将军,此人是秦国奸细,公然袭击于我,求将军射杀此贼”!那滚地乱动的校尉精神一震,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哭诉道,极为凄惨。

  “说,怎么回事”?一道身着黑色盔甲,脸色冷峻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此人身材高猛,全身黑甲发出幽光,浑身散发王霸之气,还未靠近、一股庞大而凌厉的气势逼面而来!

  此人正是手握大荒郡三万兵权的大将军——雷傲!

  那校尉心头一颤,指着李逆嘶声道:“将…将军,此人乃秦国奸细,混入我大宋城池,被末将发现后竟心生杀意,竟暴起杀我,若非将军你及时赶到,末将性命不保啊,望将军快快击杀此獠,以绝后患啊”!

  李逆暗暗摇头,这校尉演技堪称一流,在这手握重兵的将军面前还敢搬弄是非,并且说得还那么声行并茂,让人叹为观止。

  此时的李逆心头极为震惊,他震惊的是这个名传千里的大将军——雷傲!

  此人竟是造化巅峰强者,一身修为堪称逆天。此人不怒自威,站在那里犹如大山崩与前,给人无比的压抑之感,威严难挡。

  在李逆打量这个执掌生杀大权的将军之时,雷傲也看向李逆。一看之下,他心头比任何人都要震动。

  “此人究竟是谁,来此有何目的”?

  阅人无数、身经百战的他竟然看不出李逆的深浅。

  一眼看去、平淡无奇,细细看来、深藏不露,给人极度危险的感觉。

  他眉头紧皱,让人难以捉摸他心中的想法。

  “将军,此人绝对是秦国奸细啊,快快出手击杀啊,勿要纵容秦国奸细啊”!那校尉看到雷傲久久不动手,心头一转,大声吼道。

  “闭嘴”!雷傲脸色一变,庞大的气息爆发出来,震得那校尉倒飞出去。

  这个校尉居心叵测,用语极为恶劣。这其中的意图,雷傲如何不明白?无非是逼自己出手击杀这个黑袍人而已!但是作为下属,竟敢算计到自己的身上,其心可诛!

  “小小校尉也敢对本将指手画脚,找死不成”!雷傲心中无比的愤怒。

  “将军……”?校尉脸色巨变,想要再度出言,然而没有等他再说话,雷傲扫视过来,目光如箭。

  “滚”!雷傲怒吼一声,那校尉脸色苍白,刚想说出的话被生生吞进肚内。

  “老东西,好得很,总有一天,我要你生不如死”!那校尉眼角闪过一道阴冷寒光,掩饰得极为隐秘,即便心中已经怨恨到了极点,但表面上装着得恭敬,迅速退去!

  “哼,别以为我不敢动你,惹毛了老子,灭你只需一指头”!看那校尉的背影,雷傲将军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

  “这位小兄弟,请问贵姓”?雷傲不再理会那位校尉,凝重的看向李逆询问道。

  “想必您就是雷傲将军吧,您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啊。憋人免贵姓李”!李逆脸色一正,说道。

  对于这位将军,李逆还是较为尊敬的。

  这位雷傲将军说起来颇为传奇,十五岁进军营,十六岁任百夫长、十八岁任千夫长、二十为校尉、二十五为将。

  十年前,率十万大军镇压东北之乱,杀敌五十万。五年前,率军抵御外辱、斩首十万!

  二十多年来,战功赫赫,是大宋不可多得的勇猛良将!

  后来不知得罪了朝中的哪位权贵,才被放逐北荒,出任大荒郡边防将军!

  “雷傲将军,这是我的身份凭证”?李逆甩出一块铜牌,被那雷傲将军稳稳接住。

  “李逆”?雷傲将军看着身法牌上的名字,若有所思。

  “雷将军,这位大人可不是秦国奸细啊”!这时,被李逆救起的百夫长孙谋一把擦干额头上那不断下滴的冷汗,赶紧说道。

  刚才,他根本没有机会插话,他早就被那校尉以及周围杀气的腾腾的士兵给制服了。直到现在才摆脱那些士兵!

  “你又是何人”?雷傲的思考被打断,脸色微微不悦,喝道。

  “将、将军,我是枫江大战幸存下来的百夫长,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啊,要不是被这位大人救起,我等也丧命秦军手中啊,我敢保证这位大人并非秦国奸细啊”!孙谋神情凄苦。说道那场战役,不由得眼泪纵横!

  “那场战役打得好惨啊将军,十万大军啊,整整十万大军竟然在瞬间就被秦军杀得没有丝毫反击之力,十万大军几乎不战自溃”!

  “我等也是拼尽全力,一路上甩开无数秦军才退往这大荒郡,途中要不是遇到这位造化境的大人,我等必死无疑,这位大人并不是秦国奸细啊,望将军明察”!

  “唉,你们辛苦了”!谈到枫江战役,雷傲将军不由得重重叹了口气。

  那一场战役,大宋是出动了十万大军,但是,那十万大军全都是些老弱病残的士兵和将领,根本就不是秦军之敌。溃败是早就注定了的。

  只是,在面对这样的结果之时,不禁让人无比的唏嘘!

  ……

  “李逆?李逆,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似乎在哪里听所过”!

  雷傲将军陷入了深深思考,但是脑子都想疼了就是没有想出一个结果。

  黑头发,黑眼睛?李逆!

  “你是李逆……”?突然,雷傲将军身体一震,惊异的看向李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