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多,仅仅半年多,李家庄不仅重建了而且还更甚当年的豪华,凭借着李家少族长那造化境的威名,李家成为方圆几百里里内都赫赫有名的村寨。

  没有谁敢小看一个拥有造化境强者坐镇的家族!

  但是,此刻的李家庄却显得有些萧条,因为李家三长老昨天被黑衣人袭杀,身受重伤,生死难料!

  一间较为豪华的屋子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躺在床上,他脸色惨白,几乎没有什么血色,嘴角还有暗红色血水留下!

  一个年纪五十来岁的男子不断为这头发花白的老人输送元气,奈何不见床上之人脸色有丝毫好转,伤势反而越来越严重!

  “忠叔叔,三长老怎么样”!周围的一群青年紧张的问道。

  “三长老不仅是受到重击,好像身受剧毒”!这五十多岁的男子脸上极为沉重,说道。

  “什么,三长老身受剧毒”?周围的人脸上一变,惊呼起来。他们以为三长老是受到了敌人的武力重伤,哪想到还身中剧毒?

  “是什么毒啊,忠叔”!众人齐齐看向年轻人,期待的道。

  老族长过世,三长老在外奔波,而这个男子则成为家族的内总管,大小事务皆被其处理的井井有条,越发受到众人的敬重。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李逆的父亲——李忠!

  如果说之前他是凭借着李逆的光环而得到族人的口中的尊重,那么现在他是名副其实得到大家的认可。在管理家族方面,李忠露出了惊人的手段。现在的他,忠厚中透着威严,越来越有霸气!

  “唉,我也不知道此毒是何毒啊”!李忠也无奈的叹道。

  “都怪我们实力弱小,见识不够,不能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唉”!李忠有感而发。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们,他多么希望家族强大起来,家族的强盛是光靠一两人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

  闻言,满屋子青年脸上发烫,暗恨自己没用,以至于一个毒都难倒了一个家族:“可恨啊,都怪我们见识太少”!

  李忠说的没错,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相应的实力,知道相应的东西。

  站得高才看得远,只有有了足够的实力,才有资格去寻求相应境界的东西!

  看着这些沉默而痛苦的年轻人们,李忠心中有些不忍,但是有的不说,他们是不会参透的。

  ☆酷k匠网唯Kh一正+版N,》*其`i他`$都qB是W?盗TJ版-{

  沉默了一会,李忠才开口道:“不过,此毒有一个人应该可以知道”!

  “啊,忠叔说的可是族长”?有人脸色一亮,顿时惊叫。

  “嗯,就是逆儿,昨夜三长老就传讯给逆儿,估计他也快回来了”!李忠点点头,轻声道!

  “太好了,只有族长一会,三长老就得治了”!一些年轻人激动的说道。

  李逆,年龄小,本事大。他们无人不服,甚至是对李逆都有些崇拜!他们都相信李逆回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嗯,他肯定可以”!李忠心中有些欣慰,轻轻点点头。

  现在他,一身修为已然突破到九转后期,成为家族的一大高手!这一切都是因为李逆!

  “就是不知道逆儿什么能到”?看着躺在床上呼吸极为微弱的三长老,李忠心情变得无比沉重。

  失去了造化境强者的坐镇,李家这些人实力虽然得到极大的提升,九转高手甚至有好几个。但是,万一有造化境强者乘机对李家图谋不轨,那李家绝对是抵挡不住的!

  而此时,距离李家庄不远处,出现一人一虎。此人纵身一跃跳下虎身,在巨虎旁边说了几句,巨虎就转身转入旁边的丛林!

  此人就是风尘仆仆赶来的李逆!

  四个时辰,八百里的直线距离,天莽虎带着李逆,一路几乎是直走过来,天莽虎速度奇快,勇猛无比,遇到阻碍就一大爪子拍去,所有的不平路就变成了康庄大道,可谓是横行霸道!

  当然有些的山岳是无法逾越的,天莽虎只得多绕些道了!一路上,李逆可是见识了诸多的凶兽,甚至看到了气息比天莽虎还强大的凶兽。李逆怀疑那便是让人胆寒的造物境凶兽!

  不过,这些凶兽看到是天莽虎,也都没有敢上前找麻烦。毕竟现在的天莽虎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李逆可没有把天莽虎带进李家庄,因为这家伙太大了,会把家族之人吓坏!于是李逆便让它在李家庄旁边的丛林里呆着!这大伙实在太大,而周围都是些小树木,只能勉强把这个那家伙掩盖住!

  这大家伙一钻到丛林里,稀疏的树叶根本就挡不住春天的阳光,点点阳光照在天莽虎身上,暖和极了!这家伙挪动一下身体,想找个更舒服的位置躺下,这一动差点把周围的小树给压断,终于滚出一个自己极为舒服的位置,这家伙两眼一闭,温暖的阳光笼罩下来,这家伙竟然就睡着了。不过那巨大的鼾声差点把李逆吓一大跳。

  这大家伙直奔了八百里,确实有些疲惫了!

  “你这只大懒虫啊”!看着这个大家伙慵懒的样子,李逆唯有苦笑,不过他确定这个地方不会有人常来,才放心往李家庄奔去!

  而此时的李家庄,个个愁眉苦脸,面色凝重,有家族弟子来回巡视,小心戒备!

  而这个弟子看到有人进入李家庄,顿时大惊。不过,当他看清楚来人时,大喜!当即大声叫道:“族长回来了”!

  他这声响,把众人惊喜得纷纷跑了出来!

  “爹,娘,是我回来了”,看着熟悉的面孔,看着激动的父母,李逆心中也有微热起来。

  “家里出是什么事”?李逆沉声问道!

  闻言,众人之前的兴奋转换为忧虑,李忠叹息了一声,道:“逆儿,你跟我们来,三长老昨天去镇里,再回来的半路上被人袭杀,现在躺在床上,恐怕……”!

  “什么?三长老被害”?李逆心一沉,没想到竟出了如此大的事!

  “我初步推断袭杀三长老的是两个高手”!李忠沉重的说道。

  “哦”?李逆有些惊奇的看着父亲。

  “三长老胸前被刺一剑,此剑极为凌厉,极为刁钻,并且剑上涂有莫名的剧毒,我判定此用剑高手定是名杀手”!李忠脸色沉重,沉重中带着一丝睿智的惊异!

  “嗯?三长老中毒了”?李逆点点头,心中对李忠的变化却是有些惊奇。没想到自己父亲变化竟如此之大,看问题如此之透彻!

  “杀手估计有点麻烦”!李逆又说道。

  李忠点点头,又道:“三长老背部乃是被人出其不意重创,以三长老那造化境的实力,寻常的武者是难以对其造成伤害的,除非、出手的人也是造化强者”!

  “造化境武者”?李逆心头一转,若有所思!

  “爹,最近家族有没有和别的家族发生什么摩擦”?李逆沉声问道。

  “没有,现在外面都传出我李家有造化境强者坐镇,再也没有人敢小觑我们李家”!李忠沉思了片刻,摇摇头,说道。

  “那薛、赵、江三家呢”?

  “自从上次被你教训了一顿,这三家都不敢对我李家表露什么丝毫不满,甚至还主动示好”!李忠笑了笑道。

  看着眼前的黑发、黑眸的年前任,心中生出一股自豪感,这一切荣耀都他带来的啊!

  万般思索之下,李逆有脑子忽然浮现三张充满怨恨和狠毒的面孔:赵飚、薛成贵、江大方!

  上次被自己狠狠羞辱了一番,这几个家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江大方家族有造化境强者,说不定袭杀三长老的造化境强者就有他江家之人!

  而薛成贵此人攻于心计,此事怕是也与他脱不了干系!

  至于赵飚,此人老狐狸一只,懂得审时度势,有时候要比其他两个要可怕得多!

  “哼,这三家绝对有问题,三长老的事必定与这三家拖不了干系”!

  “爹,立刻派人死死的盯着这三家一举一动”!

  想通了思路,李逆沉声道!

  “不可能吧,要是这三家,肯定早就动手了”!李忠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李逆,疑惑说道。

  李逆眼中闪过寒意,声音有些冰冷:“哼,有的仇怨是时间冲散不掉的”!

  “更何况,我们与他们不仅仅有仇怨而且还有利益纠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