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逆此刻已然没有杀敌时的那种凌厉、果断。

  无助?对,就是无助,李逆竟然有种无助的感觉!

  “这个家伙占了人家便宜不说,竟然还委屈起来”,姑娘委屈的同时不禁有些气恼。

  你一个大男人还好意思委屈?委屈的应该是我吧!

  “那个…这位姑娘,真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冒犯了你,我这就走”!李逆终于是说了句完整的话。

  不过不说还好,这个姑娘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这家伙到底有多无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冒犯了人家就想走?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走?

  太无耻了!

  按照自己看的小说里边,应该是男主角轻薄了女主角之后,男主角应该是极为霸气的说道:我会对逆负责的!

  这家伙显然不按台词来啊!她贝齿紧咬,狠不得打得对面这家伙成个大猪头!

  这家伙真是无耻之尤,大淫棍,大色魔!

  “淫贼哪里走,轻薄了本…本姑娘就想逃,哪里有那么轻易的事”,她盯着李逆恨恨的道。

  “额,这位姑娘,我刚才不是不知道你在水中吗?要是知道你在水中,我还会跳下来吗?我不跳下来,不就看不到你了吗?你若不在水中,我不就看不到你了吗?谁叫你在水中啊,所以我才看你滴”!李逆有些无奈的辩解道。

  “刚才、刚才、刚才看到你来,所以我才躲到水下的”!她委屈极了,没想到这个淫贼说得那么义正言辞。

  “什么?你还躲到水下去了?唉,谁叫躲到水下去了,你不躲到水下去,我自然会看到你,我一看到你,我自然也不会跳下来,我不跳下来,我自然也不会这…样”!李逆说得是口干舌燥。

  不过对面的姑娘都差点哭了!

  “这个色魔,连占人家的便宜都说如此慷慨大义,呜呜,我还有什么脸面活着见人,呜呜”!

  “啊,什么情况”?李逆就蒙B了,怎么说得好好的,这姑娘就哭了呢?

  &酷{$匠Z网7(永U久*w免费$S看C小》说k

  “这个…那个…小姐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李逆心头忐忑无比,看到姑娘一哭就没辙了。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额,你别哭了行不行,我叫你大爷还不行吗”?李逆焦头烂额,冷汗都流了出来。

  女人哭起来太可怕了!

  “呜呜,你才是大爷,你全家都是大爷”!

  李逆苦笑,暗骂自己嘴贱,瞎说些什么啊,恨不得抽自己两大嘴巴!

  “唉,小姑娘,别哭了行不行啊”!李逆都快急哭了。这一幕要是在前世,肯定要被判几年了!

  “你才是小姑娘,你全家都是小姑娘”!说着,这姑娘还故意挺了挺水下的胸脯!

  “我了个去”!李逆头都快爆炸了!终于明白了前世古人为什么说: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

  “好好好,我是小姑娘,我是小姑娘,好不好,只有你不哭了,我是屎壳郎都可以”!李逆感觉心力交瘁,这比和一头造化境的凶兽搏斗还要累。

  “屎壳郎是什么啊”?终于,对面的姑娘停止了哭泣,不过两只大眼睛还挂着泪滴,让人心疼不已,抬起俏脸,疑惑问道,就像一个好奇宝宝。

  李逆真想骂自己不懂怜香惜玉!害得人家姑娘哭得如此伤心!

  屎壳郎?

  老脸顿时一红,李逆轻咳两声,掩饰内心的尴尬,煞有介事,表情极为凝重,道:“屎壳郎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生物,力大无穷,可翻江倒海,颠覆乾坤,唉…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很厉害的样子”!

  “哇,你好厉害,你这个屎壳郎好厉害”?这姑娘闻言,立马破涕为笑,不过眼中闪过一道狡黠是李逆没有发现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心里却不是这么想滴。此时她心中是这样想滴:“这家伙骗那些花痴小姑娘还差不多,想骗本…本姑娘还差的远了。屎壳郎?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应该是种极为恶心的小东西,没想到你竟然能自己比喻成这种东西,嘿嘿,果真贴切”!

  “我靠”!李逆差点被这姑娘的话憋的窒息,看着眼前这个终于不哭的绝世美女,李逆摇摇头,你这是恭维还是打击啊?

  不过,看到对面姑娘那澄澈的大眼睛,李逆终于舒了口气,心中暗道,你们这个世界是有屎壳郎滴,但是人们不是这么叫滴,人们是这么叫滴——滚滚虫!

  得意的李逆根本不知道自己被鄙视了!

  “姑娘,你看怎么办,我们都这样了”!李逆看看眼前的美女,心中有些无奈,虽然这种感觉有点好,但是又有点不好。一是不想继续占人家便宜,二是不像继续泡在水里面!

  “呜呜,都怪你,本来人家在这里洗澡洗得好好的,没想你这大淫棍,突然就闯过来了,我只有躲到水里去,谁知道你这大淫棍不知羞耻,竟然跳下水潭,轻薄与我,呜呜,还我清白,大淫棍,大色魔……”!

  “额,怎么又哭了”?李逆终于领悟到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当即脸上就苦了下来。

  你说我是大色魔、大淫棍,你颠倒黑白、颠倒乾坤都可以,我都认了。但是,我的姑奶奶,我李逆求求你能不能不要哭啊!

  李逆无比迷茫之间,想到一句话——女人都是水做的!顿时几乎要奔溃了!

  “我就哭,我就哭,你管得着么,谁让你欺负我了,呜呜”!这姑娘不仅没停止哭泣,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势!

  “女人啊,真是不可理喻的动物”!李逆头疼不已!

  “唉,我说姑娘,我这也无心冒犯啊,再说了我不知道你在水里啊,要是知道,我李逆也不会做这种禽兽之事来”!李逆无奈的说道。

  “我不管,我不管,你个大淫魔”!姑娘不依不饶。

  和女人讲道理?我特么真是疯了吧我!李逆悔恨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