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成贵心头暗恨!这次真的颜面扫地了!

  一抹凶光一闪而逝,随即表情变的极为恭顺!

  “这薛成贵绝对是个祸害”!薛成贵的表情变化完全落入李逆眼中,表面上不动声色,不过心中已经宣判薛成贵死刑了!

  看着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三个大人物,在自家少年族长手中恭恭敬敬甚至战战兢兢,李家子弟心中顿生一股豪气——做人当如少族长!

  有谁能做到这般?即便是当年的族长李南天也不能让薛成贵三人恭敬对待!

  造化境果然厉害!

  十六岁的造化境啊,要是再过个一二十年,岂不是能成为那高高在上的造物境绝世高手?

  造物境啊!想想都让心心头火热,造化境的绝世强者只有朝廷中那些身居高位,位高权重的王侯将相才拥有的实力啊!

  造物境在真个大荒郡内屈指可数,最为人们熟知的造物境强者便是那掌握着整个郡内生杀大权的郡守——马文涛大人了!

  “造物境,我相信族长一定能够到达的”!有人心中坚信道!

  “哼,敢到我李家庄找事,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啊”!看着薛成贵那惨样,李家子弟心中一阵快意!

  这种忘恩负义的东西,看着就想吐!

  李逆不走,他们赵飚等人不敢乱动,平时威严无比、手握重权的族长、长老们,看着那脸色平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黑袍少年,心中极为憋屈!但是无可奈何,只有期盼家族快点把元石送过来后,赶紧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太压抑了!仅仅一个人往那里一站,数十个高手竟然害怕的寂静无声,想想都感觉不可思议!

  但是人家确实有那个实力啊!

  造化境!一个让无数人绝望的境界!

  就在众人差点憋出内伤之时,终于有人拖着极大的铁箱子,喘着大口粗气来到了!

  “呼,终于来了,太难受了”!赵飚等人呼出一口,咔嚓一声打开极大木箱子,肉疼的看着箱子里的元石,咬咬牙道:“请大大过目,这是我赵庄的一点心意,三万元石,请笑纳”!

  “大人,这是我江家的四万元石,请大人查收”!

  “大人,三长老,这、这是我薛家的一点心意,六万元石,希望大人大人不计小人过,请大人笑纳”!

  “好,三位真当有心了,那我就代替李家庄谢谢各位的援助了”!一看之下,还真是质量上乘的元石,李逆脸上也露出笑意。

  整整十三万元石,这该够李家子弟们好长一段时间的修炼所用了!

  现在的李家庄,除了生活所需的采购日用品要用到元石之外,所有的元石皆是用来修炼所用,因为他们此刻明白,再多的资源放着也是放着,只有把用到实际才能正真发挥出它的作用!元石可以没有,但是只要实力强大了还担心挣不到元石?

  李家庄纵使有着从地下密室拿出来的百年积蓄,但是面对着家族中那些夜以继日修炼的子弟们,再多的元石都是不够的!

  今天收到这些十几万的元石正好可以分发给李家子弟们!

  可以说赵、薛、江三家送来的不是元石而是给李家送来实力啊!

  想到这,李逆心头一笑,回头对着李玄轻声说道:“三长老,既然三位那么有爱,那我们也不要辜负了三位的好意了”!

  “嗯,好的,族长”!

  三长老心头乐开花了,这三人明显是想乘人之危,抢夺我李家财产的,却没想到好处没捞到,还白白送来了十几万的元石,当真可笑!

  看着这个年纪不大,却懂的武力威慑的黑发少年,李玄心中不禁无限感叹,心中佩服不已!有了这十几万元石的注入,家族中这群小家伙的实力又可以更进一步了!

  欣喜之余,对着旁边一个身材高大,面色冷酷的年轻人道:“李傲,叫把这些元石搬走,这些可是三位大人的一番心意啊,以后要好好修炼,千万不要辜负了三位大人的美意啊”!说完,还不忘挖苦悔的肠子都发青、青得变绿的薛成贵三人!

  “你…”!望着得意的李玄,薛成贵气的几乎吐血。再看着那黑风无风自动,实力深不可测的黑袍人,涌上喉咙的一口鲜血顿时被强行吞回肚内!

  “唉,自认倒霉了”!赵飚、江大方苦笑的摇摇头,却不像薛成贵那般,面对着实力强大的李逆,内心及时有万般不甘都要自己吞咽下去!

  这就是犯错总要付出代价的!只是这代价也未免太过沉重了!

  就连李傲那冷酷的脸上露一出微笑,看着那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很多的瘦小黑影,眼中出现一种狂热!

  “嗯,好的,三长老”!李傲答应一声,招招手,十数个青年涌了进来!

  很快,几大箱子被李家子弟般空!

  望着十几万元石就这样被李家子弟般走,薛成贵三人心里简直是在滴血!这可是家族中好几年的积蓄啊!

  再也没有掩面留在此地了!

  想到这,赵飚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拱手道:“大人、今日前来,多余打扰,赵某这就告辞了”!

  此时,赵飚心中比吃了苍蝇还难受,不想再多说一个字,只想立刻回到家中与几个小妾翻云覆雨,狠狠发泄一番!做回自己的大爷!

  “咳咳,大人、三长老,江也告辞了”!江大方垂头丧气,勉强一笑,拱手道!

  “薛某人也告辞了”!薛成贵也慌忙拱手,不敢落后,他可清楚,刚才就是他吼的最凶,要是李家这个神秘的高手发怒起来,第一个遭殃的肯定是他!

  “哈哈哈”!突然面色冷漠的李逆朗声大笑,让得赵飚等人惊疑不定!

  就在他们疑惑不解之时,李逆笑意尽数收敛,冷声道:“三位今日前来、送了我李家如此大礼、我李某人实在过意不去”!

  “嗯”?赵飚等心头一惊,脸色顿变,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想干什么”?薛成贵心头一颤,嘴唇哆嗦。

  ;W更新…最Q快f上酷P$匠5网,

  呵呵!来时扬武扬威、欺人如此,自以为留下点元石就可以走得轻松写意?我李家岂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李逆心头冷笑,黑眸中一股寒意涌起,一只不算健壮的手臂从黑色长袍中探了出来,幽幽的声音响彻在薛成贵三人心间:“我送你们一程,可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