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泄千里!

  失去顶级实力支撑的恶魔之翼,面对着人数仅仅是自己几分之一的李家之人,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从凶狠的狼群变成被人宰割的羔羊!

  仓皇逃窜间,留下具一又一具尸身!有着李逆压阵,李家子弟们就如同打了鸡血,见人就杀,没有谁还手软!六十余人杀得数倍于己的凶匪失魂落魄!面对着李家这些着了魔一般的人,就连平时扬武扬威的九转武者都被纷纷斩杀!

  “杀”!

  “杀、杀、杀”!

  “兄弟们,杀光这群匪徒,为族人报仇”!

  一个八转后期的青年,一拳轰杀一个九转初期的匪徒后,大喝一声,一马当先,吓得匪徒们只恨少生了两条腿!

  面对着李逆这个大魔王!纵使是实力强大的九转武者都失去了战斗的勇气,连连被实力不如自己的李家子弟击杀!

  “杀、杀、杀”!

  足足追杀三十里!一路尸体遍野!只有最先逃离卧龙岗的十数匪徒捡回一条性命!

  “哈哈哈,天不亡我李家”

  “哈哈哈”本已是油灯枯尽的大长老看着脚下横七竖八的匪徒尸体,再看看那冷峻的黑色身影,哈哈大笑,笑毕,气息断绝!

  死也瞑目了!

  “大长老”!

  距离大长老较近的子弟,心中悲痛,扑过去接住大长老要倒下的尸体,泪眼模糊!

  “大长老”!

  李家子弟没有在继续追击,看着死去的大长老,想想死去的家人,无不泪流满面!

  屠千刃这次给李家庄带来的危害太大了,整个卧龙岗数百人就剩下六十人不到!

  几乎是灭族的打击!

  要不是李逆力挽狂澜,那卧龙岗李家就真的彻底消亡了!

  看着那道孤傲的身影,满身鲜血的三长老感激的老泪纵横!

  噗通!德高望重的三长老朝着李逆重重的跪了下去!

  “我李玄代表李家所有拜谢你的大恩”!

  “这”?始料未及的李逆心头一震,神色复杂的望着周围头发花白的三长老,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环视那个个满脸献血的离家子弟,神色依旧保持冷漠,淡淡道:“我说过,我所做的一切皆是因为我的父母,不必言谢”!

  众人神色极为复杂,没想到,最后拯救李家的竟是当年被家族废弃的人?

  “不管怎么说,多谢你出手相救”!有人沉声说道。

  “李逆,不管以前怎么样,但是以后只要你一句话,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又有人表示道!

  “李逆,我们以前可能对不起你,但是,从今往后,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即便是肝脑涂地,也愿意”!

  “呵呵”!深深呼出一口浊气,眼睛在此刻有些湿润。

  要是以前的家族能这般对我那该多好!

  “算了”!李逆复杂的看着这些期待的眼神,心中叹了口气。突然间发现自己心情轻松了许多,心中的怨气也消散许多!

  往事如烟,随风慢慢飘逝吧!我李逆从新开始,去追求我所想要的,去寻找我所想知的!

  那许久未变的冷漠表情变的柔和起来,那是一张阳光迷人、还有些稚嫩的脸庞!

  “儿子”!

  “逆儿”!

  “爹,娘”?听到这无比熟悉、魂牵梦绕的声音,李逆心头一颤,心中在此刻彷徨起来、紧张、不安与浓浓的期待混杂在一起!

  缓缓的转过身来,李逆终于看到:那是一对夫妇,浑身鲜血、衣服褴褛、头发花白、皱纹斑驳、苍白的脸上是激动的红润。李逆心头一酸,这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父母吗?

  “爹、娘”!

  是谁让你们变得如此的憔悴?如此的苍老?是岁月吗?还是让你们操碎了心的不肖子?

  李逆感觉喉咙显得无比的干涩,哽咽着、泪水突然模糊了视线,所有的伪装在这个时刻彻底奔溃,猛的扑到两老的怀抱,享受着这久违的温存!

  “爹、娘,你们的怀抱好温暖”!

  柳梅、李忠如造雷击,身体剧烈颤抖,心如刀割!整整四年,自己的儿子竟然被关在自家的密室,自己竟然还不知道,自己这个父母还算称职吗...“我的儿,我可怜的儿啊,爹娘对不起你啊”!

  那年,他才十二岁,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轻轻抚摸着这张四年来几乎每日都会梦见的脸,柳梅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

  “逆儿,这些年,你吃苦了”!

  “娘,没有,我很好”!前世孤苦,除了那位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的老人,给了自己爷爷般的温暖,我可从来没有感受到父母的温暖啊?心间暖和和的,李逆突然间有种感觉,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那些所受到磨难又算得上什么呢!

  ……

  李家庄仅剩的六十余人中,大多是青壮年人,老人和小孩以及妇女几乎都被屠杀殆尽,但是这些平时顶天立地、流血不流泪的男子却像小孩一般,相互抱头痛哭!

  愁云密布!

  整个卧龙岗显得一片萧索、连鸟虫都失去了活力,非常寂寥、只有哭声在述说着悲凉!

  寒风呜咽,愁云惨淡!

  唉!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悲悯众生,仅仅十月,天空竟罕见的飘起大雪!

  雪大了,掩盖了一具具尸体断臂,掩盖了斑斑血迹,但是却掩盖不了卧龙岗李家众人心中的痛,更洗不掉人们心中的恨!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我恨我自己太弱小,无力保护我的妻儿”!

  “我恨我实力不够,眼睁睁看着老父母被屠杀”!有人恨若癫狂!

  “我恨啊”!有人捶胸顿首,留下血泪,万分自责!

  “李逆,求求你,求求你让我们提升实力,带领我们杀尽这个世界的匪徒”!

  “对,李逆,我们求求你,带我们杀尽世间匪徒”!

  “我们还要报仇,屠千刃虽然死了,但是还有千千万万的匪徒,匪徒一日除不尽,我们的仇一日没报”!

  看着眼前这个实力强大的黑袍人,剩余的青壮年纷纷跪地磕求道!

  “唉,匪徒之患实在太深了”!看着这些有的是自己叔父辈、有的是自己小时候的玩伴,李逆心头一叹!

  失去亲人的他们,现在心中满是仇恨了!

  李逆心头也很不是滋味,沉声道:“都起来、我说过,我自己会剿灭方圆千里内的匪徒”!

  闻言,众人握紧拳头,发出坚定的声音:“我们与你共进退”!

  李逆默默无言,也不回答。看着李家庄的惨境,他心中虽然同样悲凉,但是经过四年前的事,他对李家庄的感情淡到了极点。

  对于一个贪图他功法、囚禁他四年的家族,还妄想他有什么留恋的呢?唯一不舍的就是自己的父母了!

  同样,李逆相信,李家庄经过这一次灾难后,李家庄绝对比任何一个时候还有有凝聚力和强大!

  在仇恨的刺激下,剩余的李家之人的修为定会纷纷突破到更高层次!

  “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看着这些青年们那激昂的斗志,就连年过半百的三长老李玄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抢先说道!

  作为家族最为年老的族人,三长老一站,众人的声音立刻停止下来!

  轻咳两声,三长老目光停在李逆身上,道,“李家的儿郎们,族长死了,以前的李家也不复存在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要选出一个人来带领大家重建一个强大的李家啊”?

  短暂的沉默,尔后就是震耳欲聋的声音!

  “李逆”!

  “李逆”

  “李逆”!

  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众望所归!

  但这只是他们一厢情愿!

  李逆看着高呼的众人,脸色冷漠,不为所动,冷冷道:“我不稀罕你们的族长,我说过,待屠尽匪徒之时,就是我与李家恩断义绝之时”!

  “你们走你们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此、各…不…相…欠”!

  “这…”!众人面面相觑。

  身体一抖,三长老心中满是苦涩,本想厚着脸皮站出来让李逆带领整个家族。但是,看着那孤立的身影,他知道,那个少年对这个家族已然没有了多大的感情了,所谓的家族感情或许已经在四年前完全消散了。

  轻叹一声,痛苦的摇摇头:“你始终还是不能原谅我们吗”?

  此刻的李家、羸弱不堪,若是没有强者坐镇,纵使有着崛起的信心,但是这个家族也会很快被灭族吧?想到那些凶悍的匪徒,再想想周围虎视眈眈的各大家族,李玄忧心忡忡。最后,目光转向旁边——那是一对老实芭蕉的夫妇!正是李逆的父母——李忠和柳梅!

  李忠、柳梅心中同时一声叹息,李玄的那道哀求的目光他们两个当然看到了,也明白对方的意思。随即想想家族竟然把自己的儿子囚禁了四年,两人心中气愤不已。不过,作为在这个李家生活了几十年的人,两人对这个家族有太深的感情了。更何况两人年过半百,也只想在此安享晚年了!

  心头矛盾至极,李忠夫妇无奈的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的眼中的意思,李忠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道:“逆儿”!

  “爹”?李逆看着李忠,不过从李忠那欲言又止的神色中,他就知道李忠要表达什么了,心中不禁感叹了口气。

  两老对李家有着太深的感情了!

  “逆儿,我希望你能带领整个家族站起来,毕竟现在的李家已经惨不忍睹了,要是没有一个强者带领,李家灭族恐怕也只是迟早的事了”!李忠顿了顿,看向旁边的柳梅,又继续道:“我和你娘啊,年龄也大了,也都在这里住惯了,也只想呆在这里安安静静的过剩下的半辈子算了!你还年轻,有想法、还想到外面的世界闯荡,这些我们都支持你。年轻人嘛,谁都有梦想,想当年啊,我也是和你这般年纪啊,意气奋发,也出去闯荡,这不?就与你母亲相识了”!

  说到这里,李忠不禁流出缅怀之色。

  “为父对你没有什么要求,就是想你带领李家,重振李家,这也是你老父亲唯一的要求了,要是你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你,大胆去做你想做的吧”!

  看着李忠的样子,李逆心中莫名的感动。

  我明明不是你们亲生,但你们却待我如己出,你们虽然不说,但是我都知道!这一切,以后我会去弄明白的!

  您二老这辈子无欲无求、难得有这么一个要求,做儿子还能不满足你们吗?

  深深看了二老一眼,李逆重重点点头,道:“我答应”!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