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站在营帐外面,却怎么都迈不开脚步,欧阳浩泽拉拉她,“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不走了?”

  “我……”宋千雅神色有些踌躇,她想见沐青羽,却又害怕见到沐青羽,这些年以来无论是在岭南,还是在京都,沐青羽都在用生命去守护自己的安危,可是自己呢?

  自己又做了些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去伤害沐青羽,一次又一次的无视沐青羽的感情,前世如此,这一世她又是如此,前世所有人都说她最辜负的是苏逸,可是她心里知道,两世最辜负的都是沐青羽。

  “你这是怎么了?”欧阳浩泽见她神色不对,略带戏虐道,“你该不会后悔了吧?还是说你觉得对羽有所亏欠,不敢去见他?”

  酷9匠网唯j一)X正i版,%%其他C√都@是Ha盗/版

  见宋千雅不说话,他继续道:“畏首畏尾,这似乎不是你的风格!”

  宋千雅正在心烦之际,哪里有心情去理会他的打趣,白了他一眼,“你要是想死,就去自杀,不要在我面前碍眼。”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滚了!”欧阳浩泽瞬间消失在她眼前,她的神色踌躇,咬咬牙,往里面而去。

  凤清灵听丫鬟禀报说宋千雅来了,立刻朝外面而去,命人将宋千雅拦在外面,对她怒目而视,“你来做什么?”

  “我……”

  “你怎么了?识相的赶紧离开这里,这不欢迎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合,凤清灵好不容易才让沐青羽转变了对自己的看法,逐渐接受自己,没想到这个时候宋千雅上来踩一脚,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她与沐青羽之间的关系,不允许任何人在他们二人之间涉足,谁都不行。

  “我不是来找你的!”宋千雅神色镇定,看向凤清灵的时候,目光中多了一份审度。

  凤清灵哪里管她这些,对侍卫吼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她给我拿下!”

  “谁敢动!”沐青羽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看到宋千雅先是一愣,随即,神色间多了一份震惊,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凤清灵气的直跺脚,她跟沐青羽在一起这么久,沐青羽都从未正眼瞧过她,现在却柔情脉脉的看着其他女人,她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沐青羽走到宋千雅跟前,“有什么事进来说!”

  “不行!”凤清灵拦住宋千雅,转头对沐青羽道,“今天有我没她,如果你胆敢让她踏入这帐篷一步,我就立刻死在你面前。”

  “你再敢胡闹,我就派人将你送回汝阳王府!”沐青羽冷眼扫了她一眼,“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那你可又记得我答应过我什么?明明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羽王妃,凭什么你所有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凭什么我在你面前还不如一个摆设,既然我在你心里如此没有分量,我走就是了!”凤清灵抽出身边侍卫身上的剑,朝着自己胸口上刺过去,血液将她雪白的衣衫染成夺目的鲜红。

  谁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沐青羽急忙走到她跟前,一把将她抱住,“大夫,快传大夫!”

  宋千雅正要朝她走过去为她医治,只听凤清灵对着她这边道:“你不许靠近我!”

  宋千雅哪里管这些,上去就要为她止血,被凤清灵使劲推开,厉声道:“我不需要你救,这一世我输给了你,来世,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你抢什么,我来只是希望羽王爷能够出兵救我夫君!”宋千雅咬出后面两个字,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称呼沐邵民。

  “收起你那一套假惺惺的样子吧,你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我知道你对羽哥哥有情,也知道他对你有意,我不过是你们之间阻碍,现在我就给你们腾地方,让你们团聚,你满意了吧!”最后一句话凤清灵几乎是吼出来的,慢慢她声音低沉下去,“我只求你能够让我在羽哥哥怀里多呆一会,哪怕就一会就好。”

  沐青羽素来将她当成妹妹看待,虽然说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却也有兄妹之谊,对她的感情也是真的,抱着她声音颤抖道:“我不会让你死,我一定会救你,一定会的。”

  “不用了!”凤清灵摇摇头,她争了一辈子,终究还是输给了爱情,如今这样也挺好,她双手紧握沐青羽的胳膊,“羽哥哥,你当真从来都没有真心实意的爱国我吗?”

  “我一直将你当成妹妹看待,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那个爱玩爱闹的小丫头。”

  听到沐青羽这话,凤清灵的目光暗淡下来,随即挤出一抹笑意,“羽哥哥,你真是跟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从来都不会说违心的话来逗我笑笑,只是我对不起你!”

  “是我对不起你!”沐青羽声音有些哽咽,“是我负了你的一生!”

  凤清灵摇摇头,握着沐青羽的手再次收紧,“对不起,我将你所有的行踪乃至计划都告诉了远哥哥,你能原谅我吗?”话罢,她脸上的神色轻松了许多,“你还是不要原谅我了,这样你就能一直记着我了,真好!”

  爱情容易使人盲目,谁都逃不了爱情的折磨,她闭上眼,如今她也算解脱了,她这一生郁郁不得志,如今能死在沐青羽怀里,她也无所求了,只是那个男人……

  脑中不自觉的闪过苏逸的身影,或许那也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父亲之外唯一待她好的男子吧,她嘴角露出笑容,原来死去是如此幸福的事情。

  沐青羽抱着她的尸体站起来往里面而去,脚步沉重,宋千雅站在原地,心中多了一份自责。

  欧阳浩泽走到她身边,叹息一声,“你还是进去看看羽吧,他承担了太多东西,或许只有你才能够让他解脱出来。”

  “每次我们见面就会彼此伤害,早知如此,还不如不见,这样对彼此都好!”宋千雅痴痴的看了一眼营帐,“替我照顾好羽,我先走了!”

  “等等!”欧阳浩泽拦住她,“你就这样走了,你当真能放得下羽吗?”

  “放下放不下都要放下,他有正妻,而我也已经嫁人,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宋千雅不再理会他,一步一步走出军营。

  如果她不是走的那样决绝,回头定然能够看到沐青羽对她痴恋的目光。

  欧阳浩泽看看宋千雅再看看沐青羽,无奈的走到沐青羽身边,“你为何要放她走,现在她什么都想起来了,你放她离开未必是对她好,而且我听点墨的意思,那个孩子有可能是你的骨肉。”

  “什么?”沐青羽震惊的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钰说:

  各位亲们,本书要被迫砍掉,现在已经在拼命收尾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