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了!”外面传来小厮的急切的声音。

  宋千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事如此慌张?”

  “边境大乱,朝堂几派势力各不相让,现在以庆王为首的势力占据上风,加上有明珠贵妃的支持,现在是众望所归,而大皇子被冠以忤逆之罪,关押起来了……”

  宋千雅猛然站起来,“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才,据说探子来报,明珠贵妃已经下令封锁东宫,王妃你还是赶紧离开这吧!”小厮声音有些颤动,“再晚就来不及了。”

  点墨半天在这个消息中回不过神来,宋千雅看着小厮一字一句道:“不用慌,明珠贵妃不敢真对东宫动手。”

  “可是王妃……”小厮心有余悸道,“是大皇子命奴才等人送王妃离开的,因为……”

  “还有什么事,不如一并说了!”

  “羽王爷没有直接参与朝廷的争斗,而是……”

  “而是什么?”宋千雅怒目而视,她最厌恶这些人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

  小厮被她吓的直接跪下,身体抖动如筛,“而是已经问鼎,虽然庆王在朝堂上很有势力,但是羽王爷才是众望所归,大皇子担心庆王会在这个时候对王妃动手,以此来要挟羽王,所以才让小的带王妃离开这的。”

  他一口气将话说完,低着头不敢去直视宋千雅的目光,宋千雅朝他摆摆手,“你先下去,剩下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小厮离开后,点墨小声道:“谁都知道王妃在羽王爷心中的地位,羽王爷这个时候问鼎,定然会为王妃招来杀身之祸的。”

  “点墨,之前我与羽王爷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何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宋千雅问出这个一直萦绕在她心头的疑问,知道了答案才能够更好的把控全局。

  “王妃在没有出嫁之前与羽王爷情投意合,后来皇上赐婚,王妃被迫嫁给大皇子,可是我知道,王妃的心一直都在羽王爷身上,这次羽王爷问鼎,只怕也与王妃有关。”点墨一边说一边观察宋千雅反应,见她面色平淡,一时间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咬咬牙,继续道,“羽王爷说过日后一定会以江山为聘,娶小姐为妻。”

  宋千雅一点都没有印象,就像听别人的故事一样,没有一点感觉,她坐在椅子上,思索着下一步的计划,现在她的身体刚刚恢复,不宜远行,她沉吟片刻对点墨道:“你去打听一下羽王爷在哪,我想去见他。”

  点墨以为她想通了,笑着道:“好,奴婢马上就去!”

  宋千雅脑子乱成一团,理不出一个头绪,只是无论如何,她现在都不能离开东宫,她在东宫,宋明贵只能是封锁,在没有成事之前,不会真的对他们动手,若她离开,就等于进入宋明珠的圈套,必死无疑,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等。

  没多久,欧阳浩泽去而复返,见她神色依旧镇定,戏虐道:“你还真是一副天塌下来都砸不到你的心态,真让人佩服。”

  “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去投靠羽王爷吗?为何回来了?”宋千雅白了他一眼,“你有没有想过,回来就等于是送死,宋明珠是不会放过你的。”

  “但我更知道,你若是有什么闪失,羽同样不会放过我,既然怎么着都是死,还不如留下来陪你尽力一搏。”欧阳浩泽将一个小瓷瓶交给她,“将这颗药丸服下,你就会想起所有的事情。”

  宋千雅看了一眼瓷瓶,神色有些迟疑,点墨他们所说的那些过往她不是不想知道,但是现在她是大皇子妃,是大皇子的妻子,知道了那些未必是好事,相反还会有所牵绊,她将瓷瓶重新交到欧阳浩泽手上,“还是等一切结束之后再说吧!”

  “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个时候你难道不该与他并肩作战,一同去对付宋明珠吗?”欧阳浩泽看着她的神色有些震怒,“还是说你压根就不想想起那些过往,只是过你现在的生活?”

  “都不是!”宋千雅摇摇头,“如果这个时候我投奔羽王爷,大皇子就会陷入众矢之的,我不能其他于不顾。”

  “你跟他在一起就是一场交易,有什么可留恋的,你若不想光明正大的去投奔羽,可以伪装,为何一定要逃避。”欧阳浩泽话语有些急切,“羽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真心希望你能在他弥留之际,多陪陪他让他走的不那么遗憾!”

  宋千雅内心一动,“他……他怎么了?”

  “你服下这颗药丸就知道了!”欧阳浩泽点到为止,至于怎么选择,就看宋千雅内心倾向于谁了。

  此时宋千雅脑中浮现出那个戴面具的男子,那种熟悉的气息,曾经让她无法自拔,哪怕什么都不记得,她也不会忘记那种熟悉的感觉。

  她看着瓷瓶中的药物,半响之后,毫不犹豫的服下去,前世今生,昔日的一切像放电影一样,不断在她脑中闪过,不仅是在她回京城之后他们发生事情,还有昔日在岭南他们一起发生的事情。

  她终于知道沐青羽为何一直不愿意对我诉说之前的事情,因为在岭南,他们二人在一起的确有过开心的岁月,但也有恐惧的事情,当初他们二人被魔教所抓住,魔教中人为了让宋千雅吐露沐青羽的行踪,对她用尽各种毒刑,她最后被折磨的已经没有人样了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才被魔教中人丢到了荒郊野外,可谓是九死一生,如果是曾经,她看到这样的记忆,一定会十分恐怖,甚至在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但是现在不同,她两世为人,什么都看淡了,对于那些过往,她也只是一笑而过,不受其影响。

  那段记忆,欧阳浩泽曾听沐青羽说过一些,本以为宋千雅记起那些事情之后,会恐惧,或者会有什么害怕的神色,结果什么都没有,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以为宋千雅被吓傻了,低声道:“你还好吧?”

  “我没事,带我去见羽吧!”宋千雅幽幽道,“正好我有事要跟他说。”

  酷匠(网X唯O#一!正PW版,●v其@他都{:是*盗◇版#

  “好!”欧阳浩泽见她改变了心意,神色有些兴奋,“孩子呢?要不要带着孩子一同前往,否则将孩子留在这,毕竟不是一个完全之策。”

  “我已经将孩子安置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暂时不会有事,你还是先带我去见羽吧!”宋千雅话语中多了一份迫不及待,她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对一个人如此思念,平日的镇定在这一刻土崩瓦解,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见沐青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