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文芊芊回去之后,再次被文太傅囚禁起来,文芊芊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别说有人救她,连跟她说话的人都没有,她自己在屋子里都感觉自己要长毛了,听到沐邵民派人请她,眼睛直冒金光。

  文太傅看着她这副模样,心中对她很是失望,文芊芊才不管这些,朝文太傅行礼之后,不等文太傅开口,跐溜一声消失在文太傅眼前,那个速度,要是去参加比赛,一定能稳拿冠军。

  “芊芊……”文太傅这两个字刚落,文芊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确有意让文芊芊与庆王联姻,因为现在的文家看着与以往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他心里清楚,文家在朝堂地位每况愈下,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他必须要早些为文家做打算。

  文芊芊如何不知道这些人的打算,她就是不想成为政治的牺牲品,所以才会想尽各种办法逃离,正好她也想趁这个机会,将自己的态度摆端正,不让任何人拿她的当成权利争斗的牺牲品。

  她刚踏入东宫,就看到宋千雅和欧阳浩泽在那有说有笑,心中生出一股酸溜溜的醋意,她一向讨好欧阳浩泽,甚至愿意为了得到欧阳浩泽的青睐,自降身份去向欧阳浩泽表白,想要让他对自己青睐三分,可惜没有。

  宋千雅注意到她的目光,权当没看到,对欧阳浩泽道:“你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真的还未改变心意?”

  欧阳浩泽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有些人是谁都替代不了的,我若改变心意,对谁都不公平。”他顿了一下,“你还不是一样,宁愿守在一个不爱的人身边,都不愿多放一些目光在羽身上,彼此都痛苦,又何必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个名字宋千雅并不算陌生,只是关于沐青羽的一切,她都没有任何印象,神色间也多了一份质疑。

  欧阳浩泽还不知道她被封印了记忆的事情,神色沉下来,“什么意思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羽为了你牺牲了那么多,甚至为了你的一句戏言,竟然起了夺嫡之心,现在你在我面前装不认识他,你到底有没有心?”

  宋千雅愣了愣,“你说的那些我真的没有印象。”

  欧阳浩泽目光多了一份愤恨,转身走出去,这一走,似乎要断掉宋千雅与他最后一点情意。

  沐青羽,你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对于这个陌生而熟稔的名字,宋千雅心中的好奇之心更盛了一分,想知道这个传说中的战神到底是怎样的模样,能够让欧阳浩泽和点墨都对其信赖有加。

  欧阳浩泽略过文芊芊身边的时候,目光在她身上稍作停顿随即马上离开,文芊芊转过身,看着他,顿了一下,“欧阳公子请留步!”

  “什么事!”欧阳浩泽正在心烦之际,停顿住脚步,背对着她,“有事赶紧说!”

  文芊芊跑到他跟前,直视他的目光,“你当真对我没有半点感情?”

  “没有!”欧阳浩泽吐出这两个字,顿了一下,“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你就不用将时间白白浪费在我身上了。”

  见他要走,文芊芊拦住他,“为什么?我哪不好吗?”

  “你什么都好,但我心里已经被一个人填满,没有你的容身之地!”欧阳浩泽冷冷道,“日后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再看到你。”

  话罢,从她身边略过,泪水从文芊芊脸颊两处落下,她迅速用手擦干,只是泪水越流越多,最后他都懒得去擦,任由泪水那样流,将她的衣衫都打湿了。

  宋千雅看着她这个样子,心中也有些难过,就这样安静的陪着文芊芊,直到文芊芊情绪稍微稳定,她才开口,“很多事情你没必须太过于介意,他只是还不知道你的好罢了!”

  刚才从欧阳浩泽的眼神当中,她分明看到了欧阳浩泽对文芊芊的喜欢,这种喜欢里面掺杂了太多其他的因素,这才让欧阳浩泽不敢去面对。

  文芊芊挤出一丝笑意,“没事,他不喜欢我,我也就不喜欢他了,说白了就好了,我也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女人。”

  “好!”宋千雅拍拍她的肩膀,知道她在强撑,却不说破,“我相信日后你一定会遇到更好的男子,护你一声,守你百岁无忧。”

  “那是自然!”文芊芊挤出一丝微笑,“对了宋姐姐,你这次找我来所谓何事?”

  “是关于文家和庆王联姻的事情,我想问问你的意见!”之前宋千雅笃定文芊芊不会嫁给沐子宸那个渣男,现在不同,人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她必须确保一些事情,才能为下一步做打算。

  “庆王就是一个小人,他都有侧妃了,还想娶我,真当我是一个牺牲品吗?”文芊芊说的义愤填膺,“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嫁给他。”

  酷{匠:q网j首《发I!

  “那你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这个……”文芊芊还真没认真想过,她顿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反正不会做出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来。”

  “既然如此,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

  “说服文太傅支持大皇子,只要大皇子登基,保证不会亏待文家,如何?”

  “啊?他啊?”文芊芊震惊的看着她,“我已经决定说服我爷爷和我父亲支持表哥了。”

  “沐青羽?”宋千雅看着她,“羽王爷是战神,手握重兵,想要登上皇位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他杀气太重,我担心日后文家会落得兔死狗烹的下场。”

  “宋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表哥,他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甚至为了你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你可以对他绝情,但你不能对他无情,我对你很失望!”文芊芊愤怒的看着她,“如果宋姐姐你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芊芊,你别忘了我是大皇子的正妻,你这样说,让外人听到,难免会落人口舌,这件事到此为止。”宋千雅幽幽道。

  “哼!”文芊芊冷哼一声,头也不会的离开这里。

  送欧阳浩泽到文芊芊,都有意无意的想要将宋千雅推向沐青羽,宋千雅心中对沐青羽没有任何印象,心中却对他充斥着好奇之心,将点墨叫到跟前,“你给我说说羽王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何从欧阳浩泽到你,都处处维护他,为他说好话?”

  “王妃,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吗?”点墨听到她这么问,神色十分震惊,见宋千雅点头这才道,“羽王爷对王妃一往情深,可以为王妃做任何事情,之前王妃还是很喜欢羽王爷的……”

  点墨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接近于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