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宋千雅看着她这个样子,尽管身体有些虚弱的,精神却好了很多,她将长命锁收起来,抱着孩子走出去。

  奶娘拦住她,“王妃,现在孩子还很虚弱,还是不要抱着随意走动吧?”

  “从我待产,到现在已经多久了?”

  “半个……半个月!”奶娘磕磕巴巴道,目光不时瞥向孩子,想要拦住宋千雅,神色又有些惊慌。

  “已经半个月了,孩子是时候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了。”她没有再理会奶娘,径直往前面而去。

  赵奶娘看了孙奶娘一眼,见宋千雅走远,凑过去,小声嘀咕道:“现在该怎么办?”

  “主子说要尽一切力量保住好小郡主,在他没回来之前,孩子不能去外面,以免遭遇不测,可是王妃……”孙奶娘低着头,后面的话他们二人都心知肚明。

  赵奶娘咬咬牙,“不行,就算拼着王妃责备,我也去劝说王妃,让她再等几日再将孩子抱出去。”

  “能行吗?”孙奶娘拉住她,“王妃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做的决定,谁能阻拦?”

  “不行也得行,主子好不容易托付我们半点事,连这点小事都办砸了,主子回来我们该如何交代?”赵奶娘不等她开口,朝宋千雅追过去,宋千雅淡淡的看着她,赵奶娘咬咬牙,“王妃,现在小郡主还太小,实在不能出去吹风,还请王妃三思。”

  “是小郡主不能吹风,还是你们另有目的?”宋千雅将盈脉交给安巧,“你先带着郡主去休息,我与奶娘有些话要说。”

  看着安巧要将孩子抱走,奶娘声音多了一份急切的,“王妃,万万不可啊。”

  宋千雅上下打量着她,“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吗?”

  “奴婢不知道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奶娘跪在她跟前,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落在地上,身体抖动,足以看出其心虚的成分。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宋千雅摇摇头,“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最初真是我瞎了眼,才会选择你们。”

  她越说,赵奶娘颤抖的越厉害,半天挤出一句,“奴婢做这一切真是为了王妃和小郡主,还请王妃明察。”

  “我自然会明察,不过在明察之前,我还是觉得有必须将你们这种不是真心忠于我的人清除掉,我身边不需要为别人效力之人。”

  孙奶娘也在这个时候赶到,恰好听到宋千雅这话,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宋千雅跟前,声音哽咽道:“求王妃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效忠王妃,如有异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宋千雅朝她看过去,当初她选中孙奶娘是因为这个人老实,在很多事情上都比较心细,更重要的是,她懂的如何去看人脸色行事,自作主张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出现在她身上,让人觉得此人非常可靠,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别人给她的假象,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将这两个人留在这边。

  她说怎么就那么巧,这两个人除了性格和她的要求之外,还格外的互补,在一起完全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刚开始宋千雅以为是巧合,毕竟她做的这些事都是暗中进行,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人算计了。

  “想要留在这未尝不可,但你们必须告诉我幕后主使是谁,只要你们的肯说,我可以酌情考虑让你们留下。”

  “这个……”他们二人对视一眼,孙奶娘小声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只知道他带着一个面具,说话的时候向来是背对着我们,至于其他的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还请王妃明鉴。”

  “是他?”宋千雅脑中立刻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徘徊了一会,“你们先起来吧。”

  看正版?)章节X上V!酷匠~}网d.

  “王妃不赶奴婢们走了吗?”赵奶娘眼中露出喜悦之色,“王妃放心,奴婢们一定照顾好小郡主。”

  “去吧!”宋千雅朝他们点点头,刚才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试探这两个人,现在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懒得再去管别的,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随后宋千雅安排好这里的一切,走出去,沐邵民在外面已经等候她许久,看到她出现,激动的走到她跟前,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因为激动,声音有些颤抖,“千雅,你没事吧?”

  “这段时间让你担忧了。”宋千雅看着他,露出勉强的笑意,“是个女儿,只是现在身体还有些弱,不能吹风,还请见谅。”

  “只要你们母子平安,其他所有的事情都不重要!”沐邵民将她抱在怀里,宋千雅想要将他推开,只听沐邵民道,“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

  宋千雅任由他抱着,半天才道:“现在形势怎么样?宋明珠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那些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你就不用管了。”沐邵民放开她,与她目光想对,“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照顾好咱们的女儿,知道吗?”

  “宋明珠诡计多端,我实在怕你应付不了,还有皇上,现在皇上那边可有动静?”宋千雅追问道。

  沐邵民摇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真是拿你没办法。”

  “说吧,你说出来,我心里有了底才能放心。”宋千雅挤出一丝笑意,“而且现在的形势不仅关系到东宫的生死存亡,也关系到相府和苏家的生死存亡,我又如何能够不担心。”

  “你还不相信我吗?”沐邵民瞪了她一眼,“既然我决定了夺嫡,那这个皇位就非我莫属,何况我得到消息,父皇在很久之前就拟好了传位诏书,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父皇最为中意的人还是我,只要找到传位诏书,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位了。”

  “你就那么确定皇上要立你为帝?”宋千雅看着他,“你如何得到的这个消息,有没有想过这个消息有可能是宋明珠刻意派人放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引你就范。”

  “是文家!”沐邵民目光凝重了一些,“你信不过我,难道也信不过文家?”

  文家一直以来,都在替皇家起草诏书,且清心寡欲,从来不参与朝堂争斗,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能保证文家千百年的基业,如果这个消息从文家传出来,可信度自然很高。

  宋千雅去过文家,她总觉得文家并不想传言中那么清廉,否则也不会同意与沐子宸联姻,这里面分明有猫腻,若文家真的选择支持沐子宸,就会自然而然的被沐子宸利用,那这个消息的可信度就不高了。

  沐邵民见她眉头紧皱,疑惑道:“难道你连文家都怀疑?”

  “必要的事情我可以怀疑一切潜在会给我带来危险的因素。”宋千雅目光变了变,“你派人将文芊芊请来,我有事找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