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上下打量着这个人,风月阁在江湖上的确有不小的势力,甚至已经达到号令武林的地步,可是在她的印象当中,似乎不曾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如果真是师父派来保护自己的,她也不可能会不知道。

  “现在师父不在我身边,你怎么说都可以。”宋千雅眉头皱起,“不过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我也希望在这件事完成之前,你能够暂且远离我。”

  “恕我不能答应!”

  “为何?”宋千雅有些恼怒,“难不成你留在我身边还有其他的目的?”

  “我说了是受人之托,不能不忠人之事,何况现在宋明珠的人对你和你的孩子虎视眈眈,仅凭你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为之抵抗,这一点相信你心里很清楚吧……”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宋千雅打断他,“就算如此,这也是我与宋明珠之间的事情,与你没有半点关系,咳咳……”

  她说着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脸色蜡黄,手绢上有血渍,来人见她这个样子,稍微上前一步,触碰到宋千雅犀利的神色,站在那有些踌躇,终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眼中更多的是无奈。

  宋千雅抬头,淡淡扫了他一眼,“还不走吗?”

  “阿雅……”来人吐出这两个字,意识到什么,马上闭嘴,转身离去,留给宋千雅一抹落寞的身影。

  宋千雅神色有些呆愣,这个称呼,这个语气她怎么会那么耳熟,不仅如此,就连那个人的身影,她都觉得眼熟,似乎这个人已经刻在了她的心底,让她挥之不去。

  那个人到底是谁?是谁?

  她脑中一片空白,但那个声音一直在她脑中盘旋不去,里面有快乐也有痛苦,但无论是什么,宋千雅都感觉十分不真切。

  安巧听到屋子里有声音传出来,急忙往这边而来,看到宋千雅呆愣的坐在那里,以为发生了什么走到她跟前,担忧道:“王妃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宋千雅回过神来,“给我倒杯水!”

  只要想起刚才那个戴面具的人,她整个人心底顿时空荡荡的,抱着杯子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水不停的晃动,安巧不安的看着她,这么多年,安巧第一次见她露出这样的神色,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也不敢贸然打扰她。

  安巧乖巧的站在宋千雅身边,大气不敢出,一直在那站着,之前她一直担心宋千雅对她不信任,现看到宋千雅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无助的一面,才彻底对宋千雅信服了,仿佛看到了很久之前的宋千雅的影子。

  许久,宋千雅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将杯子递还给安巧,“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王妃,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出来,我可以帮你一同分担。”安巧咬咬牙,吐出这句话。

  “我也不知道,梦似真似幻,连我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生活在梦幻之中,还是生活在现实里面。”她叹息一声,“或许是这几天我太累的缘故,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我就站在门口,王妃若有什么需要,直接喊奴婢就是。”

  “小郡主现在怎么样?”宋千雅随意道。

  “她现在很好,王妃尽管放心就是。”

  @酷jX匠网8@首发~@

  听到她这话,宋千雅的心这才放下,朝她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安巧站在门口,目光不停的往里面看,担心宋千雅会出事,却也不敢贸然打开门,就这样站着。

  宋千雅躺好,看着天花板,思绪混乱,慢慢有了睡意,逐渐睡过去。

  她这一觉睡的昏昏沉沉的,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一连几天她都是这个样子,她拿起镜子,看着里面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露出自嘲的笑容,最艰难的几天终于熬过去了,她终于能够收起紧绷的那根弦,不用再提心吊胆的生活。

  只是她发现生产之后几天,那个戴面具的人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算了她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那些事情,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将门打开,她躺了几天,安巧就在她门口瘦了几天,才几天时间,安巧的明显消瘦不少,眼睛周围有浓重的黑眼圈,她童心忽起,看着安巧道:“你要是再这样守着我,就会变成熊猫了。”

  安巧手抚摸上自己的眼角,笑容有些讪讪,“你怎么样了?可有感觉好些了?”

  “我已经没事了。”宋千雅笑着道,“倒是你,你要是把自己雷倒了,我可是要心疼的,所以你现在赶紧去睡觉,不然我可要发火。”

  “我马上就去!”安巧郑重其事的点头,继续道,“小郡主刚睡下,你要去看她吗?”

  “我自己去就行,你去休息吧!”宋千雅督促道,安巧本来想陪她一起去的,看到她态度坚决,只好乖乖去睡觉。

  几个奶妈正在小郡主身边照料,看到她进来急忙行礼,宋千雅拦住他们,“你们先下去吧,我自己就可以。”

  等这些人走了之后,宋千雅将孩子抱起来,露出孩子洁白的臂膀,传言西域圣女的后人肩膀后都有一个蝴蝶形的胎记,因为在后面,她自己自然看不到,她小心的将包裹孩子的襁褓往下退,果不其然,孩子的背上果然有一个小型的蝴蝶胎记,很小,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她将孩子放回去,上一世她连自己孩子是男是女都没有看清楚,这一世,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护好这个孩子,心中甚至觉得这个孩子有可能也是那个孩子转世而来。

  孩子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存在,睁开眼,咧着嘴露出无邪的笑容,她有些不相信这些的真实性,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这才小心的去触碰这个孩子,她动作很轻,生怕稍微一个不用力,伤害到这个孩子。

  孩子只是看着她笑,笑的她心头融化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生活会如此美好,只是她怎么都想不起孩子的父亲是谁,算了,她也懒得理会这些,只要孩子是她的,至于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并不在意。

  “孩子,你放心,娘一定会倾尽毕生的精力去保护你,让你健康快乐的长大,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她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又向是在对孩子说,孩子似乎能听懂一样,小手不断朝她伸过去,眼中露出一丝期待。

  她小心的将孩子抱起来,看到襁褓下面有一块布,里面包裹着一个长命锁,她将布打开,上面写着“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她看着孩子,幽幽道:“那你日后就叫情思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