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狠狠瞪了她一眼,“不许胡说,总把死啊死的放在嘴边,不被别人害死,也早晚让你自己将自己诅咒死。”

  点墨抓抓头,露出尴尬的神色,凑上去迫不及待道:“到底什么事?你快说,我都等不及了。”

  “你去一趟风月阁,将这个消息告诉师父,就说一切平安,让他勿挂念!”宋千雅的目光看向外面,“顺便替我去探望一下欧阳浩泽,看看他现在伤势怎么样了。”

  话罢,她将地图交给点墨,“你记住地图上的位置之后,就将其烧毁,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晓风月阁的位置,明白吗?”

  风月阁一向处于是非之外,这次叶千城为了她来到京城已经是破戒,她不想再因为自己,风月阁而有什么闪失,所以这件事她只能交给点墨去做,别人她都信不过。

  点墨离开之后,安巧这才走过去,神色有些不安,宋千雅知道她的想法,“想说什么就说,不必有所顾忌。”

  “王妃还是不信任我吗?”安巧低着头,有些束手无措,站在那,昔日炯炯有神的眼睛暗淡不少,脸色也多了些失落,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努力得到宋千雅的信任,纵然这次宋千雅怀孕生产,将所有的事情全部交给她,但她心里清楚,宋千雅让她做这些事情,实际上只是在试探自己,自己并没有多少主动权。

  宋千雅看着他颓废的样子,笑着道:“我没有不信任你,你和点墨的性格不同,所以分工不同,这次我派点墨去风月阁而留下你,因为你比点墨心细,谨慎,很多事情你可以处理的想当好,点墨不同,她太过于单纯,如果将她留下,在一些事情上我不放心。”

  话虽如此,安巧依旧低着头,没有说话,宋千雅知道她心思重,疑心也重,加上她特殊的身份,很多事情想的比较多也正常,所以一些事情她多说无益,只有需要安巧自己想明白才行。

  既然她决定了重用安巧,就要让安巧学会绝对的服从,而不是去质疑主人的做法,否则日后在很多事情上,自己都难以掌控。

  安巧声音很低,“我明白了!”

  “安巧!”宋千雅喊住她,“我想将小郡主交给你看管,别人我不放心。”

  “真的?”安巧目光再次充斥着光亮,“王妃的意思是……”

  s酷、Y匠网唯;一L正…版,◇其vd他都Q是b盗版

  “不错,你应该明白小郡主在我心中的地位,我现在身体虚弱,不能时时刻刻看着她,但是你不同,且你心思缜密,有自己的主意与能力,将小郡主交给你,我才能放心。”宋千雅朝她点点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是她一贯的做法。

  安巧的心绪一下子被调动上来,满脸的欣喜之色,“我马上就去!”

  宋千雅点点头,继续躺在床上,回忆生孩子时的细节,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认真部署,就连人都是她精心挑选,她相信没有一点错误,可是不知道为何,她还是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不仅是内心的感觉,更是记忆深处的憧憬,似乎那个人对于她有着非凡的意义,只是除了那种感觉,其他的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脑中除了问好就是问好,两世的记忆,她居然对那个人没有一点印象,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慢慢躺下,佯装熟睡,她知道只有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那个人才会出现,虽然她不知道那个人为何不愿与她相见,但是她内心却对那个人有着极度渴望,渴望他出现,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潜意识里希望那个人可以让她依靠。

  她瞪了许久那个人都没有出现,内心有些失望,就在她真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心跳猛然增加一个节拍,她眼睛动了动,没有睁开,因为她知道那个人马上就要来了,这次无论如何,她都要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容,她不想让自己活在不清不楚之中。

  那个人越靠近,她心跳就越快,她紧闭双眼,生怕一睁开,那个人就会再次消失在自己眼前一样,她必须寻找机会,想办法牵绊住那个人。

  不知过了过久,那个人才慢慢走近她,悄无声息的站在她身边,似乎怕打扰到她一般,如果不是心灵之间的感应,这种轻度,她根本就不会知道。

  她转过身去,背对着那个人,希望他这次能够在自己身边停留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忽然她感觉到那个人手上的温度,她猛然转身,抓住那个人的手,依旧没有睁开眼,幽幽道:“为何你每次都来去匆匆,不让我看到你的存在?”

  那个人的手稍微挣扎了一下,她继续道:“别动,我不会去看你是谁,只想与你说说话。”

  “我来照看你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一句话,宋千雅缓缓睁开,看到一张带着面具的脸庞,目光幽暗且平静,隔着面具宋千雅看不到他的面容和表情,但是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种熟悉的感觉,“我们之前是否相识?”

  “从未见过!”来人答道,“像我这种小人物怎么有资格结实王妃这样的达官贵人?”

  宋千雅脑中忽然闪现出一个场景,挣扎着坐起来,“看来阁下有些健忘呢,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认识我?”

  来人目光陡然动了一下,有些不明白宋千雅话里的意思,宋千雅笑着道:“当初在等草堂你救过我一次,难道你忘了?这种大恩大德,你能忘,我可不敢忘。”

  “我不记得了!”

  “你记不记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记得。”宋千雅放开他的手,“我留住你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老实回答。”

  “请说!”

  “你暗中保护我多久了?”见他沉默,宋千雅幽幽道,“这个对我很重要,希望你坦诚相告!”

  “多久了?我也不记得了,似乎很久了。”

  “你还是没说实话!”

  “不是我不说,而是我真的不记得了。”

  “你的眼睛骗不了我,如果你还想将这种关系继续下去,就老老实实回答我,否则就请你远离我,你现在能找到我,我也能让你永远找不到我,因为我不需要身边多一个来历不明之人,这种潜在的威胁我承担不起。”宋千雅目光中多了一份狠厉,“所以希望你慎重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就将你背后的人告诉我,我自己去问他也可以。”

  “是叶前辈让我保护你的。”来人话语中多了一份无奈,“你可以质疑我,难道你连叶前辈也要质疑吗?他可是你的恩师,你若不信,大可以去问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