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了,我与苏逸之间只有兄妹之情,难道这不算感情吗?”宋千雅反问道,“还是说在你眼中,只有儿女之情才算感情?”

  “你少在这跟我装傻子,就算你对苏逸只有兄妹之情,那他对你呢?你也敢这么保证吗?”凤清灵眼中流露出一抹震怒,“你不敢了吧?有些事你不说就以为没人知道了吗?难道你同意苏将军私底下向你提亲,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

  这件事只有苏家和宋千雅知晓,且皇上赐婚之后,这件事就仿佛被埋到了尘埃,再也没有人提及,她看着凤清灵,想知道她是从何处知道的这件事。

  见她不开口,凤清灵笑着道:“怎么?被我说中心事了?”

  酷匠网p首R,发5\

  “随便你怎么说,我问心无愧,如果今天你来只是为了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大可不必了,毕竟那些事情已经过去,多说无益。”宋千雅目光坦然,“我来的目的与大皇子相同,都是为了让你守住孩子的秘密,除了将孩子交给你,其他的条件,你随便提。”

  凤清灵平静的看着她,面色越发凝重,“除了孩子,你觉得你还有什么?”

  “我有的远比你想的更多,就看你怎么提了。”宋千雅神色没有多少变化,“当然你可以选择拒绝,然后将孩子的事情传播出去,但是我也想告诉你,如果羽王爷知道你与明珠贵妃联手的话,只怕你的处境也不会比我好不到哪去吧?”

  “你……你胡说什么?”凤清灵脸色有些尴尬,“我堂堂羽王妃,汝阳王府嫡女,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庶女联合,你未免太看得起她了?”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因为这些手段,包括你刚才的一举一动都与宋明珠有着极大的相似,若是说你们没有关系,只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宋千雅刚才是在框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露出了破绽,果然草包就是草包,装的再像,也经不起推敲。

  凤清灵清冷的神色有些松弛,话语缓和一些,“我是与宋明珠联合又能如何,只要能对付你,别说跟她联合,就算与魔鬼合作,我也无所畏惧。”

  “你就真那么恨我?”宋千雅幽幽道,“你不觉得你恨错认了吗?本质上我对你造不成任何威胁,尤其是我现在是大皇妃,这是铁定的事实,你总是追着我不放,好像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你认真想一想,我真的做过那些事情吗?还是说那些事情都是你臆想出来的?”

  凤清灵沉默下来,宋千雅继续道:“你与其将我当成假想敌,处心积虑的对付我,还不如想想如何能够得到自己心爱的人的注视,得到他的心,这样你才能有一个美好的将来,但如果你非要坚持你现在的道路,你只会让人更加厌恶,不仅是我们,还有你身边的其他朋友,没有人愿意与一个居心叵测之人交朋友。”

  听到这,凤清灵的脸色才真正发生了变化,看宋千雅的目光也与往有了很大的不同,目光闪烁,思考的同时充斥着矛盾,爱情让人盲目,加上她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想要明白这些并不是很容易,宋千雅也不着急,若凭几句话就能够将凤清灵拉到自己的阵营,那所有的后续工作都是值得的。

  沐邵民走到宋千雅跟前,言辞关切,“你没事吧?现在你身体虚弱,不合适出行,怎么就出来了呢?”

  “我放心不下你!”两个人情意融洽,你侬我侬,真如宋千雅所说,她嫁给沐邵民,就等于是认定了沐邵民,别人都与她无关。

  半天,凤清灵才低下头,“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得到羽哥哥的心?”

  “很简单,爱他所爱,想他所想,事事以他为先,并且改掉你刁蛮的任性的性格,这样的话,就算羽王爷一时半会不会爱上你,但他绝对会慢慢去接受你。”宋千雅难得在她面前如此有耐心,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沐邵民都不敢相信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凤清灵,竟然能被宋千雅几句话收服服服帖帖。

  凤清灵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或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至于那件事,我会替你保密,就是不知道别人会不会说。”

  她话里的别人指的自然是宋明珠。

  “多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宋千雅对她报以友好的微笑。

  凤清灵离开之后,宋千雅的神色才松弛下来,身体不断往下滑,明显能够感觉到肚子的变化,是要临盆的征兆。

  宋千雅抓住沐邵民,紧声道:“马上送我回东宫!”

  看着她面露痛苦之色,沐邵民担忧道:“你的身体不宜挪动,我还是去找产婆吧!”

  “不行,马上送我回东宫!”宋千雅重复了一遍,话语倔强,拉着沐邵民的手不断收紧,眉头紧皱,能够看出她此时到底承受怎样的痛苦。

  沐邵民一把将她抱起来,“你坚持住,我马上抱你回东宫!”

  宋千雅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一定地步,沐邵民担心马车的颠簸会加重她的痛楚,硬是抱着她走回了东宫,回去之后,沐邵民感觉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没有一点知觉。

  点墨将这架势,马上按照宋千雅的安排,将她送到云烟阁,将所有的人都阻挡在外,沐邵民心急如焚,几次想要进去都被点墨拦住,点墨跪在他面前,“王爷,这是王妃的命令,还请王爷不要为难奴婢。”

  沐邵民不停的往里面张望,什么都看不到,他看着点墨急切道:“你确定千雅在里面就可以吗?”

  “是!”点墨点点头,“王妃早就在很久之前在屋子里面准备好了一切,以防有人在这个时候动手脚,所以还请王爷耐心等待。”

  沐邵民听到这话觉得十分讽刺,觉得这话就是在说自己,毕竟只有自己与宋千雅走的最近,如果要对这个孩子动手脚,他也是嫌疑最大之人。

  在外面不仅看不到里面的场景,就连声音都听不到,沐邵民越等越心急,生怕宋千雅会出事,硬要闯进去,点墨拦都拦住,他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什么都没有,里面的东西似乎都没有动过一样,根本没有一点要生孩子的迹象。

  点墨跟在他身后唏嘘不已,心不停的在打鼓,沐邵民死死的盯着她,“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妃去哪了?”

  “这个……”点墨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沐邵民厉声喝道,“别以为你是千雅身边的贴身丫鬟我就不敢动你。”

  “奴婢真的不知道!”点墨慌了神,身体抖动如筛,低着头除了哭还是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