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宋千雅从睡梦中醒来,看到沐邵民趴在桌子上熟睡,拿起一件衣服披在他身上,沐邵民身体一动醒了过来,看到宋千雅眼中的关切,多少有些受宠若惊,低声道:“你醒了,昨天去厨房给你准备食物,回来你已经睡熟,就没好意思吵醒你。”

  “我知道!”宋千雅点点头,“你去床上睡一会吧,我去看看欧阳浩泽怎么样了。”

  “千雅!”沐邵民叫住她,沉吟了片刻,“叶前辈说你身体虚弱,需要调养,否则很容易滑胎,所以你还是……”

  “我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清楚。”沐邵民一向不喜欢宋千雅与欧阳浩泽走的太近,这一点宋千雅比谁都清楚,她临走时留下句话,“我与他只有朋友之情,你不用多想。”

  酷z匠“网正z版=首发

  我如何能不多想?

  沐邵民在心里幽幽道,他对宋千雅一往情深,甚至为了她可以牺牲一切,甚至改变自己的原则与初衷,饶是如此,依旧无法走进宋千雅的内心,加上宋千雅肚子里的孩子,他再次陷入挣扎之中。

  爱有时候会让一个人迷失自己,沐邵民也不例外。

  “宋千雅,你给我出来!”外面吵闹声打断了沐邵民的思绪,他朝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凤清灵站在门口,手不断挥动鞭子,后面跟了不少侍卫,大有拆了东宫的意思。

  沐邵民眉头皱起,曾经他对凤清灵这个表妹也算是宠爱,觉得她这个性子是心性使然,比一般大家闺秀要可爱,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厌烦,朝凤清灵走过去,上下打量着她,声音冷凝,“看你这架势,是要拆了我东宫不成?”

  凤清灵冷笑一声,“你这破东宫我还看不上,我今天不是来找事的,而是来找宋千雅的。”

  “内人这几天身体不适,不宜见客,弟妹还是改日再来吧!”

  “大皇兄,几天不见,脾气见长啊,以前一直听人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曾觉得有什么不对,今日见到大皇兄这架势,我才算是真的信了。”凤清灵绕着沐邵民走了一圈,“既然她身体不适,那有些话对大皇兄说也是一样,大皇兄可要做好心里准备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沐邵民冷眼看着她,“不过你说什么都对我没影响,我相信贱内不会做出任何对我不利的事情来。”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呢?”凤清灵凑到他耳边小声道,“难道你也不关心是谁的?亏我还以为觉得大皇兄是男子汉大丈夫呢,看来并非如此。”

  那个孩子一直是沐邵民心中伤疤,沐邵民眉毛轻微挑动,“那是我的孩子,难道你有什么疑义吗?”

  “大皇兄还真是对宋千雅爱之深呢,不过既然你说你的,我自然无法反驳。”凤清灵收起手中的鞭子,“不过我还是有必要提醒大皇兄一句,有些东西能随便认,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认,否则后悔的只能是你自己,我先走了,等有一天大皇兄想通了,想知道答案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我随时恭候大皇兄的大驾。”

  看着凤清灵意气风发的离开这,沐邵民眼前如同有一万只草泥马飞过,那个心情简直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孩子的父亲,沐邵民也曾派人去查过,可惜一无所获,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唯一的答案是曾经宋千雅与沐青羽走的很近,也仅是如此。

  难道她真的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沐邵民扪心自问,那个问号越来越大,他几次想要派人去拦住凤清灵,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与其通过别人知晓这件事,他更愿意听宋千雅亲口对他说,毕竟现在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改善,他相信自己总有走进宋千雅心里的一天。

  宋千雅来到厢房,叶千城见她来的这么早,关切道:“昨天你失血过多,怎么不好好休息?”

  “我放心不下他。”宋千雅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欧阳浩泽,“师父,他会有事吗?”

  “我已经按照古书记载,为他进行了续骨,至于能否成功还要看他的造化。”

  叶千城打量了她许久,几次欲言又止,宋千雅幽幽道:“师父,咱们二人还有什么好忌讳的,你有话不妨直说。”

  “你是西域圣女的后人,曾经有传言说得圣女得天下,你给大皇子解了他身体内的蛊毒,我担心这件事迟早会引起宋明珠的怀疑,一旦让她确定你的身份,你会很危险。”

  宋千雅笑了笑,“这个传言不是流传已久,我娘嫁给我爹,也没见我爹得到天下,可见传言不可信。”

  “并非如此!”叶千城极少露出担忧的神色,“你与你娘不同,你的命格诡异,俯仰天下、掌控天下之势,你懂为师的意思吗?”

  “师父的意思是我会成为一代女皇?”宋千雅接口道,叶千城不可否置。

  她为了保护身边的人,的确要掌控大局,但成为一代女皇这件事,她还从未想过,且她对权利也没有那么大的追求,对于她来说,只要身边的人平平安安,一切都不重要。

  何况,纵观历史,还从未有女人称帝,她觉得这个说法多少有些荒谬。

  叶千城知道她不信,继续道:“你命格本是凤命,但现在星象斗转,正在朝着帝王之星而去。”

  星象之说,占卜之术,宋千雅向来是不信的,幽幽道:“我只相信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上,至于其他的,我不会相信。”

  话虽如此,她万万想不到多年之后,这句话一语成谶。

  叶千城知道她的脾气,也不再多言,目光看向星空,宋千雅星迹除了诡异、变化莫测之外,还有虽死犹生的迹象,叶千城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星迹,因此看不出她前途的结果,因此他特没有再多说什么。

  宋千雅沉默半响,“我想求师父一件事。”

  “你说!”

  “我想让师父带欧阳浩泽回风月阁,只有那里才对安全。”宋千雅低声道,“否则欧阳浩泽留在东宫会十分危险。”

  “不行!”叶千城摇摇头,面色沉重不少,“你马上就要临盆,你身体极其虚弱,为师实在不放心将你一个人留在这,就算走,也要等到你临盆之后。”

  他没敢告诉宋千雅,一旦宋明珠确定了宋千雅的身份,必然不会明着对她动手,更有可能会的对这个孩子动手,因为孩子的血液与灵魂最为纯净,加上对西域巫蛊的传言,说用这种孩子炼制蛊虫,能够征服一切,宋明珠野心勃勃,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