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蹲在宋子玉面前,看着他闪烁的眼眸,轻声道:“你若真想过好自己的一生,就要努力成为强者,只有强者才有资格选择自己人生的道路。”

  “我现在正在让自己一点一点变的强大,正因如此,我才更不想进宫。”宋子玉保住宋千雅,“二姐,你就让我留在东宫吧,这样你与三姐之间就算矛盾激化,她也不会轻举妄动。”

  “现在不是我想不想留你,而是皇上已经下了圣旨,你必须入宫。”

  宋子玉的目光变的暗淡下来,用余光扫过四周,露出留恋的神色,“我什么时候入宫。”

  “马上!”

  “好!”宋子玉回答的毫不迟疑,躲不过就坦然接受,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在别人的安排中生活。

  看着宋子玉一步一步走出东宫,宋千雅的神色间露出一丝不忍,扭过脸去,神色间满是惆怅,他们之间的争斗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偏偏谁都逃不掉,尤其是宋子玉,还那么小,就需要承担那么本不属于他东西。

  沐邵民从外面进来,看到他这个样子,宽慰道:“子玉他性子宽厚,留在这迟早会激怒宋明珠成为你们争斗中的牺牲品,还不如让他离开,这样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说的这些宋千雅心里都明白,只是看到宋子玉这个样子,她总是会自然而然的想起曾经的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形势所迫,自己没有一点主动权,那些过往,只要想起来,宋千雅就会觉得胸口憋闷,虽然过去了那么久,想起来的时候,仿佛就在眼前。

  “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这些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没有人能够干涉。”宋千雅挤出一丝笑意,“你这次来找我所谓何事?”

  “不是我,是叶前辈请你过去一趟,说找你有要事相商。”

  “师父?”宋千雅顿了一下,“可是欧阳浩泽的病情加重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你还是先去看看吧!”叶千城在沐邵民眼中是神一样的存在,对他自来是言听计从,哪里敢问那么多。

  叶千城见宋千雅回来,面露难色,宋千雅急切道:“可是欧阳浩泽出事了?”

  “他手筋脚筋尽数被挑断,武功全无,现在全凭一口气吊着,想要救他难入上青天。”叶千城摇摇头,“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当真就没有什么办法救他了吗?”宋千雅声音略带哽咽,“求师父再想想办法吧!”

  “这次让你来,也正是想要与你商量这件事。”叶千城将宋千雅引到欧阳浩泽窗前,“你身体内留着西域圣女的血液,据说这种血液不仅能解百毒,还有起死回生之效,只是你现在身体虚弱,孩子也快要出身了,我担心你的身体经手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不过是一些血液,又不是要徒儿的性命,不要紧的。”宋千雅目光多了一份坚定,“徒儿要怎样做才能够救他。”

  “需要用你的血来做药引,这些也只是传言,是否成功还要看天意。”

  “如此,多谢师父!”宋千雅点点头,命人取来一个碗,将自己的血液一点一点滴落在里面,她身体本就虚脱,流了半碗血,头开始发晕,叶千城抱住她,就要为他止血,宋千雅摇摇头,“我还能撑得住!”

  叶千城哪管这些,他不能为了救欧阳浩泽而让宋千雅一尸两命,硬是为宋千雅包扎好伤口,命下人将她扶回房间休息。

  更新o◇最快¤上酷E《匠网)

  宋千雅回到房间,感觉天旋地转,躺在床上,隐约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努力想要睁开眼看清楚这个人,眼皮却越来越重,慢慢睡了过去。

  “阿雅,你怎么样?”睡梦中宋千雅听到这个声音,感觉很熟悉,却没有一点印象,手条件反射的抓住来人,想要张口说话,想要询问心中的疑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感受到那个人掌心的温度。

  忽然听到外面有声音,那双手急忙从他手中抽离出来,飘然离去,宋千雅心中多了一份失落,对那个人也更加好奇了一些。

  “王妃现在怎么样了?”耳边传来沐邵民急切的声音,不等丫鬟回答,沐邵民来到宋千雅跟前,看着他苍白如纸的脸色,继续道,“去请叶前辈!”

  沐邵民为宋千雅所做的一切宋千雅都看在眼里,她说不感动那都是假的,但也只是单纯的感动,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感觉,在确定了那个人不会来之后,宋千雅这才沉沉的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又感觉到了那个温度,强撑着睁开眼,看到一张完全陌生而熟稔的面容,心中有一种亲切感,看到她突然转醒,那个人神色多少有些惊慌,正要离去,被宋千雅抓住,宋千雅看着他这个样子,低声道:“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

  “你没事就好!”来人将手从她手中抽出来,纵身一跃,离开这里。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宋千雅满肚子的话在心里凝结成一抹愁绪,对那个陌生的人,充满留恋,那种感觉与她跟沐邵民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同。

  听闻她醒来,沐邵民急忙丢下手中的事情前来看她,见她正对着窗户发呆,走过去低声道:“你在想什么?叶前辈说你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养,我还是先扶你回去休息吧。”

  宋千雅不自觉的与沐邵民保持一定的距离,笑着道:“我没事,你去让厨房给我准备点吃的吧,我有些饿了。”

  沐邵民眼中露出一抹喜悦之色,“你等着,我马上就去!”

  看着他离开,宋千雅稍微松了口气,目光依旧痴痴的看向外面,内心生出一抹期待。

  沐邵民回来的时候,她又沉沉的睡下,沐邵民将粥放在桌子上,手划过宋千雅的脸庞,慢慢划到她的眉心,低声道:“到底有什么事,能够让你在睡梦中都眉头紧皱?你又何时才能对我敞开心扉呢?”

  之前这些东西他从来不敢奢求,但,人都是有贪婪之心的,近一步就想更近一步,欲望无穷无尽,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

  尤其是看到宋千雅凸起来的肚子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能够接受宋千雅的一切,但是这个孩子,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接受。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想杀了这个孩子,想着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选择了放弃。

  他知道现在维系他和宋千雅之间关系的也就是这个孩子,孩子在,宋千雅或许还能安静的留在他身边,一旦这个孩子不在了,他不敢想象依照宋千雅的性格会做出什么样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