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邵民被她逼到死角,这些他从来都没想过,现在猛然被宋千雅提及,一时间有些束手无措,低声道:“这件事到底关系重大,你可否容我考虑一段时间?”

  “自然可以,只是不知道你要考虑多久?”面对宋千雅的逼问,沐邵民束手无措的站在那不知该如何回复她,宋千雅叹了口气,“你慢慢考虑,如果你不同意,我可以再想别的办法。”

  “我同意就是!”沐邵民不愿看到她失落的样子,如果非要在她和皇上之间做一个选择,他愿意放弃皇上选择宋千雅,他顿了一下,“从小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这些年我身居的太子之位,却一直想要逃避这一切,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

  他话语中多了一份无力,身体靠在墙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显的十分颓废。宋千雅知道让他做出这个决定对于他来说是多么的困难,但,生在帝王家就是这么残酷,就算沐邵民愿意放弃皇位,愿意与其他皇子和平共处,那些人未必愿意放过他,尤其是沐子宸,宋千雅亲眼见到过他杀兄弑父,如果不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加心狠手辣,沐子宸当年根本就不可能登上帝位。

  有了前车之鉴,宋千雅再也不会去相信什么皇室亲情,她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皇后自从下了幽闭令之后,一直将自己关在未央宫,这样一来也为他省去了不少麻烦,现在听闻沐邵民醒来,并且来了皇宫,急忙派人请他们二人前往未央宫,若非她不能出宫,定然早就出来相迎了。

  现在的未央宫与冷宫无异,之前的辉煌不复存在,只剩下萧条,世态炎凉,一点都没错。

  走到门口宋千雅幽幽道:“正好你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去看看婉音。”

  “她……算了,等一切结束再说吧!”沐邵民将婉音从深山中带出来,本意是想给她最好的生活,没想到现在却是自身难保,他低声道,“婉音会死吗?”

  “不会!”宋千雅摇摇头,“她现在只是短暂性昏迷,等她想醒过来的时候自然会醒过来。”

  “那就好!”沐邵民的神色轻松不少,他又如何不知宋千雅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没有说破罢了,何况潜意识里,他也不想婉音参与到这种尔虞我诈当中来,他更不想婉音清澈的眸子变的浑浊。

  皇后看到他们进来,急忙走到沐邵民跟前,不停的用目光上下打量,强忍着不让泪水从眼中落下,沐邵民看着她这个样子,心中十分不忍,挤出一丝笑容,“这段时间让母后担心了。”

  “皇儿你没事就好!”皇后不停的点头,身体有些轻微的颤动,“别站着,进来坐。”

  沐邵民摇摇头,“我们还有事,不能在此久待,还请母后恕罪。”他顿了一下,“母后,皇儿已经准备夺嫡了,还请母后保重自己!”

  皇后稍微愣了一下,“你……你说什么?”

  这些年沐邵民身为太子,却十分厌恶朝堂上的尔虞我诈,因此对太子之位也十分厌恶,皇后也曾多次劝说他,让他以天下为重,可惜沐邵民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依然我来行我素,慢慢皇后也就习惯了他这个样子,现在猛然听到他要夺嫡,这个转变,让她如何不震惊?

  “皇儿准备夺嫡!”沐邵民又重复了一遍,“这段时间皇儿可能没时间常常来探望母后,还请母后珍重。”

  “好!好!好!”皇后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心中甚至欣慰,这才是她的好儿子,才是她一生的骄傲,手握住沐邵民的肩膀,“需要母后做什么尽管说,只要母后一定会尽最大努力为你完成。”

  “只要母后你好好保重自己,这就够了。”沐邵民犹豫了一下,继续道,“现在父皇已经完全被宋明珠所控制,母后千万不要与她发生冲突,否则会很麻烦。”

  皇后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放心,本宫知道该怎么做。”

  “如此,母后多保重!”沐邵民等人并未在未央宫多呆,临走前,沐邵民往里面看了一眼,眼中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走出长乐宫,宋千雅看着他满脸愁容的样子,低声道:“其实刚才在未央宫,你若向我开口让我医治婉音,我不会拒绝。”

  “不用了!”沐邵民摇摇头,神色间多了一份惆怅,半响才道,“一定要让我父皇死吗?”

  他到底还是狠不下这个心,别说皇上一直以来对他关爱有加,就算只是平常的父子关系,血浓于水,沐邵民也很难办出这样的事情来。

  宋千雅不喜欢他太过于感情用事,却偏偏欣赏他对感情的这份执拗,终究做出退步,“我尽量保证他的安全,并不能说一定。”

  这是她唯一能做出的承诺,至于结果还看皇上的造化。

  有宋千雅这句话,沐邵民也就放心了,嘴角轻微上扬,“多谢!”

  他们回去之后,皇上的圣旨很快下达,说让他们面壁思过一个月,实际上是将他们软禁在东宫,皇上这个决定再次让大臣对朝廷的格局有了新的看法,摇摆不定,尤其是宋成光回来之后,他们更是如此,将目光聚集在宋成光身上。

  每次大臣询问的时候,宋成光都会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让众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大家唯一能肯定的是宋成光绝对不会支持庆王,而大皇子现在这个情况,如果宋成光支持,他们也得掂量掂量,一时间朝堂之上,有一半大臣称病,想要以此躲过这场灾难。

  对于外界的一切,宋千雅并不在意,既然皇上要软禁他们,他们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暗中充斥自己的势力,同时也能够让敌对势力放松警惕,他们才能够找准时机各个击破。

  宋千雅来到厢房,宋子玉正在那练字,看到她进来,将最后一笔写完,低声道:“二姐是来杀我的吗?”

  p酷'{匠《网5永久*7免@费看X小说au

  “你为何会这么想?”宋千雅不解的看着他,“我为何要杀你?”

  “因为我姐重伤了你的朋友。”宋子玉将手中的笔放下,闭上眼,等待着命运的裁决,“动手吧!”

  “我不会杀你!”宋千雅走过去,像从前一样摸摸他的头,“我要送你去皇宫与宋明珠团聚,日后你要保护好自己。”

  宋子玉震惊的看着她,随后慢慢低下头,声音十分微弱,“我不想进宫,也不想按照三姐为我安排的轨迹生活,我只想过好自己的一生。”

  宋千雅知道他的性子,正因为他与宋明珠不同,宋千雅也才要送他入宫,不求日后宋子玉能够帮到自己,至少会尽力平衡自己与宋明珠之间的关系,这就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