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儿低着头一言不发,宋明珠将她扶起来,“本宫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本宫还是想提心你,有野心是好事,只是野心太大则会害人害己,本宫不想你变成第二个柳儿明白吗?”

  “奴婢明白!”锦儿战战兢兢的站起来,“娘娘奴婢……奴婢只是想为妹妹报仇,并不是贪恋权利。”

  锦儿的底细宋明珠心里都明白,包括锦儿对柳儿所做的一切宋明珠都心知肚明,她不说破是希望锦儿能够适可而止,没想到锦儿非但没有想要停止的意思,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这次她敲打锦儿也是希望锦儿能够收手,如果她还是一意孤行的话,宋明珠不介意让她变成第二个柳儿。

  东宫!

  欧阳浩泽被侍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只剩一口气吊着,面色蜡黄,全身瘫软,如同没有骨骼一般,别说站起来,能爬起来就算不错。

  宋千雅急忙走到他跟前,命令侍卫将他抬回去,她看着那些侍卫,一字一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侍卫都宋明珠一首训练出来的,只听命于宋明珠对宋千雅的质问置若罔闻,将宋明珠需要传达的话原原本本在宋千雅面前说了一遍,转身离去,连行礼都免了。

  “宋明珠!”宋千雅咬出这三个字,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邀请宋明珠入宫,否则这接下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沐邵民走到她身边轻声道:“这件事已经发生,与其在这动怒,还不如回去看看欧阳浩泽的伤势,想想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宋千雅眼中充满仇恨,沐邵民对她说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半响才道:“我们现在就进宫!”

  “你回去看看欧阳浩泽的伤势吗?”沐邵民知道宋千雅素来与欧阳浩泽交好,两个人关系密切到让沐邵民妒忌的地步,听到宋千雅这话,他多少有些震惊。

  “不用了,有师父在,他不会有事。”话罢,宋千雅跳上马车,今天的事,若宋明珠不给她个交代的话,她一定会让宋明珠死无葬身之地。

  沐邵民知道她的脾气,担心她出事,骑马追上去,跟在她马车的后面,如同护花使者一般,之前外界一直都在传他们二人夫妻关系不好,看到这一幕,都在心里猜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千雅一心扑在欧阳浩泽身上,宋明珠将其伤成那个样子,她拼着不要皇上这颗棋子,也要让宋明珠为此付出代价。

  她去的速度远比宋明珠预想的要快一些,看到她进来,宋明珠依旧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走出去相迎,“姐姐你可来了,妹妹可是恭候姐姐多时了。”

  “宋明珠贵妃可真是好手段,能够将人伤到那个地步,而给他留一口气,让其苟延残喘的活着,这种事情只怕也只有明珠贵妃能做出来吧。”

  面对她的质问,宋明珠佯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不懂!”

  “是真不懂还是在那装不懂?”宋千雅冷笑一声,“还是说贵妃娘娘贵人多忘事,连刚才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妹妹实在不懂姐姐的意思,还请姐姐明示。”宋明珠在态度上一再退让,宋千雅眉头轻微皱起,目光朝四周扫去,她清楚宋明珠的性格,如果不是有事,宋明珠定然不会是这个态度。

  果不其然,不一会皇上气势汹汹的从里面走出来,目光从宋千雅和沐邵民身上扫过,“你们二人好大的胆子,污蔑明珠贵妃也就算了,居然还咄咄逼人,难道连长幼尊卑都忘了吗?”

  “父皇!”沐邵民震惊的看着皇上,“父皇,你没事了?”

  “朕要是有事也就被你们气的。”皇上指着他们二人,“本来明珠向朕哭诉的时候,朕还不相信,你们实在是太令朕失望了。”

  “父皇……”

  “好了,别在说了!”皇上呵斥住他,“回东宫闭门思过一个月,还有马上将子玉送到皇宫来,否则别怪朕对你们不客气,咳咳……”

  皇上话还未说完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宋明珠先沐邵民一步,命人将皇上扶进内室,略带得意的看着他们二人,“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如果没有就马上按照皇上说的去办,本宫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宋明珠,你以为你赢了吗?就算你能控制皇上又如何,笑到最后的人才算是赢家!”宋千雅冷眼看着她,“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猖狂多久。”

  “猖狂多久本宫不知道,本宫唯一知道的是,现在本宫就很猖狂,不送!”宋明珠笑的有些邪魅,若非宋千雅现在不能使用武功,她一定上去抽宋明珠几个大嘴巴子,现在她只能忍,不然后患无穷。

  从长乐宫出来,宋千雅的脸色一直很难看,沐邵民看着她这个样子,几次欲言又止,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宋千雅幽幽道:“想说什么就说!”

  “现在父皇已经完全被宋明珠所控制,形式对我们十分不利。”

  “你有多想登上帝位?”

  “这个……”沐邵民迟疑了一下,“其实我并不想登基,只想纵情山水,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过为了你和母后,我愿意尽最大的努力登上皇位。”

  “包括杀了你父皇?”

  最/新:7章节¤D上…酷_)匠i网:

  “什么?”沐邵民震惊的看着她,“你疯了吗?竟然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我话里的意思你心里很清楚,依照现在咱们的处境来看,想要取胜只有这一个办法,那就是杀了皇上,断了宋明珠的后路,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胜算。”

  沐邵民与其他皇子不同,不是那种为了权利可以牺牲掉亲情的人,这一点宋千雅心里明白,可是她也必须要让沐邵民看清楚眼前的局势,妇人之仁最后只能是害人害己。

  沐邵民往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这样的话是从宋千雅嘴里说出来。

  宋千雅朝他逼近一步,“皇室的争斗不就是如此吗?你必须在你死我亡之间做出一个选择,只要你日后不后悔就行。”

  “那也没有必要杀了父皇啊?”沐邵民声音都在颤动,“你难道不知道刺杀皇上是大逆不道之罪吗?一旦传出去,就算我登上了皇位,也未必能坐稳天下。”

  “这个你不用担心,现在各位皇子都蠢蠢欲动,想要皇上死的大有人在,只要你同意,我们完全可以借刀杀人,没有必要亲自动手。”宋千雅目光中多了一份狠厉,等着他的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