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宫!

  宋明珠将桌子上的杯子狠狠摔在地上,宋千雅与她实力相当,另外有沐邵民和沐青羽从旁协助,势头大有超过她的架势,她好不容易拥有了现在的一切,绝对不能让宋千雅毁了。

  “来人,将欧阳浩泽给本宫带上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欧阳浩泽不是一心保护宋千雅吗?那她就废了欧阳浩泽的武功,这样就等于断了宋千雅的一条臂膀,同时也能在另一个方面震慑宋千雅,两全其美。

  宋明珠嘴角轻微上扬,眼中出现与之不同的狠厉。

  欧阳浩泽这几天在长乐宫被折磨的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肌肤,宋明珠对此很是满意,手轻轻抬起欧阳浩泽的头,欧阳浩泽目光深邃而倔强,就算一无所有,他也要保持那份属于自己的骄傲。

  对于他这个态度,宋明珠很是满意,点点头笑着道:“不愧是宋千雅身边的人,连神色都与她有三分想象。”

  “今天落到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便你,何必废话!”欧阳浩泽其实冷冷的盯着她,神色间多了一份从容,从他决定救皇上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生死有命,他不在乎。

  #酷匠网永久^免m费@看K小。`说

  宋明珠十分欣赏他的性子,“你的性子十分符合本宫的胃口,本宫才舍不得杀你呢。”

  “那你想怎样?”

  “不想怎样,只是想与你做个交易,当然你可以选择答应或者不答应。”

  “什么交易?”

  “本宫替你救皇上,你替本宫办三件事如何?”

  “什么样的事情,我不会替你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欧阳浩泽办事有自己的底线,他可以为了救皇上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但是他绝对不会为了救皇上而做出违背道德的事情。

  何况皇上宠幸宋明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其咎由自取,他这个时候还选择救皇上更多的是为了报恩,而不是将自己至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你的脾气本宫还能不知道,本宫又怎么舍得让你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呢?”宋明珠的手再次从他脸上划过,“就算你愿意,本宫也不会忍心。”

  欧阳浩泽别过脸去,“你还是离我远一点比较好,否则只会让我觉得恶心,万一吐你一身就不好了。”

  “哈哈……”宋明珠冷笑两声,“这个时候你还能肆无忌惮的开玩笑,真是越来越让本宫刮目相看了。”接着她也不再与欧阳浩泽废话,对侍卫道,“废了他的武功!”

  “啊……”瞬间长乐宫上下充斥着痛苦的吼叫生,欧阳浩泽硬挺着没有让自己晕过去,看着宋明珠笑着道:“你什么时候救皇上?”

  “现在!”宋明珠拍拍手,命侍卫将皇上带过来。

  皇上纵欲过度,身体消耗眼中,被侍卫带上来的时候神情恍惚,如同傻子一般,一点没有人昔日威严的样子。

  “皇上!”欧阳浩泽想要挣脱侍卫的束缚去检查皇上现在的情况,可惜他现在武功被废,身体软弱无力,连自己都估计不了,又如何能救的了皇上。

  听到他的声音,皇上缓缓抬起头,朝他看过去,端详了他半天,幽幽道:“你是谁?”

  一句话将欧阳浩泽直接打入到地狱,欧阳浩泽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这些话,继续道:“我是欧阳浩泽,你忘了吗?”

  “欧阳浩泽?”皇上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迟疑了一下继续摇头,“不认识!”

  “宋明珠,你对皇上做了什么?他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欧阳浩泽对宋明珠吼道,“皇上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宋明珠瞥了他一眼,“就凭你现在这副模样,你怎么不放过我?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欧阳浩泽死死的盯着她,“咱们之间不是有交易吗?你救他,只要你救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看着他急切的样子,宋明珠淡声道:“你诡计多端,本宫凭什么信你?”

  “就凭我欧阳浩泽的为人!”欧阳浩泽虽然给人一种不务正业的之感,却一言九鼎,江湖传言,得欧阳浩泽一诺,远比得百金更有价值,如此就能看出他的为人。

  宋明珠将一颗药丸塞到他的嘴里,对侍卫道:“放开他吧!”

  随即的宋明珠走到皇上跟前同样喂皇上服下药丸,皇上意识涣散,服下药丸之后,感觉整个人都好了不少,揉揉有些疼痛的额头对宋明珠道:“朕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全身如此难受?”

  “皇上前一段时间受到了惊吓,已经昏迷好几天了,感觉头疼是再正常不多的事情。”宋明珠走过去扶住他,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泪眼莹莹的看着他,“皇上,你可要替臣妾做主啊,这几天皇上你昏迷不醒,大皇子意图谋反,大皇妃更是趁着皇上昏迷之际,几次对臣妾施压,让臣妾谋害皇上,臣妾……”

  她泪如雨下,看的人十分心疼,皇上一向对她宠爱有加,已经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听她说的如此委屈,宽慰道:“你放心,朕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他们不是要谋反吗?朕就先拿下他们再说。”

  “皇上不可!”欧阳浩泽爬到皇上身边,“真正的奸佞之人是宋明珠,她挑拨离间,甚至与庆王勾结,现在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庆王的。”

  “滚开!”皇上一脚将欧阳浩泽踢开,“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那点小心思,朕只是不点破而已。”

  “来人,将欧阳浩泽送到大皇子府,并且告诉宋千雅,本宫答应她的事情已经办到,如果两个时辰之内她不将本宫的弟弟送到皇宫,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宋明珠接着道,随即看着皇上道,“皇上,大皇子挟持了臣妾的弟弟,为的就是要挟臣妾,除了大皇妃,皇后也参与的这件事,还请皇上明察。”

  皇上打了个哈欠,“这件事你看着处理,朕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

  “皇上……”

  不等宋明珠说话,皇上朝内堂而去,神色空洞,动作僵硬,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锦儿走到宋明珠跟前,小声道:“贵妃娘娘,皇上这个样子……”

  “今天所看到的一切都不可对外人提起知道吗?否则本宫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锦儿咬咬牙,“就算奴婢不说,欧阳公子也会说,不如让奴婢去皇上身边伺候吧,这样别人问起来,奴婢才有话语权。”

  宋明珠上下打量着她,这段时间她将锦儿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对锦儿的手段也很是满意,只是锦儿这个人太过于争权夺利,野心太大,未免就让人心不放心,她冷笑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以为在皇上身边伺候那么容易吗?你以为这样就能得到皇上的宠幸了?你这么想法未免也太天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