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天子一朝臣,否则一旦站错位置,有可能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没有人愿意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贸然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沐邵民感激的看着他,“如此就多谢宋丞相了。”

  “爹,你不是一直都在支持六皇子沐子宸吗?怎么忽然转移了风向,这似乎与你为人处事的风格不相符。”

  面对宋千雅话语中的嘲讽,宋成光并没有做过多解释,“此一时彼一时!”

  宋千雅懒得在与他浪费口舌,不是迫不得已,宋千雅一个字都不愿与宋成光说,她心里清楚,就算宋成光之前有一呼百应的能力,也代表现在他依然有这个能力,就算他还有这个能力,也并不说明他支持沐邵民就是真心真意。

  见惯了宋成光肮脏的嘴脸,宋千雅很难再相信他的为人,因为一个人无论怎么改变,他的内心都不会变。

  宋成光离开的时候,宋千雅主动提出去送他,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离开,沐邵民不解看着叶千城,“前辈,为何他们父女俩会有如此深的隔阂?”

  叶千城没有明着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道:“经历不同,所出现的态度也会不尽相同。”

  宋千雅与宋成光来到拐角处,她停住脚步,审视这宋成光,半天才道:“你不是我爹,你到底是谁?”

  宋成光看着她的目光十分柔和,没来由的说了句,“没想到你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你是不是很后悔让我活下来?以至于因为我,你的好女儿也死于非命?”

  “不,只要你活着,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宋成光抚摸上她的头,“你跟你娘的很像!”

  “你有什么资格提我娘,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薄情寡义,我娘就不会死!”这件事一直是宋千雅心中难以逾越的坎,无论眼前这个男人是否是宋成光,她都愿意相信他不是。

  “的确是我负了他!”宋成光对此供认不讳,他继续道,“这些年来我对不起你娘,同样对不起你,你放心,我日后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一点伤害。”

  亲切的话语,慈爱的眼神,与昔日的冷淡不同,宋千雅不知为何,内心有些贪恋这种感觉,但理智告诉她,无论如何都不要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否则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见宋千雅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宋成光继续道:“你是不是很像问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

  宋成光眉头轻微皱起,目光中多了一份憧憬与美好,缓缓道:“当年我辅佐皇上登基之后,就想游历天下,化解天朝与其他国家的纷争,国不可一日无相,为了能够顺利离开,我让我的同胞哥哥宋成辉代替我为相,自己悄然远游,在路上与你母亲相遇,并且相恋,我们回到天朝之后,我将这一切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宋成辉,他担心我会威胁到他的地位,将我囚禁起来,并以我的身份迎娶了你的母亲,后来的事情你应该明白了。”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是欧阳浩泽放我出来。”宋成光声音有些低沉,“我知道现在自己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但我相信金城所致金石为开,总有一天你会相信我的。”

  “那宋明珠?”

  “宋明珠的母亲是西域的亡国公主万青青,皇上灭掉西域就是为了得到她。”

  宋成光说的与宋千雅之前知道的并没有多少出处,宋千雅看着他睿智的目光,淡淡道:“等救出欧阳浩泽之后,我会向他问清楚的,你先回去吧!”

  宋成光知道宋千雅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也不逼她,来日方长,他相信总有一天宋千雅会接受他这个父亲。

  看着宋成光离去的身影,宋千雅陷入沉思当中,安巧见宋成光离开,这才走过去将衣服披在她身上,“天凉了,回屋的吧!”

  她的话打断了宋千雅的思绪,宋千雅看着她,沉默了片刻,“福王那边现在有什么消息?”

  “还没有!”安巧摇摇头,“不过那天看福王的意思,并不是很想救欧阳公子。”

  这一点不用她说,宋千雅自然也看的出,她犹豫了一下,“你再替我去一趟福王府,就说我再给他一天的时间,如果他还是救不出欧阳浩泽,我会暂停与他之间的交易。”

  安巧迟疑了一下,“王妃想向福王施压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不知是否可行。”

  “说出来听听!”

  “福王一向办事谨慎,无论成败都会为自己留退路,但若有人能够说动福王,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处境,看清楚宋明珠的心狠手辣,他就算不想动手,也得动手了。”

  “你也知道福王办事谨慎,从来不会让人抓住他任何把柄,想要击中他的内心,几乎是不可能。”

  “王妃若是相信我,我愿意去办这件事!”

  安巧跟在沐修远身边多年,加上她曾经倾心于沐修远,因此比别人更加了解沐修远为人处事,及心里的弱点,她主动请缨,宋千雅自然没有不答应的之理,点点头,“你小心为上。”

  这几天宋千雅一直在以各种方式试探安巧,安巧的表现也是尽如人意,现在她已经收敛了昔日的张扬,为人低调办事更是谨慎,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肯多言,他的改变令宋千雅很满意,同时宋千雅又觉得这样禁锢了她的性格,是好事的同时,有担心她的情绪找不到发泄口,总有一天会向上一世的宋明玉一样,一旦有机会发泄就会开始疯狂报复。

  顿了一下对安巧继续道:“我看着你的改变很欣慰,但我更希望你做最真实的自己,而不是将自己包裹起来,明白吗?”

  “我明白!”安巧走了几步,转头看着宋千雅郑重其事道,“如果一切都结束了,到时候我还能跟在你身边吗?”

  r|酷l匠r网_O永久4免√F费…)看‘小。1说》9

  “只要你愿意,可以一直留在我身边!”

  “多谢王妃!”安巧的笑容中多了一份释然,神色也轻松了不少,昔日浑浊的目光也越发清澈深邃,一眼望不到底。

  宋千雅报以同样的笑容,虽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但却觉得开心了不少,似乎空出来的那部分东西是她刻意去忘掉的一般,想不起来未必是一件坏事,只是她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又多了一份怅然若失。

  难道我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吗?

  否则我为何会想不起孩子的父亲是谁?

  她扪心自问,却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似乎那些东西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