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仿佛抓住了救星,“他好像是中了一种蛊毒,师父可有办法救他?”

  “为师可以尽力一试,成功与否,为师并不能保证!”

  “有师父出手,还有搞不定的事情?”宋千雅笑着道,“我现在就带师父过去。”

  沐邵民一直在昏迷,脸色却与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不是知道他中了蛊毒,人们必然会认为他只是睡着了。

  叶千城走到沐邵民跟前,观察他许久,话语沉重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给他下的这种蛊毒?”

  “宋明珠!”宋千雅吐出这个名字,“师父,他是否还有救?”

  叶千城摇摇头,“解这种蛊毒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下蛊之人为他解蛊;二是,找到西域圣女,她的血液能够解任何蛊毒。”

  宋千雅想起那些关于她母亲的传言,决定用自己的血试一试,正好也印证一下那些传言,自己身上流着西域圣女的血,日后就可以不用再害怕宋明珠的蛊毒,若不是,也就说明当年自己母亲死的蹊跷,必然是有人想要用那些传言,踩着自己母亲往上爬。

  她用力割开自己的动脉,将自己的血液喂入沐邵民嘴里,叶千城想要阻止,看到宋千雅冷凝的目光及她坚毅的神色,终究没有那么做,很多事是瞒不住的,既然早晚要知道,何必再阻止。

  沐邵民服用了宋千雅的血液,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肚子猛然肿胀起来,叶千城点住沐邵民的几处大穴,并用内里催动他体内的蛊毒,将其逼出来。

  &看….正Wg版章{S节5上、酷&√匠‘网C

  地上一大滩黑血里面有一些若隐若现的小虫在爬动,那些动了没多久,慢慢消散在空气之中。

  她早就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一直不愿去相信,看到这一幕,也由不得她不相信,她看着叶千城,低声询问道:“师父,你一直都知道我的身份对吗?”

  叶千城不可否置的点点头,“我从来不肯轻易收徒,更不会收女徒弟,当年你娘为了我让收你为徒,在我面前表明身份,并用自己血液灌溉了一大片鸢尾花,我见你娘心诚,这才破了例。”

  这些往事宋千雅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对苏玲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却对苏玲有着莫大的好奇心,对叶千城继续道:“那……我娘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你娘她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女人!”

  “那我跟我娘长的像吗?”

  叶千城不可否置的点点头,“你们长的很像!”

  他摸摸宋千雅的头,“你们不仅长的很相像,为人处世都很像,有时候我甚至能够在你身上看到你娘的影子。”

  提到苏玲,叶千城眼中出现了少有的柔情,宋千雅看着他这个样子,心中多有不忍,转移话题,略带调皮道:“如果我娘知道你把我养的这么好,九泉之下也会瞑目的。”

  叶千城只是笑,并没有接话,苏玲希望宋千雅能够过普通女孩子应该有的生活,可惜他能够护宋千雅周全,却没有办法改变宋千雅的命运。

  “咳咳……”床上传来的咳嗽声打断了他们二人的谈话,宋千雅心中一喜,急忙走到沐邵民跟前,轻声询问道:“你感觉怎么样了?”

  他们成亲之后,宋千雅一直对沐邵民十分冷淡,就算有要事相商,宋千雅的神色也是淡淡的,从未露出过如此关切的神色,沐邵民的内心传来一抹暖意,不自觉的握住她的手,“我没事!”

  “你昏迷了很多天,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呢!”宋千雅神色间充满担忧。

  面对她的转变,沐邵民在欣喜的同时多了一份疑惑,看着她许久才道:“在我昏迷这段时间,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宋明珠不仅囚禁了皇上,现在又抓了欧阳浩泽,为保母后的安全,我让母后下了幽闭的懿旨,现在朝廷上下动乱,昔日略显安静的势力再次开始涌动,相信过不了多久,宋明珠就会再次有所行动。”宋千雅三言两语就将现在的形势解释清楚。

  沐邵民垂下眼帘,神色坚定,“我想逼宫!”

  宋明珠看似掌控了大半个朝堂的力量,同时她也间接得罪了不少人,如果这个时候逼宫,必然会有很多人响应,只是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就会适得其反,她犹豫了一下,“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等你身体好了,再筹办这件事也来得及。”

  “千雅!”沐邵民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如果我逼宫成功,你愿意成为我的皇后吗?”

  宋千雅被他问的有些愣住,不解道:“我是你的妻子,自然是你的皇后,难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对!对!对!”沐邵民急忙点头,“那事不宜迟,我马上着手去办!”

  “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没事!”有了宋千雅的承诺,沐邵民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充满活力,恨不能马上将这件事办妥,立刻封宋千雅为后。

  看着他急切的样子,宋千雅笑着道:“就算你身体没事,现在朝堂上也有许多事宜,你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想联合众位大臣发动兵变,无疑是以卵击石,成功的几率十分渺茫。”

  “那你有什么办法?”沐邵民看着她,“你说,我全都听你的。”

  “加上我成功的几率是否就大了很多?”正说着,宋成光从外面进来,宋千雅对他印象一直停留在前世自己临死的那个的夜晚,尽管后来宋成光对她的态度发生了一个扭转,但她看到宋成光还是觉得很别扭,让她想要逃离。

  叶千城见他安然无事的站在那,露出疑惑的神色,“你怎么会在这?”

  宋成光微微一笑,“如果不炸死,如何能让宋明珠对我放松警惕,让我得以归来。”

  众人看他的目光各有不同,宋成光并不在乎这些,走到宋千雅跟前,眼中充满慈爱,“之前让你受苦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宋千雅往旁边挪了一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神色十分冷淡,吐出两个字,“不必!”

  宋成光心思叵测,上一世,宋千雅栽到他手上,就算现在他对宋千雅的态度转变,宋千雅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宋成光并不介意,对沐邵民道:“大皇子若信得过微臣,微臣可以帮大皇子联络文臣这边的人,虽不能说一呼百应,也定能与宋明珠相抗衡。”

  谁都知道宋成光的学生遍布朝堂,甚至大有以宋成光马首是瞻的意思,虽然这段时间各位皇子都在拉拢朝臣,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中立,将目光对准丞相府,毕竟宋成光为相多年,对朝堂上的局势,远比一般人看的更加透彻,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些人信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