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千城目光朝宋千雅射过去,见她脸色不对,急忙走过去将她胳膊抬起来为她把脉,发现她脉象十分混乱,肚子里的孩子勉强能保住,却十分危险,随时有流产的可能。

  他怒视着宋千雅,略带苛责道:“为师之前不是叮嘱过你,这段时间要静心修养,否则你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保不住,你怎么就是不听?”

  宋千雅挤出一抹调皮的笑意,“有师父在,不怕!”

  她从小就是这样,无论犯了什么样的错,都会调皮的掩盖过去,仿佛犯错的不是她,屡用不爽,这次又想蒙混过去,叶千城冷冷的看着她,“你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不要再用小时候那一套手段来对付为师,为师这次不会轻易饶过你的!”他转头对安巧道,“将青梅扶进去,我要马上为她施针!”

  安巧半刻都不敢耽误,扶着宋千雅往里面而去,宋千雅无奈的看着她,一步一个脚印,走的那叫一个费劲,刚才她一动,身体只是轻微的疼痛,现在她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天旋地转,仿佛随时都要晕过去一样。

  叶千城看着她这个样子,轻微叹了口气,走到屋子里,点住宋千雅几处大穴,迅速写好一个药方,对安巧道:“你马上按照这个药方去抓药!”

  话罢,他继续为宋千雅施针,宋千雅身体的力气全部抽离出来,她有气无力道:“师父,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难受?”

  “你站的时间太久,动了胎气,休息片刻就没事了!”

  宋千雅用余光从沐青羽脸上扫过,“我是不是与沐青羽血脉相连,因为他的病情猛然加重,所以才会波及到我身上对吗?”

  叶千城震惊的看着她,“你都知道了?”

  “对,我都知道了!”宋千雅点点头,“师父,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我封印的记忆又是什么?”

  “有些东西忘记也就忘记了,很多时候,忘记远比记得更幸福!”叶千城避开她质问的目光,“你现在不宜动气,还是坐下来安心调养吧!”

  “师父!”宋千雅态度强硬起来,直愣愣的跪在叶千城面前,“求师父解开封印,我有权利知道自己的过往!”

  “这……”叶千城神色多了一份迟疑,“并非师父不愿意让你想起那些东西,而是你那段记忆并非被我封印起来的,而是我将你救醒之后,你就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师父!”

  “青梅!”叶千城将她扶起来,“师父从小到大都没有骗过你,这次也一样,如果真是我封印了你的记忆,我一定会帮你解开,就算我有办法让你恢复记忆,我也会这么做,可是我现在真的是没办法!”

  宋千雅身上的戾气慢慢撒去,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两眼发直的看着屋顶,任凭叶千城怎么呼唤,她都没有半点反应。

  “羽哥哥,你来追我啊……”

  “羽哥哥,你快走……”

  “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不断在宋千雅脑中盘旋,她看不清那些画面,但那些话语,她却听的很清楚,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她内心充满温暖,就算在临死的那一刻,她都没有感觉到任何悲痛与被欺骗的悲伤,而是决绝,那是从容赴死的决绝。

  她拼命想要将那些片段柔和在一起,她越想柔和,那些片段消失的就越快,就连声音都渐渐远去,让她什么都抓不住。

  “青梅!”

  叶千城见冷水泼在她的脸上,宋千雅顿时清醒过来,身体僵硬的看向沐青羽,喃喃自语道:“他从来不曾伤害过我对不对?”

  说着慢慢走到沐青羽跟前,手从沐青羽的脸上划过,在梦中她看不清沐青羽少年时与她在一起的样子,那个时候她的心拼命想要靠近沐青羽,当她的手真能触碰到沐青羽的时候,又仿佛两个人之间相隔天涯海角一般。

  沐青羽感觉到她的存在,强行睁开眼,看到她泪眼婆娑的双眸,笑着道:“谁又欺负你了?”

  “谁又欺负你了,你这个爱哭鬼……”宋千雅脑中闪过一个相同的声音,声音冲充满宠溺与玩世不恭的味道,让人想要不自觉的靠近。

  她挤出一丝笑容,“还有谁,当然是你了。”

  沐青羽震惊的看着她,强撑着身体做起来,“你……你想起来了?”

  宋千雅摇摇头,“没有,只是觉得这句话应该这样接!”

  沐青羽的目光暗淡下去,神色间有些失落,“其实你这样已经很好了,那些记忆太过于痛苦,还是不要记起来为好!”

  “或许在你们看来,那些记忆对于我来说是痛苦的,我应该忘记,但我知道我渴望的是记起来,酸甜苦辣都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否则生命就是不完整的,我不希望自己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她直愣愣盯着沐青羽,“你就那么不愿意让我想起那些过往,想起那些与你相关的记忆吗?”

  “我不愿意!”沐青羽用四个字回绝了她,“何况你想起来又能怎么样?你早就已经不是昔日的青梅了,你现在是相府嫡女宋千雅,是大皇子的皇妃!”

  身份是他们之间最大的束缚,无论婚姻是因为什么,都已经成为不可更改的事实。

  这一刻宋千雅才感觉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一个错误,上一世她就错了,这一世,她又错了。

  看7“正版!%章T节h上酷:@匠;网%^

  宋千雅神色恢复如常,都说人不能与命争,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人想要得到什么,必然会失去相同的东西,这一刻她真的认命了,看来两世,她都不配得到爱情。

  她失魂落魄的走出去,身体有些轻微的颤动,叶千城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手动了动,终究没有阻止她。

  等她离开,沐青羽从床上起来,叶千城扶住他,“你的身体很虚弱,还是会床上躺着吧!”

  “我没事!”沐青羽摇摇头,“刚才多谢前辈没有告知她真相!”

  叶千城迟疑了一下,上下打量着沐青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永远忘不了宋千雅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躺在风月阁的那一幕,他一直以为宋千雅之所以会变成那个样子都是因为沐青羽,不然那个时候沐青羽不会不知所踪,因此他理所当然的以为是沐青羽抛弃了宋千雅,可是现在看着沐青羽为宋千雅所做的一切,他更愿意相信当初沐青羽是有苦衷的。

  沐青羽抬起头,天上的白云从他眼前飘过,昔日的一幕幕,不断在他眼前浮现,有美好,也有痛苦,痛苦的记忆可怕到让他每每想起都心生颤抖,又何况是宋千雅,虽然现在宋千雅恨他,但是他相信总有一天,宋千雅会明白他的苦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