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将她扶起来,“只要你对我忠心不二,日后福王若真败在我手上,我自然会留他一条性命,不仅如此,还会成全你们;但你若敢背叛我,别说是福王,你的小命也难保!”

  “我发誓,从今往后只效忠王妃一人,若有违誓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安巧举起手来发誓,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好不容易得到了宋千雅的信任,找到了人生的靠山,这座靠山再次倒塌,她就会再次陷入万劫不复之中,她再也不想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你不用发誓,如果誓言有用,就不会有那么多忘恩负义之人了。”宋千雅将她扶起来,“我看的是你的行动,希望日后你真不会让我失望!”

  安巧远比点墨更有头脑,办起事来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使用起来十分顺手,只是这样有能力的人,通常野心也非常大,想要控制起来,并不容易。

  说着,宋千雅听到屋顶有人走动的脚步声,她对安巧道:“你出去守着,我想一个人待会,记住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

  等安巧出去,宋千雅对着屋顶道:“既然来了,何必现身一见!”

  一个黑衣男子从屋顶落下,跪在宋千雅跟前,“参见宋小姐!”

  现在还能这样称呼宋千雅的只有一人,那就是沐青羽身边的阿萨!在阿萨心里,宋千雅应该取代凤清灵嫁给沐青羽才对,因此在他心里只要宋千雅没有嫁给沐青羽,就一直是宋家小姐。

  “你来找我所谓何事?”宋千雅只要想起沐青羽绝情的话语,心就开始一点一点的下沉,话语也多了几分狠厉。

  阿萨被她的目光所震慑住,跪在宋千雅面前,不知该如何开口。

  宋千雅见他这个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定然是为了沐青羽,冷冷道:“如果你是来让我去探望你家主子的,就不必开口了,我是不会去的。”

  “宋小姐!”阿萨咬咬牙,“我家王爷昏迷这几天一直呼唤着你的名字,如果您不去见他的话,日后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什么?”宋千雅反问道,阿萨智力低语常人,且不善于表达,听她这么问,一时间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宋千雅继续道,“他虽然病的很重,只要我活着,他就死不了!”

  “这……这是为什么?”阿萨眼中满是不解,“可是叶前辈说王爷最多再能撑三个月。”

  “哪个叶前辈?”宋千雅急声道。

  “就是叶千城,叶前辈啊!”

  是师父!

  宋千雅在心里道,可是上次她给沐青羽把脉的时候,分明发现他们二人血脉相连,一个人活着就等于是两个人活着,但她也相信师父的医术,心中有些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阿萨道:“你可知我师父现在所在何处?”

  “就在羽王府上!”阿萨脸上露出喜悦,“宋小姐要随属下回去看望的王爷吗?”

  “不,我要去见师父!”宋千雅的话让阿萨脸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散掉。

  阿萨有些不喜欢宋千雅绝情决意,冷冷道:“宋小姐是自己去羽王府,还是随属下一同回去?”

  “随后我会自己去羽王府,你先回去吧!”

  阿萨本来脑子就不是很好使,一时间有些不明白宋千雅到底是什么意思,抓抓头,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她,“宋小姐就算去看望叶前辈,顺便还是去看看王爷的好,不然等王爷死了,你真的会后悔莫及。”

  “我知道了!”宋千雅白了他一眼,阿萨被她的眼神吓到,迅速消失在她眼前。

  宋千雅手扶在桌子上,身体不停的颤抖,脑中满是沐青羽的身影,她知道自己可以骗的了所有人,唯独骗不了自己,就算沐青羽伤她,负她,她潜意识里还是会选择义无反顾的相信沐青羽,相信之前那段感情是真的。

  她露出一丝苦笑,没想到自己两世为人,竟然还是逃不过情网,一样的错误,要犯两次。她坐在桌子旁边,调整自己的心绪,就算去看沐青羽,她也绝对不能在沐青羽面前表露出半点情意,她可以输,但她不会认输。

  许久她的心才稍微平静下来,内心只有一个声音,就是去看沐青羽,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站起身走出去,安巧见她脸色有些不对,急切道:“王妃,你这是怎么了?需不需要我替你去请大夫?”

  “扶我去羽王府!”宋千雅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每说出一个字,仿佛都要用尽她毕生的精力一般。

  安巧看着她柔弱的样子,忍不住劝道:“羽王府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你现在虚弱成这样,万一动了胎气,可怎么办?”

  宋千雅抓着她的手不断收紧,“我再说一遍,扶我去羽王府!”

  安巧见她动气,不敢再劝,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连说三个“好”字,扶着她慢慢朝羽王府而去。

  凤清灵看到宋千雅前来,拦住她的去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就敢瞎闯?”

  宋千雅冷冷看了她一眼,“我今天无意与你争吵,你最好给我让开,否则大家都难堪!”

  凤清灵两次败在宋千雅手上,心中对宋千雅到底有些抵触,被她的气势做震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语气有些虚,“你要知道这是羽王府,你若是敢撒野……”

  宋千雅不等她说完,将她推开,从她身边走过去,来到华星阁,她看到叶千城正在为沐青羽诊治,脸上不断有汗珠落下,可见的扎针之凶险。

  她本来还不信阿萨的话,看到这一幕,不信也信了,她站在门口,不敢轻易打扰,安巧的手被她握着,能够感觉到宋千雅的手心不断冒冷汗。

  安巧之前也听人说起过宋千雅与沐青羽之间的事情,但宋千雅对沐青羽一直不冷不热,今日见她这反应,才明白沐青羽在宋千雅心中地位。

  安巧担心的看着她,生怕她会出事,可宋千雅就一动不动的在那站着,就连呼吸都轻了几分,看到宋千雅这个样子,安巧心中多少有些感伤。

  原来一个人,无论她是什么出身,什么境地,都想有朝一日得遇良人白首不相离,就算那个人再强大,也终究逃不过爱情的包围圈。

  酷)匠$网d正版首y\发

  叶千城为沐青羽扎针扎了将尽三个时辰,宋千雅就这样注视了他们三个时辰,等叶千城手工,宋千雅有孕在身,不能长时间久站,这次站立这么长时间,等她的回过神来的时候,腿因为站立时间过长有些发肿,稍微一动,就十分疼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