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拿捏准了她要救沐邵民的心,笑着道:“儿臣希望母后下旨自闭未央宫!”

  z:酷UV匠f网g…永久3免*费看、小U说

  “为何?”皇后不解的看着她,“就算自闭总要给人一个可信的理由吧?”

  “不需要,因为你若这样做,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缘由,知道你定然是被宋明珠逼迫至此,到时候定然会向宋明珠施压,让她对你做出让步!”

  皇后听了宋千雅的话,陷入沉思之中,她心里明白宋千雅这么说的用意,但是现在宋明珠掌控了大半个朝政,并与庆王勾结,势头无二,就算她现在对外下了幽闭的旨意,外面也未必会向着她说话。

  见皇后沉默下来,宋千雅继续道:“难道母后信不过儿臣?”

  “不是信不过你,而是这件事太过于冒险,万一弄巧成拙,未央宫就成冷宫了!”皇后心有余悸,“本宫现在是皇儿唯一的希望,本宫出事,皇儿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她知道宋千雅医术高超,能够救沐邵民,但在很多事上,她给不了宋千雅足够的信任,其他的事情她还可以考虑,唯独这件事触及到了她的底线,一旦失败,不仅是她,她背后的家族也会受到牵连。

  宋千雅笑着道:“母后若是这么做,我们还有赢的希望,若不这么样做,我们就肯定是输。”

  “你希望皇儿夺得皇位?”皇后疑惑的看着她,“只怕之前你不是这么想的吧?”

  “儿臣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大皇子得到皇位,儿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这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位置,儿臣自然也不例外。”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皇后一直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心存疑惑,在没有弄清楚这件事之前,她不会轻易相信宋千雅说的任何话。

  “母后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儿臣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大皇子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否则大皇子也不会娶儿臣进门,处处维护儿臣,没有男人能够接受不贞的女人,更何况是大皇子。”

  皇后看着她这个样子,纵然还是不太相信她的说的话,去也找不出破绽,她永远忘不了沐邵民为了维护宋千雅及她肚子里的孩子,生死不顾的场景,如果那个孩子不是沐邵民的,皇后相信沐邵民也做不出这样的举动。

  见皇后神色动摇,宋千雅神色镇定道:“儿臣想母后保证,一定会尽自己的最大的力量协助大皇子登基为帝,如果大皇子有什么事,儿臣都愿意与他生死与共!”

  “好孩子!”皇后再次被她打动,“既然如此,本宫就再相信你一次。”

  宋千雅脸上的神色松弛下来,朝皇后行了个大礼,“多谢母后的信任,儿臣一定不会让母后失望的。”

  从未央宫出来,宋千雅迟疑了一下,终究咬咬牙,没有再拐到长乐宫,宋明珠一向要求平等交易,如果没有救出欧阳浩泽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资格与宋明珠谈交易。

  醉仙楼!

  沐修远早就等候宋千雅良久,见她神色略显苍白,笑着道:“看来你这段时间过的并不好!”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宋千雅在他跟前坐下,“我这次约福王出来不是为了叙旧,而是有件事想请福王帮忙,不知福王是否愿意?”

  “但说无妨,只是我现在的处境相信你心里也清楚,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并不能保证一定能完成!”

  宋千雅笑了笑,“福王纵然身居王府,但耳目遍布整个京城,就连我身边都不例外,还会有福王办不成的事吗?”

  沐修远报以同样的笑容,“大嫂还真是抬举我,若我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只怕早已黄袍加身了,也不会被逼的连门都不敢出!”

  “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难道福王也想做一个伪君子吗?”

  “大嫂还是直接说事吧!”想要在宋千雅面前呈口舌之快基本上是不可能,沐修远自然没有那么傻,自己找虐,直接回到正题上,“难道你有事需要我帮忙,我可是充满期待!”

  “帮我救一个人!”

  “谁?”

  “欧阳浩泽的!”

  宋千雅吐出这个名字之后,看到沐修远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目光轻微有些下垂的,“并非我不想帮你,但他是七弟的人,你找我还不如找七弟合适。”

  话外之意也是想试试宋千雅与沐青羽的感情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宋千雅冷笑一声,“福王这是什么意思?既然福王不肯帮,就当我没说,咱们之间的合作也到此为止!”

  “慢着!”沐修远拦住她,“我没有说不帮,只是欧阳浩泽这个人一向心高气傲,那是眼睛朝天看的主,就算我愿意对他施以援手救他,他也未必肯跟我走!”

  “如果福王能够救他出来,我可以帮你得到庆王手上的势力,如何?”

  这个条件对于沐修远来说的确很具有诱惑力,他向来不做赔本的买卖,笑着道:“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等福王的好消息!”宋千雅一副期待的神色,“相信福王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沐修远只是笑并不接口,宋明珠是一个烫手山芋,他在没有决定与宋明珠为敌之前,想要让宋明珠心甘情愿的交出欧阳浩泽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结果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做任何保证。

  看着他离开,宋千雅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果然沐修远远比她想的更加谨慎,万事都会为自己留一条退路,这也是上一世沐子宸为何对那么多人下手,唯独留着沐修远的原因,在沐修远身上根本就找不到任何错处。

  做人能够谨慎到这个地步,只怕也没有人能够比的过了。

  安巧走到宋千雅跟前,小声道:“福王似乎并不想救欧阳公子。”

  “他不是不想救,而是不想与宋明珠为敌,现在与宋明珠为敌,就等于是与半个朝廷为敌,他一向办事谨慎,在没有十分的把握之前,他绝对不会将自己推出来!”宋千雅目光深邃下来,“他是心机的最深之人,同时也是最好对付之人!”

  “王妃!”安巧猛然在她面前跪下,“如果日后王妃真与福王为敌,若福王败在王妃手上,王妃可否放他一条生路?”

  “你对福王用情很深嘛!”宋千雅略带打趣的看着她,安巧脸刷一下子红润起来,低着头没有再言语。

  她心里清楚,自己与沐修远之间的差距,曾经对她来说,呆在沐修远身边就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可是现在对于她来说,只要看到沐修远安然无恙,她也就知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