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芊芊知道阿萨的脾气,挡在宋千雅跟前,瞪了他一眼,“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表小姐,王爷吩咐过,绝对不能让陌生人接近他,还请表小姐恕属下不能从命!”阿萨重新回到沐青羽窗前,目光一直在宋千雅身上打量。

  文芊芊的手朝他脑袋上狠狠拍下去,“你是不是傻?你可知道她是什么人?你就敢说出这样的话,如果让表哥醒来知道你这样做,一定会气疯的。”

  阿萨直接给文芊芊跪下,“既然如此,还请表小姐告知属下,此人是谁,属下才好让她靠近王爷!”

  文芊芊真心被他气的没了脾气,神色有些暴虐,气的手一直在阿萨身上拍打,阿萨是练武之人,完全不将文芊芊的击打放在心上,跪在那,就是不让开,最后文芊芊实在没有力气了,朝宋千雅投去的求助的目光。

  对于忠心护主之人,宋千雅一向厌恶不起来,走到阿萨面前笑着道:“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但你也要答应我,绝对不说出去,否则羽王爷性命堪忧,明白吗?”

  阿萨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姑娘请说,如果属下敢向外透露一个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我是宋千雅,相府嫡女!”

  阿萨吃惊的看着她,摇摇头,“属下见过宋姑娘,并非姑娘这个样子!”

  文芊芊对着他又是一拳,“你难道不知道有易容术吗?她要是原来那个样子,你觉得你们的羽王妃会让她进来吗?”

  W酷匠网P唯…y一正版。,%n其R他t。都@是&P盗…版

  阿萨深觉她说的有道理,内心虽然对宋千雅还是心存疑惑,却也没有再为难他们,走出去。

  文芊芊对宋千雅道:“时间有限,你好好把握!”

  他们来的时候得罪了凤清灵,同时也在某些方面震慑住了她,但凤清灵这个人生性多疑,加上为人彪悍,如果她真闯进来,谁都说不好会发生什么事。

  他们都离开之后,宋千雅走到沐青羽跟前,看着他憔悴的面容,忍不住落下泪来,她从来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一样,希望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守在沐青羽身边,帮他度过难关,一生不离不弃。

  她的手悬在半空,半天不敢落下,生怕真如文芊芊所说,沐青羽命不久矣。

  沐青羽感受到她的存在,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见她泪眼莹莹的样子,挤出一丝笑容,“谁惹你不开心了?”

  见他突然醒过来,宋千雅一时间有些束手无措,知道刚才自己伤心那一幕一定被他看了去,低着头,“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我身体没事,是不是文芊芊跟你说了什么?”知道他身体抱恙的只有文芊芊一人,也只有文芊芊会对宋千雅说这些事情,他继续道,“只是一些小伤,养养就没事了。”

  宋千雅手的正要附着在他脉搏上为他把脉,他条件反射的躲开,“大夫说我的身体不宜与人接触,你还是不要碰的好。”

  “如果今天我非要为你把脉呢?”宋千雅一把拽过他的胳膊,沐青羽的身体被病痛折磨的骨瘦如柴,身体虚弱到一定地步,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宋千雅为自己把脉。

  他脉象混乱,身体已经到了虚空的地步,除此之外,宋千雅还发现他体内似乎与自己的身体有一股相似的气息,以至于他们二人的心跳都是一个频率,换个说法也就是虽然沐青羽身体虚弱,但只要她还活着,沐青羽就不会死。

  怎么会这样?

  宋千雅眉头皱起,以为自己切错脉了,又将手附着在自己的胳膊上,两种脉象一模一样,她盯着沐青羽许久,“之前咱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想起问这些了?”沐青羽的神色略微有些震惊,“不过是许久之前的事情来,我也记不清了!”

  宋千雅觉察出他神色有异,又想起苏逸的话,追问道:“你现在对我这么好,是否是为了补偿当初对我的亏欠?”

  “你……你都知道了?”

  “是还是不是?”宋千雅目光狠厉下来,“你只需回答我就是!”

  “是!”沐青羽以为她想起了之前的事情,继续道,“当初的确是我连累了你,如果不是我,很多事都不会发生,你更不会遇见那么危险的事情,一切都是我的错!”

  宋千雅的身体往后退了几步,强行令自己稳定住心神,“也就是说你对我的感情也就假的,你之所以对我好,也都是因为内心的愧疚?”

  沐青羽用沉默代替了回答,宋千雅嘴角轻微上扬,露出一丝冷笑,上一世她识人不明被沐子宸欺骗,这一世她依旧没有多少长进依旧在情字上狠狠栽了个跟头,继续被人欺骗,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两世为人,是一个笑话!

  她刻意与沐青羽保持开距离,“那我们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这个……”沐青羽想起当初他为宋千雅服下断肠草叶千城说的话,之前他们血脉相通,后来宋千雅怀孕之后,彼此之间的牵绊越来越弱,加上他现在身体已经到了极限,随时可能暴毙,继续道,“当初我为了活命,骗你服下了断肠草,与我血脉相连,你怀孕之后,这种关联就不复存在了。”

  “原来你保护我仅仅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宋千雅的笑容中多了一份清冷,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原来,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被沐青羽放在心上,呵呵,真是可笑,亏她还想帮沐青羽夺取皇位,如今想来,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她强忍着泪水,一步一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背对着沐青羽道:“从今往后咱们互不相欠,若你真觉得欠了我的,就协助大皇子登上皇位!”

  沐青羽看到她这个样子,心中很是难受,只是他心里更清楚,长痛不如短痛,他们之间的缘分已经走到头了,慢慢双眼有些模糊,伸手一摸,全是泪水。

  是啊,这个女人,他怎么会不爱,他甚至可以说爱到了骨子里,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如果不是为了宋千雅,他也不会回京城,陷入夺嫡的漩涡之中,如果宋千雅不是走的太过决绝,回头看一眼的话,就会发现沐青羽眼中那发自内心的情意,没有半点虚假。

  文芊芊在外面与阿萨聊天,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回过头去,见宋千雅颓废的从里面走出来,急忙道:“表哥他怎么样了?还有没有救?”

  阿萨虽然一直在与文芊芊聊天,心一直在沐青羽身上,此时顾不得其他,往屋子里冲去,见沐青羽完好无损的坐在床上,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关切道:“王爷,你可好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