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逸看着她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她到底发生过什么,想要找些话出来安慰她,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见他一副傻愣愣的神色,凤清灵不知为何觉得心里很温暖,自从她嫁给沐青羽之后,一直被冷落,就连撒个娇有时候都会被沐青羽嫌弃,他们结婚这么久,沐青羽甚至没有真正碰过她,想到这些心里很难过,这也是她为何一直在找宋千雅麻烦的原因,这段时间她一直享受各方面的指责,今天第一次有人耐心对她说对错。

  若是之前,她的确很生气,现在她却很想交苏逸这个朋友,这样她在京城也不会再是孤苦无依的一个人了。

  “其实你是个好女孩!”苏逸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凤清灵摇摇头,“如果真是好女孩,怎么会被各种人嫌弃,被人讨厌?”

  苏逸连连摆手,“你一点都不令人讨厌,反而还有些可爱,只是有些霸道而已。”

  凤清灵看看时间转移话题,“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日后我们还能再见吗?”

  “当然可以,你若有需要我帮忙的可以随时来苏家找我,如果你不方便也可以派个人来给我送个信,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帮你办到!”

  “你说的,可别反悔!”凤清灵留下一连串银铃般的小声,转身而去。

  发生的这一切对于苏逸来说,就仿佛是一场梦,直到凤清灵不见了身影他才反应过来,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确定不是梦之后,才不有些懊恼自己跟凤清灵聊了那么久,竟然没有来得及问凤清灵的姓名。

  凤清灵走到拐角处暗中观察苏逸的神色,确定他真的没有撒谎之后,这才真正开心的离去。

  东宫!

  宋千雅接到消息,文太傅已经答应了沐子宸的求婚,决定将文芊芊嫁给沐子宸,如今大皇子昏迷不醒,已经有不少大臣投靠沐子宸,再加上文家的支持,沐子宸就是如虎添翼,虽然还未登上帝位,也与皇帝的宝座只有一步之遥。

  不行,她一定得阻止文芊芊嫁给沐子宸,绝对不允许文芊芊步自己的后尘。

  她刚眯眼,准备小睡一会,就看到欧阳浩泽已经站在门口,等着她给出营救皇上的计划。

  欧阳浩泽看看时间也知道自己来早了,有些不好意思道:“要不你再睡会,五更天我再叫你。”

  宋千雅瞥了他一眼,自己在这睡觉,欧阳浩泽在一旁看着她能睡着才怪,加上她能理解欧阳浩泽归心似箭的心情,不悦道:“有那么几次,我真想杀了你!”

  “我可是你最得力的保镖,你要是杀了我,可是会后悔终生的。”欧阳浩泽戏虐道,随后脸色严肃起来,“你还是告诉我如何营救皇上吧,不然我等的心里难受,你也睡不舒服!”

  宋千雅将之前的地图拿出来,指着一条空巷道,“你扮成黑衣人入宫,在冷宫找到皇上之后,带着他从这个巷子离开,这里一向是被封着的,不仔细看,是不会被发现的。”

  欧阳浩泽看了那条巷子许久,才缓缓开口,“你可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埋葬前朝皇妃尸体的地方!”

  “那里可是禁地,在那走,被发现可比夜闯皇宫要严重的多。”欧阳浩泽心有余悸道,“难道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吗?”

  “既然是禁地,就不会有人,没有人才最安全,别忘了你背着的是皇上,只要皇上在,谁敢找你的麻烦?”

  “话虽如此,可是……”

  欧阳浩泽不是畏首畏尾的人,见他如此,宋千雅好奇道:“你到底在忌讳什么?”

  “我……”欧阳浩泽叹了口气,“算了,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酷_1匠网首_发v

  宋千雅觉察出欧阳浩泽脸上的不对劲,担心他太过于自负,未必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对点墨道:“你派人去一趟羽王府,就说欧阳公子去了皇宫!”

  “就这一句吗?”点墨犹豫了一下,“用我亲自去一趟吗?”

  “不用,羽王爷聪明绝顶,一句话他就足以知道该如何去做。”宋千雅嘱咐完,头又开始疼了。

  刚开始重生,她只是睡不好,怀孕之后,只要她不在子时之前入睡,就再也睡不下,然后就开始头疼,她揉揉有些疼痛的头,躺在床上,想着这些事情,除了皇上,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文芊芊了。

  辰时刚过,宋千雅就迫不及待的去文家,她知道文芊芊的心思,只要文芊芊不愿意嫁,就算文家愿意,也无济于事。

  文芊芊这段时间被文太傅关在闺房,练习琴棋书画,她虽然喜欢这些东西,但每天重复一样的事情,谁都有厌倦的一天,猛然听到丫鬟说宋千雅来看自己,将笔搁下就飞奔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离开闺房的理由,她可不能浪费。

  宋千雅看着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来,文芊芊被她笑的有些不悦,“你在笑什么?”

  宋千雅指指她的身上,文芊芊顺着她指的地方看过去,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了一大片墨迹,衬托的她整个人都十分滑稽,文芊芊一把将脸捂上,“你在外面等等我,我稍后就来!”

  话罢,飞奔回去。

  点墨也忍不住笑道:“文小姐一点都不像普通的大家闺秀呢!”

  宋千雅笑着点点头,“的确不太像,不过她这个样子也很可爱呢。”

  古代大家闺秀都讲究衣着得体,若是被人看到衣冠不整的样子,要被笑话的,所以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出门见客也十分讲究,而文芊芊这样一个名门闺秀做出这样的事情,如何让人不忍俊不禁。

  也正是她的天真无邪,才让人愿意与之交往,这也是宋千雅喜欢她的一个原因。

  不一会,文芊芊捂着脸出来,手指之间露出一道缝隙,见宋千雅没有笑话自己,这才将手放下,脸上一片通红,转移话题,“你是特地来看我的,还是有什么事?”

  宋千雅看看四周,文芊芊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将她请进闺房,屏退左右,这才小声道:“你来该不会是为了……”

  话还未说完,她的脸已经红的不能看了。

  “是的,庆王虽然有资格继承皇位,但是他这个心狠手辣,你嫁给他未必能有善终,我还是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

  宋千雅不说还好,她这一说,文芊芊脸色猛然一变,气愤填膺道:“有没有善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就已经是情非得已了,爷爷已经答应了庆王的求亲。”说着指指桌子上的笔墨纸砚,“这些天我一直逼着练习那些东西,我都快疯了,你来找我必然是想到的应对之策,快说,这里我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