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浩泽离开之前,宋千雅分明看到他眼中对文芊芊流露出那种不自觉的情意,她相信欧阳浩泽不是不喜欢文芊芊只是还未能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而已。

  看他们二人相处,宋千雅相信,若他们在一起,一定会是一对很有意思的夫妻。

  宋千雅拉着文芊芊的手坐下,“我相信欧阳浩泽心里是有你的,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

  文芊芊反应过来,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之前她也是这样劝慰自己的,所以才会在文太傅提及沐子宸提亲的时候,坚定的拒绝,进而厚着脸皮来找欧阳浩泽,为自己的爱情努力一次,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尤其是欧阳浩泽说的那些话,在她心里如同针扎一样疼痛,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女,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个俗人罢了。

  “芊芊,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欧阳浩泽娶你为妻的。”

  听到宋千雅这话,文芊芊站起身,看着她笑着道:“不用了,爱情强求不得,且强扭的瓜不甜,我也不希望日后他为了此事怨我,既然他不喜欢,我干脆也不喜欢他好了,就当之前的一切是我的一个幻影吧!”

  很多时候文芊芊远比宋千雅都豁达,尤其是在面对感情的时候,宋千雅以为自己已经够理智了,没想到文芊芊竟然比她还理智,让她对文芊芊的好感再次上升一个阶段。

  文芊芊转移话题,“对了,我爷爷说,现在不少大臣都在暗中商议立储之事。”

  “现在朝堂被宋明珠把控,立储之事,只怕并不容易!”

  “不!不!不!”文芊芊连连摆手,“你怎么不问问我他们商议的人选是谁?”

  “谁?”

  “是表哥沐青羽,就算宋明珠掌控朝堂,但是她并没有兵权,只要表哥振臂一挥,相信很多事都能迎刃而解!”文芊芊提到沐青羽的时候,脸上更多的是自豪。

  “现在各位皇子都蠢蠢欲动,沐青羽这个时候回来只会被人诟病!”宋千雅反对道,现在地位最为尴尬的就是沐青羽,他手握兵权,但没有任何身份与地位去与其他皇子竞争,尤其是在面对沐子宸和沐邵民的时候,沐青羽明显处于劣势。

  何况,沐青羽并没有要登上皇位的野心,她也不希望到最后沐青羽变成了沐子宸一样的人。

  “不会的!”文芊芊摇摇头,“爷爷说皇上废了太子之后,曾经跟他提过关于再次立储的事情,皇上其实心里也是很中意表哥的!”

  “中意归中意,他毕竟不是正统,就算登上皇位也名不正言不顺,更严重者,会被人说成是谋朝篡位,背负千古骂名!”

  文芊芊看着她略带激动的神色,不解道:“姐姐,你似乎很关心表哥吗?亏我之前还在为表哥抱不平,觉得他痴心错付,现在看来,也并非如此嘛!”

  “别胡说,你难道忘了我现在的身份了吗?”宋千雅白了她一眼,“我现在是大皇妃,是他大嫂!”

  “那怎么了?书中不是说嘛,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什么都不是障碍,反正我支持你跟表哥在一起,这些年他一个人实在是太辛苦了,也只有看到你们二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从他脸上看到笑容。”文芊芊叹了口气,“当初皇上也是,瞎点什么鸳鸯谱,让一对痴人,天涯相隔!”

  “别再说了,小心隔墙有耳!”宋千雅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与他从来都没有什么,也希望你不要再提及。”

  “那好吧!”文芊芊撇撇嘴,走的时候还是道,“不过我真心觉得除了你,没有人能配得上表哥!”

  h更a新L{最快R上、酷#|匠,-网IX

  话罢,开开心心的离开。

  真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

  宋千雅睡醒一觉之后,看到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人,灯光晦暗,她看的不是很真切,厉声道:“什么人?”

  “是我!”沐邵民被她的呵斥吓了一跳,将灯点上,“你醒了!”

  宋千雅目光往外面看去,“点墨呢?她去哪了?”

  “我让她去休息了!”沐邵民看她的样子有些紧张,半响才道,“母后非要太医为你把脉,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只怕……”

  “把脉就把脉,我看谁敢真对我孩子动手!”宋千雅厉声道。

  见她情绪激动,沐邵民急忙道:“你别着急,我话还未说完,我的意思是,只是请平安脉,不会有事的!”

  “皇后对你说了些什么?”宋千雅眉毛轻挑,皇后能在皇宫之中多年屹立不倒,必然有她的手段,既然她对这个孩子生了疑心,就不会轻易让这件事过去,除此之外,她身边还有一个婉音,事情就更难办了。

  “我向母后言明,就说之前咱们二人就已经有了私情,只是这件事对你会让你名誉受辱,所以才一直瞒着!”

  “只怕你这话说服不了皇后吧?不然她也不会要求太医再来为我把脉!”

  “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一定能够保护好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沐邵民言辞恳切,“就算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将它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

  “大皇子,你既然不能说服皇后派人前来把脉,那你可否选自己信得过的太医,毕竟脉象差一个月看不出什么来,只要这件事糊弄过去,日后就好办了。”宋千雅哪里有心情听他在那情意缠绵,“如果不行,我再想办法!”

  “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为你办妥!”沐邵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你放心,这次母后将事情交给婉音来办,一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交给她?”宋千雅重复了一遍,“可否换成你信任的人?”

  “婉音就是我最信任的人,何况她与你也是姐妹情深,难道还不可以吗?”沐邵民被她这句话问愣了,“不过好像除了她之外,别人更加不可信!”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婉音而起,如果婉音再参与到这件事当中,会很麻烦,她思前想后最终道:“谁都可以,她不行!”

  “为何?”沐邵民彻底蒙了,“你们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

  宋千雅心里清楚,无论沐邵民是否喜欢婉音,婉音在他心中都占有重要地位,且这件事看起来与婉音也没有任何关系,都是皇后的意思,婉音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局外人,所以沐邵民才会同意将这件事交给婉音来做。

  她迟疑良久,“我只是担心她心思单纯,在这件事上被人利用,既然你如此相信她,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希望一切顺利!”

  “她心思单纯不假,但她不会被人轻易利用,我也相信她能处理好这件事。”沐邵民拍拍胸脯,“放心,如果这中间真有什么差池,我一定亲自向你谢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