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看都不看她一眼,“不是普通孩子,那明珠贵妃觉得他应该是什么样的孩子?圣婴还是魔鬼?”

  “这个……”宋明珠迟疑了一下,“本宫不是那个意思,本宫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来的太过于蹊跷,小心一点总没错。”

  “明珠贵妃也是马上要当母亲的人了,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怕肚子里的孩子寒心?”宋千雅抬起头,与她目光想对,“既然明珠贵妃如此忌惮这个孩子,那就不劳明珠贵妃费心了,我会照顾好他。”

  宋明珠从她身上看到了发自内心的母爱,如果孩子是宋千雅的软肋,那么……

  她目光落到宋千雅略微凸起的肚子上面,嘴角露出冷笑。

  宋千雅为了保住这个孩子的性命,几乎可以说呕心沥血,寸步不离,几次差点晕倒在这,点墨几次想要劝她去休息,都被她义正言辞的拒绝,点墨也只能在墙角处偷偷抹眼泪,也不敢再劝。

  宋明珠走到点墨身后,笑着道:“你倒是忠心的很呢!”

  点墨一向对她的印象不好,看到她,除了基本的礼仪之外,半个字都不肯多说,宋明珠也不在意,继续道:“千雅是本宫的二姐,如果不是因为她,本宫只怕现在还住在相府的偏院无人问津,所以本宫对她的担忧并不比你少。”

  她闪烁的目光中略带泪容,加上本就是弱柳扶风之姿,话音婉转,让人想不信都难,点墨本来不太喜欢她,看到她这般神色,心中有些不忍,低声道:“贵妃娘娘,你真的关心我们家王妃?”

  宋明珠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道:“这是自然,你忘了在相府你家王妃是怎么对本宫了?你觉得本宫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点墨对待她的态度,一下子亲和了许多,“贵妃娘娘是否有什么办法帮我家王妃?再这样下去,奴婢实在担心王妃的身体会受不住!”

  宋明珠命人将一颗人参交给点墨,“这是千年人参,有起死回生之效,你将它交给二姐,这样那个婴儿就有救了!”

  “真的?”点墨露出兴奋的目光,“多谢贵妃娘娘,我……不,奴婢马上将它交给王妃。”

  “记住,千万别说是本宫送的,其他人,你可以随便说!”宋明珠叮嘱道。

  点墨点头跟小鸡啄米一样,一溜烟跑回去。

  叶儿看着她兴奋的样子,心中十分不屑,冷眼看着她,心里不停嘀咕着,宋明珠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你若忠心对本宫,本宫也可以向宋千雅宠爱点墨一样宠爱着你。”

  柳儿的眼睛瞪的十分大,“奴婢愿意誓死效忠娘娘!”

  “说,谁都会,本宫要的是实际行动。”宋明珠留下这句话让柳儿自己去揣测其中的含义,柳儿的聪敏她见识过,她知道柳儿是不会让她失望的,至少在宋千雅面前,她相信柳儿会比叶儿更加好用。

  偏殿,宋千雅还守护在婴儿身边,她脸色蜡黄,加上孕吐反应,整个人都没多少精神,点墨看着她这个样子十分心疼,走到她跟前,咬咬牙道:“王妃,这是羽王爷让我交给你的千年灵芝,据说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你给这个婴儿服下,说不定它就会没事。”

  宋千雅抬头淡淡看了她一眼,将灵芝接过来,观察许久,“果然是千年罕见的灵芝。”

  “那它是不是能救这个婴儿的性命了?王妃就不用这么辛苦一直守着他了?”点墨眼睛冒着金光,只要宋千雅能够好好休息,让她做什么都值,一时间对宋明珠的态度有了一个大的转变。

  宋千雅苦笑一声,“不用了,这个婴儿已经死了!”

  饶是她医术举世无双,在命运面前还是显的那么苍白无力,这也才是她疲惫的根源,就好像她一直想要改变命运,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人,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她越发感觉自己有心无力。

  尤其是在对待生命这件事上,她发现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往自己厌恶的方向发展,视生命为草芥,生死都与她无关。

  她这些天守护着这个婴儿的同时,也在反思自己,在面对死人的时候,她内心的平静,那种平静连她自己都感到害怕。

  “D最●_新V#章*节上}}酷QZ匠网1}

  点墨看着她这个样子,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半天才道:“那我让人将他葬了。”

  “去吧,这件事办妥之后,咱们就会东宫!”

  “真的?”点墨早就不想在这呆了,巴不得现在就回去,随后她看看那个婴儿,手伸到一半,却不敢去触碰,停留在那,“王妃,我害怕!”

  “你去将安巧找来!”宋千雅也觉得将这件事交给点墨去办,实在是太过于为难她了。

  这几天安巧一直在为这个婴儿的事情烦心,尤其是想到宋千雅质问她的态度,她就浑身发毛,此时听到宋千雅找自己,心里七上八下,走进去,大气都不敢喘,与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去将这个孩子处理掉!”宋千雅淡淡道,“你若能将这件事办好,我就会带你离开这里。”

  “多谢王妃!”安巧的兴奋不亚于点墨。

  她在宋明珠身边,可以说还不如一条狗,至少狗还会叫,而她却是连叫都不敢,仰人鼻息的过活,稍有不慎就会一番毒打,她心里知道这是宋明玉在变相的报复自己对她的不屑,她也只能忍气吞声,寻找离开的机会,如今这个机会来了,别说让她将这个孩子处理掉,就算是让她将这个孩子吃了,她也绝无怨言。

  她抱起这个孩子,目光往里面瞥了一眼,手一动,孩子差点掉在地上,她低声道:“王妃,这个孩子……”

  “去处理掉,你一向善于揣测人心,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宋千雅的意思模棱两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安巧自恃在揣测人心方面举世无双,却永远无法揣测出宋千雅的心意,在相府如此,现在更是如此,每次面对宋千雅,她脑中就是一团乱麻,整理不出一个思绪,现在这个情况,她有些无力感。

  再想多问,看到宋千雅有气无力的样子,只好闭口不言,带着疑问将婴儿带下去,思索着该如何去做才能够将这件事做到尽善尽美!

  “你这是要去哪?”柳儿将她拦住,“你最近在大皇妃面前很是得宠吗?似乎忘了你真正的主子是谁了。”

  柳儿从小丫头一下跃居到一等宫女的地位,说话也霸气了许多,大有小人得志的意思,见安巧无视自己的存在,一把将她怀里的婴儿打落在地,“我跟你说话呢,你聋了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