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巧见她不言语,继续道:“王妃,奴婢想扶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想独自在这多呆一会,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宋千雅回绝了她,她感受到了那个孩子,无论真假,她都不愿意就这样离开,上一世没能好好陪陪他,这一世,若是真存在鬼魂之说,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就这样安静的陪着他。

  安巧见她神色不太对,以为她撞邪了,低声道:“王妃你先等着,奴婢去请太医!”

  “站住!”宋千雅拦住她,“你若愿意陪我在这好好呆一会,就陪我在这好好呆着,如果不愿意就回去睡觉,千万不要惊动任何人知道吗?”

  “是……奴婢知道!”安巧感觉到她身上的煞气,咽了口吐沫,不敢再动弹。

  安巧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这,走了几步,见宋千雅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脸上的神色稍微动了一下,回到宋千雅身边,“奴婢还是陪着你吧!”

  宋千雅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闭上眼,想要重新去感受刚才的一切,可惜除了风,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难道刚才真的是幻觉吗?

  宋千雅扪心自问,她就是重生之体,因此她更愿意相信那个孩子的灵魂还在这,在等着她回来。

  东方既白,一夜宋千雅再也没有听到那个婴儿的哭声,安巧见她脸色憔悴,小声道:“王妃,您在这已经坐了一夜,还是回去休息吧!”

  “好!”宋千雅站起来,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

  宋明玉听到宫女的禀报,嘴角轻微上扬,“看来她也不是没有弱点,如此一来,日后本宫要对付她可就方便多了。”

  “娘娘英明,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叶儿询问道。

  “既然宋千雅对那个孩子那么感兴趣,那你就给她一个婴儿,一定要记住,这个婴儿要在水里浸泡过,快要死的时候,再交给宋千雅明白吗?”宋明珠笑容有些阴森。

  叶儿低着头,看到她这个样子,多少有些害怕,“奴婢知道,奴婢马上去办!”

  “等一等!”宋明珠喊住她,“这件事你办完之后,你和宋千雅之间的恩怨也就能够做一个了断了,到时候本宫一定会让你亲手处决她,你可千万不要心慈手软啊!”

  叶儿这段时间跟在宋明珠身边,亲眼目睹了宋明珠的所作所为,她一直在想方设法说服自己,说宋明珠这样做只是为了自保,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宋明珠这样草菅人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她甚至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血流成河,想到这,叶儿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提心吊胆道:“奴婢一定不会辜负贵妃娘娘的期望!”

  宋明珠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冷眼从她脸上划过,对于她的紧张之情,宋明珠有些享受这种感觉,她要的就是别人对自己的畏惧,反正人心无法掌控,还不如来点实际的。

  “柳儿,你跟她一起去办这件事。”宋明珠对那天那个掌灯的小宫女吩咐道,“这件事你若做得好,本宫不会亏待你的。”

  柳儿喜上眉梢,“娘娘放心,奴婢一定会完成娘娘的交代的。”

  “本宫要的是结果,你们去吧!”宋明珠淡淡道。

  酷K#匠网i@唯SQ一正版#,其:他“都B7是“#盗r!版》

  叶儿和柳儿走出去之后,叶儿扶着墙开始不停的喘息起来,柳儿拍拍她的后背,忍不住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没事!”叶儿朝她摆摆手,忍不住道,“你说咱们这样伤害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日后是否会受到报应?”

  “你想多了吧?”柳儿撇撇嘴,“这些都是贵妃娘娘交代咱们去做的事情,就算要遭报应,咱们也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帮凶,不用太担心。”

  柳儿从下等宫女一下被提升为上等宫女,自然不明白其中的尔虞我诈,叶儿知道跟她说,她也不会明白,索性闭嘴,想着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毕竟真要让她去伤害一个无辜的生命,她实在是做不到。

  柳儿见她脸色还是不好,关切道:“你脸色如此憔悴,不如你先去休息,这件事交给我去办吧,放心我不会抢你的功劳的!”

  “功劳?”叶儿冷哼一声,如果可以选择,她现在宁愿不报仇,也不想伤害刚出生的孩子,可惜的是她没有选择的机会,一步错,步步错,“不用了,先去办事吧。”

  柳儿有些不太明白她的用意,内心觉得既然叶儿能够在宋明珠身边这么久,自然是善于揣测宋明珠的心意,也不好多问,跟在她后面,两个人的之间的气氛十分诡异。

  一觉醒来,宋千雅的神色还是不是很好,阳光照在她脸上,她才感觉这是白天,一切的都是真实存在的。

  点墨将药端给她,“这是欧阳公子让我端给你的药,他说你这几天身体太虚弱,需要好好调养。”

  “你放那吧,我一会喝!”刚起来,宋千雅实在是什么心思都没有,她抓住点墨,“安巧呢?你让她来见我!”

  “她?”点墨不解其中的意思,“她不是贵妃娘娘的人吗?”

  “不管她是谁的人,让她来见我!”宋千雅厉声道,吓的点墨身体一颤,差点将药碗打翻。

  “那……王妃先把药喝了,欧阳公子说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快去!”宋千雅直接将她后面的话省略到,催促道。

  点墨第一次见她如此狠厉的神色,心提到了嗓子眼,将药碗塞给她,还是提醒道:“王妃你一定要趁热把药喝了,我去去就来!”

  宋千雅看了一眼手中的药碗,端起来一饮而尽,身体一软,碗打碎在地上,宋千雅淡淡看了一眼,闭上眼继续去想昨天晚上的事情。

  她不是没有想过那件事是宋明珠所为,若是如此,就不该是她自己听到婴儿的哭声,可是昨晚,安巧分明说并未听到,她意识有些混乱,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点墨带着安巧回来,看到地上破碎的碗,点墨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急忙走上去道:“王妃,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她的话打断了宋千雅思绪,宋千雅缓缓睁开眼,挤出一丝笑意,“傻丫头,我没事,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会罢了!”

  安巧走上前去,恭敬道:“不知王妃找我前来所为何事?”

  “我找你前来是想问问你昨晚上的事情,你当真什么都没听到?”宋千雅厉声道,“我要听实话,别忘你体内还有残余毒素未解,你若想好好活下去,就老老实实回答我。”

  “奴婢……”安巧低着头,垂下眼帘,整个人多了一丝畏惧,还是一字一句坚定道,“奴婢当真什么都没听到,昨晚真的是王妃听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