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字一句道:“这件事臣妾还是觉得不妥,若母后非要如此,不如与大皇子商议一下,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

  “这件事本宫知道了!”皇后本来以为将沐青羽召回来,会增加的胜利的几率,听到宋千雅这话,心中也有些犹豫,毕竟人心叵测,小心一点没有坏处。

  宋千雅见她改变了心意,心多少放下来,朝长乐宫而去,除了见宋明珠,也是想知道长乐宫到底有什么人,值得沐青羽不喜暴露身份也要前往。

  相比其他宫殿,现在长乐宫是歌舞升平,没有一点萧瑟的意味,见宋千雅前来,宋明珠指着这些舞姬道:“二姐觉得这些人的舞姿如何?”

  这些人跳的正是昔日宋明珠一举成名的飞天舞,她笑着道:“她们的舞姿已经有了形韵,只是她们体会不出飞天舞的神韵,就算跳的再好也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

  “哈哈,还是二姐眼光敏锐,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破绽,所以我决定将他们送回西域,让他们好好揣摩其中的寓意,不知二姐意下如何?”

  宋千雅看了一眼这些人,他们看着与一般的舞姬没有任何区别,只是走路的时候,身轻如燕,一般只有武功高手才会如此,于是笑着道:“这自然是好,只是路途遥远,只怕一去几万里,一个来回就足以磨灭他们的青春,就算体会出飞天舞的韵味,也跳不出那种感觉。”

  “二姐,不带你这么打击人的,他们好歹也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就这样被你否定,本宫的面子往哪搁?”

  “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次我找你前来是为了你腹中的胎儿。”宋千雅下意识往她肚子处看过去,如今宋明珠的肚子稍微隆起,如果宋千雅不是刻意隐瞒了自己怀孕的事情,肚子也与宋明珠的一般大。

  宋明珠神色间多了一份无奈,“现在整个朝堂的目光都凝聚在本宫身上,这个孩子这时候前来也不知道是否是好事。”

  “依照皇上对妹妹的喜爱,只要妹妹再坚持几个月,等孩子生下来,没准就会被立为太子,那这长乐宫就真是名副其实了。”

  “姐姐说笑了,本宫有自知之明,且自来立嫡,立长,立贤立德,就算我孩子出生,那一条都不占,就算皇上愿意立他为太子,满朝大臣也不会同意。”宋明珠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多了一丝狠厉,“可是若他不能当皇帝,将来我们母子二人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宋千雅如何听不出她话里威胁的意味,人们往往在生死一线之时,选择保全自己,宋明珠更是如此,这一点毋庸置疑,且宋明珠身上有光复西域的使命,只有她得到皇位,这一切才有实现的可能。

  宋明珠见她不开口,继续道:“姐姐,不如咱们来一个约定如何?”

  “什么,约定?”

  “如今咱们二人都怀有什么身孕,没有哪位母亲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所以我想向你休战,在孩子没有降生之前,咱们维持一个和平如何?”

  宋千雅心中有些吃惊,她怀孕的事情只有寥寥几个人知晓,就算是皇后也还不知情,看来婉音的确是投靠了宋明珠,而宋明珠将这件事说出来,也是想彻底毁了她与婉音之间的管关系,到时候她身边就等于是多了一个劲敌。

  因为宋明珠足够了解她,知道她对敌人一向不会心慈手软。

  宋千雅嘴角露出笑意,如果是别人她的确会这么做,但婉音毕竟于她有救命之恩,只要事情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她就不会彻底与婉音决裂。

  宋明珠有些猜不透她的心思,继续道:“怎么?难道姐姐不答应?”

  “我为何要答应?你这种人必要的时候什么都可以不在乎,更别提是别人的孩子。”宋千雅目光冷凝,“不过只要孩子还未出生,就断定孩子是男孩,未免有些太武断了,毕竟男女的几率各占一半,别到时候贵妃娘娘的一番心血付之东流。”

  “多谢姐姐提醒,本宫会做好一切准备。”两个人简单谈话间,已然是暗潮汹涌,彼此能够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戾气。

  宋千雅看了这里一眼,继续道:“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贵妃娘娘可否应允。”

  “说吧!”

  “我想在妹妹这住几天,不知可否?”

  宋千雅提出的这个要求让宋明珠有些震惊,现在她正要全面掌控宋千雅的行踪,没想到宋千雅就这样送上门来,白送上门的东西一般都有毒,这一点宋明珠比谁都明白,她犹豫了一下,“再好不过了,从今往后这里就是姐姐的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多谢!”

  F酷m匠#网C、正u^版,首5l发=

  “只是这里晚上阴气很重,姐姐可要小心了,以免晚上见到不该见到的东西,受到惊吓,伤了腹中的胎儿可就不好了。”宋明珠命人将长乐宫的偏远打扫出来,“稍后本宫带姐姐去看看住所是否满意。”

  “其实那些东西我本来就不怕,何况前段时间听闻贵妃娘娘找来和尚为死者超生,就算之前这长乐宫有什么鬼魂,只怕也造就不存在了。”

  “这可不一定,万事还是不要那么早下结论的好。”宋明珠微微一笑,让人觉得有些阴森。

  两人正说着,婉音从外面进来,听闻宋千雅要在长乐宫小居几日,反应与宋明珠有些相似,觉得这里面定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当着宋明珠的面,她也不好多问,简单的寒暄了几句,等宋明珠起身离开之后,她的目光才彻底落在宋千雅身上。

  对于她探寻的目光,宋千雅压根不放在心上,幽幽道:“我一向最厌恶背叛,如果让我知道谁背叛了我,那她一定会向这个杯子一样……”

  杯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碎片从溅到婉音的脚边,婉音往后退了一步,避开那些碎片。

  她依旧一副沉静自若的模样,“我也最厌恶背叛,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背叛了邵民,前来与明珠贵妃为伍,真是让我震惊不已。”

  “你似乎忘了我是明珠贵妃的嫡姐,前来长乐宫居住几天,陪伴一下自己妹妹,似乎并没与什么大错,不过照你所说,似乎我与贵妃娘娘走的近了,就是背叛了大皇子,那你算什么呢?”宋千雅幽幽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些事我不说我不代表我不知道,我可以装傻,你不要以为我真傻。”

  “我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婉音冷声道。

  “我也希望你不明白,可惜你是聪明人,若是连这点话里的意思都听不明白,岂不让人多想?”宋千雅目光澄澈的看着她,“是非曲直就在一线之间,怎么选都是一种结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