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浩泽立刻就哑巴下来,“没有!”

  “只要找到皇上,别说是宋明珠想当皇帝,就算是她这个贵妃的身份只怕也保不住了,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欧阳浩泽可怜巴巴的看着宋千雅,撇撇嘴,“不是我不知道,而是宋明珠实在是把皇上藏的太过严实,根本就无从找起,甚至有了能皇上现在已经……”

  他说着咽了口吐沫,捂住自己的嘴,“你就当我胡说,胡说!”

  这一点倒是提醒了宋千雅,宋明珠一向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如果皇上活着,她或许还能加以利用,如果皇上死了,那她就只能一往无前,宋千雅犹豫了一下,“无论想什么办法,一定要让宋明珠退步,逼她交出皇上!”

  “那我再试试!”欧阳浩泽点点头。

  欧阳浩泽小心的看了她一眼,“其实我倒是觉得皇上死是一件好事,至少这样皇位悬空,谁都有机会坐上去。”

  “什么意思?”宋千雅眉头轻挑。

  “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而且我觉得羽比任何人都有资格成为皇帝!”欧阳浩泽顿了一下的,“只要他能够成为皇帝,必然能够护你周全,至于别人,就算你放心,我也不放心。”

  “他没这个心!”

  酷…_匠网l首0‘发!~

  “只要是你想的事情,他就愿意!”欧阳浩泽说完,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

  点墨看着宋千雅紧皱的眉头,也小声道:“奴婢也觉得羽王爷登基是一件好事,至少小姐肚子里的宝宝……”

  “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宋千雅闭上眼,他们说的她又如何不知道,只是现在形势险峻,她实在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让沐青羽冒险。

  点墨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守在门口,一脸茫然。

  云容居!

  沐邵民已经在这站了一个多时辰,几次想要进去,刚走几步又退回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内心只要一想到去面对婉音,整个人都如同被触电一样,无法前进一步。

  婉音早就知道他在外面徘徊,几次丫头想要请沐邵民进去,都被婉音阻止,她自己都没想到现在她已经与沐邵民陌生到这个地步,连说个话都要斟酌良久。

  她苦笑一声,枉费她还处处为沐邵民着想,现在看来,不过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内心再次涌现出不甘心,她对疏离道:“你去回了叶儿的话,就说我同意与宋明珠合作!”

  “姑娘,这……”疏离震惊的看着她,“这无疑是与虎谋皮,后果不堪设想,姑娘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你怕了?”婉音淡淡看着她,“你若是害怕我可以让你早些离开,远离这些是非之地!”

  “姑娘,奴婢不是那个意思!”疏离吓急忙跪下,“奴婢只是担心姑娘罢了!”

  婉音将她扶起来,她是婉音从街上买来的,一直对婉音忠心耿耿,没有别的心思,这些婉音心里都清楚,只是疏离与别人的丫鬟不同,她心地善良,婉音实在不愿意拉她下水,继续道:“你不用担心我,我心里有数!”

  “既然姑娘心意已决,奴婢愿意听从姑娘的安排!”疏离目光坚定些许。

  “你不属于这里,我会给你安排好退路,你还是离开吧!”

  “不……奴婢的命是姑娘救的,奴婢生是姑娘的人,死是姑娘的鬼,还请姑娘不要赶奴婢走,奴婢日后再也不敢质疑姑娘的决定了!”她再次跪倒婉音面前,“姑娘求求你了,不要赶我走……”

  婉音叹息一声,“去忙你的吧!”

  疏离欲言又止,终究什么都没说走出去,看到沐邵民还在门口徘徊,正准备抄小道离开,被沐邵民先一步拦住,“婉音在吗?”

  疏离淡淡看了他一眼,冷声道:“王爷,你若是喜欢我家姑娘,就不要辜负了她,你若是不喜欢,就放她自由,不要让她天天为你以泪洗面,行吗?”

  话罢,瞪了沐邵民一眼,去办自己的事情。

  沐邵民站在那愣了半响,狠狠心走进去,婉音一直在等他进来,等的有些心累,此时看到他进来,只剩苦笑,“你还是来了!”

  “婉音我……”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当然你若是不说,你就请离开这里,我有些累,想休息了!”婉音对他已经不似之前的温柔,说话更像是在命令,沐邵民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的神情,想好的话,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婉音对他的耐心已经耗尽,之前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真心付出,沐邵民就会看到自己的好,回到自己身边,此时她才明白,当一个人的心不在你身上的时候,无论你做什么,对他来说都造不成任何影响,除非将他的视线从那个人身上拉回来。

  宋千雅!

  她在心里喊出这儿名字,这个足以改变她命运的名字。

  沐邵民见她真的要走,拦住她,磕磕巴巴道:“婉音,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劝说你不要入宫,现在皇宫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你入宫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你这是在关心我,还是在可怜我,不过我都不需要了。”婉音看都不看他,“如果你想阻止我入宫,大可不必。”

  “我知道之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可你也没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

  “我已经对你死心了,我这次入宫只是为了偿还皇后娘娘对我的疼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还有这件事完结之后我就会离开,你好自为之!”婉音话语中多了一份决绝,看沐邵民的眼神也有些不太对。

  目光渐渐冷凝下来,沐邵民被她冰冷的目光震慑住,婉音继续道:“你想要的我都成全你,也希望你日后不要再纠缠我,这件事之后咱们就算两清了,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无交集。”

  她往外走去,“我现在就入宫,如果你不想我死的话,就做好自己的事情。”

  婉音,你不能去!

  沐邵民几次想要对她说出这句话,每次触碰到婉音的目光,到嘴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看着婉音渐渐远去的身影,沐邵民心如刀割。

  曾经他最不想辜负的人,他辜负了,他想留住的人,他也留不住,现在他是一无所有。

  他的内心几乎要崩溃。

  婉音走出去之后,在拐角处回过头来,眼中的期待一点一点暗淡下去,最终叹息一声,这个地方只要有宋千雅,就不会再有她容身之地,既然如此,她一定要将宋千雅赶出这里,赶出沐邵民的内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