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羽没想到她一刻都不愿与自己多呆,尤其是想到宋千雅提到沐邵民的神色,深深刺伤了他,他沉默许久才道:“既然你如此想回去,我现在就送你走。”

  “多谢!”听到他这么说,宋千雅的内心多了一份失落,她继续道,“如果可以,希望日后羽王爷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因为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处理好,我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人情,我还不起!”

  “原来咱们二人经历了那么多事,还是没有办法让你对我信任。”沐青羽嘲讽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答应你就是!”

  沐青羽将她抱起来,宋千雅刚要挣扎,沐青羽道:“想回去就不要乱动!”

  看到他动怒,宋千雅也不好再多做什么,安静下来,闭上眼,既然逃脱不掉,那就享受这一切。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短,多呆一秒是一秒,宋千雅闭上眼,用心将这个时刻记录下来,就算日后他们分开,至少她还可以依靠回忆活着。

  这两天宋千雅没有回去,整个大皇子府完全都乱套了,尤其是沐邵民,几乎可以说是调动了全部的力量去搜寻宋千雅的下落,如果不是不知道叶千城现在身在何处,他一定会去风月阁质问。

  CC更FC新,p最o快上i酷\匠网

  看着府中来来往往的人,宋千雅对沐青羽道:“从后院走,这样能够避开大皇子的耳目!”

  “阿雅,再让我多抱一会,就一会!”沐青羽抱着她的手慢慢收紧,“你要记住,从今天开始到你千万不能再使用武功,明白吗?有什么事情交给欧阳浩泽去做就行,他的能力与人品都没有问题!”

  “放心吧,就算不是为了自己,我也会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宋千雅让沐青羽将自己放回到云烟阁。

  点墨这几天一直在东宫守着,生怕宋千雅回来家里连个人都没有,猛然看到沐青羽抱着宋千雅回来,神色有些震惊,指着沐青羽道:“羽……羽王爷,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先回屋!”宋千雅看看吩咐道。

  还好她自从住进东宫之后,一直没有要多少婢女,因此云烟阁除了点墨之外,再就是有几个打扫院落的丫头的,如今这些人都出去寻找宋千雅的下落,云烟阁也就显得格外安静。否则这件事让别人知道,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进屋之后,点墨急忙将门关上,看着沐青羽忍不住道:“羽王爷,你不是跟安平郡主回岭南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你该走了!”宋千雅不给沐青羽回答的机会,下了逐客令。

  “那你保重!”沐青羽也知道这里不便多呆,转身离去。

  沐青羽离开之后,点墨看着宋千雅,小声道:“王妃,你怎么会跟羽王爷在一起?”

  “这不是你应该问的,你现在就将我回来的消息去告诉婉音和沐邵民,记住先去婉音那,让她无论如何都要来云烟阁一趟,知道吗?”现在所有的人宋千雅都信不过,而婉音与她有共同的利益在,她也只能信得过婉音了。

  毕竟依照婉音对沐邵民的感情来看,婉音在很多事情上都不会轻举妄动。

  “王妃,我觉得你好像对婉音姑娘跟对别人不太一样。”点墨小声嘀咕道,“你宁愿相信她都不愿相信我!”

  “我最信任的人自然是你,只是现在我有些事需要她去做,且她现在有公主的身份,很多事她做起来也会方便很多。”宋千雅知道点墨心眼小,解释道。

  点墨按照她的吩咐,请婉音过来,婉音站在门口,脚步缓慢下来,宋千雅看都不用看,缓声道:“既然来了,还不准备进来吗?”

  “你为什么要回来?”婉音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愤恨,“如果你不回来,邵民就可以当你在火中烧死,他的心就不会放在你身上了!”

  “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宋千雅缓缓道,“你以为我死了,你们就能长相厮守吗?不会,因为宋明珠会第一个铲除你们,到时候你们的下场会更惨!”

  婉音一步一步走到她跟前,“或许是,可是至少那个时候,邵民心中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宋千雅没想到自己才离开短短两天,婉音对她的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眼神中是难以掩盖的恨意。

  她终于明白为何点墨会那样问自己,笑着道:“我从来没想过跟你抢什么,既然他的心不在你身边,就算我死了,他勉强接受你,也不能保证日后他不会爱上别人,还不如让我回来,一点一点掐碎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呢!”

  “宋千雅,之前我是被你的外表所蒙蔽,但是现在我是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因为你的狠辣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婉音情绪有些激动,“宋明玉已经变成了下堂妻,你为何还不肯放过她?”

  “她怎么了?”宋千雅恍然想起宋攸宁的嘱托,眉毛挑动了一下。

  “怎么了?”婉音反问道,“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清楚吗?你敢说紫鹃不是你的人,她做的一切不是你指使的?”

  “我不明白你再说什么!”宋千雅淡淡道,“虽然我与宋明玉心有隔阂,但也没有到你的说的那么丧心病狂的地步,这件事还没有查清楚你就妄自将这件事栽赃到我头上,未免有些言过其实。”

  “言过其实对吗?”婉音指着她,“你敢说没有你的命令,紫鹃能够胆大妄为到让宋明玉滑胎的地步吗?”

  通过她这几句话,宋千雅多少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紫鹃果然不是一个善茬,既然婉音将这些事情栽赃到她的头上,她自然没有办法去反驳,反驳只会让别人觉得她做贼心虚,于是道:“你既然坚信这件事是我所为,那就是吧,我无从反驳!”

  “宋千雅,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婉音愤声道。

  “无论你面对我有多气愤,有些事我还是想交给你去做,别人我不放心。”宋千雅喊住她,“且这件事关系到沐邵民的生死。”

  “什么事?”婉音站住脚跟,她可以对宋千雅的事情置之不理,但不能无视沐邵民的生死,“你想要让我怎么做,直接说就是,你知道只要事情与沐邵民有关,我就没有办法拒绝。”

  “我要你现在进宫去陪伴皇后,同时观察宋明珠的一举一动,一旦她有什么大的行动,立刻来告诉我!”宋千雅吩咐道,现在也只有婉音能够与宋明珠相抗衡,所以这件事她只能交给婉音去做。

  婉音注视了她许久,冷笑道:“你果然是为达目的,可以去怀疑任何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