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羽拦住她,“无论你是否需要,我都不能看着你一步一步走想死亡,你今天非要离开这里,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

  宋千雅瞥了他一眼,“难道连你也要逼我?你觉得依照我现在的体力能打过的你吗?”

  “那你就回去好好休息!”沐青羽一把将她抱起来,宋千雅现在身体已经虚弱到一定地步,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朝沐青羽的胳膊上狠狠咬下去,沐青羽一点反应都没有。

  半天宋千雅抬起头来,冷淡的看着他,“一定要将我逼入绝境才肯罢休吗?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宋明珠已经具备了逼宫的能力,只要她动手,沐子宸很快就会登基为帝,依照沐子宸的手段定会铲除异己,难道你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死在沐子宸手上吗?”

  “那都是以后的事情,我现在更担心你的身体状况。”沐青羽硬是将她按在床上,“放心,只要有我在,沐子宸就不可能登基为敌!”

  “羽王爷,这都是我的事情,你完全没有插手的必要。”宋千雅话语缓和下来,“你就看在我之前帮过你的份上,让我离开这。”

  “你不用再说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离开这半步,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直到你的身体好转为止。”沐青羽脸色阴沉,不是在商量,只是在命令她,“至于大哥那边,我会派人去知会一声,你尽管放心好了。”

  宋千雅只能既来之则安之,无奈的点点头,她心里也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破败不堪的地步,强行而为之,不仅对她自己没任何好处,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未必能保住。

  欧阳浩泽走到宋千雅跟前,小声道:“你就听羽的吩咐吧,他不会害你的。”

  “我知道了,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先出去吧!”宋千雅见沐青羽露出质疑的神色,继续道,“你们守在门口,我想走也走不了。”

  欧阳浩泽拉拉沐青羽,“走吧,让她好好休息!”

  宋千雅躺在床上,整个人陷入一种潜意识的睡眠之中,好多片段从她脑中一闪即过,她每次想要抓住,却什么都抓不住,她内心在用另一个声音告诉她,丢失的记忆对她很重要。

  沐青羽被欧阳浩泽强拉出去,欧阳浩泽看着他俩彼此略带怄气的样子,对沐青羽劝解道:“其实她说的没错,她应该回东宫的,毕竟现在她是沐邵民的王妃,一旦她离开时间过长,被心思叵测之人利用,对谁都不利。”

  “那又如何,实在不行我就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不属于这里!”沐青羽近乎低吼,“你永远不明白那种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一步一步走向深渊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你也不会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痛。”

  C酷…o匠{网n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E“版a

  “我知道,你难道忘了婉离了吗?当初我又何曾不是看着她为了救我一步一步走向深渊,我是那么无力,那么绝望,可是那又如何,我不还得活下来,带着她的记忆活下来,这样才能够让她死的瞑目。”欧阳浩泽提到婉离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悲从心起,目光是深深的恐惧与愧疚。

  他一直以为那些记忆不去想,就能够忘记,当提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被带入到了一片沼泽当中,动都动不了,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想起那段记忆,他真是有些后悔没有陪婉离一同死亡。

  沐青羽知道这一直是他内心的痛,看着他如此痛苦,沐青羽语气柔和下来,“那些都过去了,你一定会遇到更好的女子。”

  “不会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也不会再有人比婉离更加优秀!”欧阳浩泽声音中多了一抹哽咽,“你在这好好陪宋千雅吧,我出去走走!”

  看着他苍凉的身影,沐青羽摇摇头,人活一世都不容易,至少他还能以另外一种身份陪在宋千雅身边,而欧阳浩泽只能一个人孤寂的活在天地之间。

  宋千雅一觉醒来,天都黑了,经过修养,她明显感觉身体好了很多,走出去将门打开,看到沐青羽坐在门口,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宋千雅在他身边坐下,“你在想什么?”

  沐青羽回过神来,看着她目光中多了一份憧憬,“我在怀念一些人一些事。”

  “是与我有关吗?”宋千雅轻声道。

  沐青羽转过头去,怔怔的看着她,虽然她的模样并未改变,可看着现在的她,沐青羽还是会有一种陌生感,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轻声道:“不是,与你无关!”

  “羽王爷,其实我很感谢你这段时间来对我帮助,但是我已经嫁给了你大哥,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我希望你能坦然接受这一切,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要再为了我奔波,不值得!”

  “没有什么事情是值与不值,而是看这个人愿不愿意去做,守护你是我自愿的,你若是不愿意看到我,等你好之后,我依旧会像从前一样消失在你眼前,不会给你带来任何人负担。”沐青羽声音很轻,轻到宋千雅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在她的印象中沐青羽一向亦正亦邪,整个人身上带着一种冷凝的气质,靠的他近了,就会感觉到他身上寒冰入骨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打一个冷颤,如今听他说出这些话,宋千雅不知道该以一种什么样的神情去面对。

  虽然之前他们有过美好的记忆,沐青羽也曾给予她最动人的承诺,可是那些东西她自来都不信,毕竟当初沐子宸为了利用她,所做的一切并不比沐青羽少,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的,从那之后,宋千雅就再也不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沐青羽,哪怕她心里有沐青羽,她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陷入进去。

  她不知道该如何往下接话,时间静止下来,二人彼此安静的坐着,谁都没有再开口。

  “外面天气凉,你还是进去休息吧!”沐青羽的声音打破了周围的安静。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送我离开这里?”宋千雅一字一句道,“我不能离开东宫太长时间,否则会很麻烦!”

  “只要你的身体稳定下来,我马上送你离开!”

  “如果我想现在离开呢?”宋千雅厉声道,她跟沐青羽在一起时间越久,她就发现自己对沐青羽越有依赖,甚至不愿意再离开他半步,她害怕自己真的会陷进去,然后过上一世那样的生活,所以她才会想尽办法逃离沐青羽,哪怕是彼此伤害,也再所不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