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握着他的手忍不住收紧,“我怎么能不担心,大哥他们虽然是活着,可是据我所知他们都中了一种不知名的毒,如果人有毒素蔓延,他们都会有危险!”

  “你师父你已经在为他们医治,你不要太过于担心。”沐青羽劝慰道,宋千雅现在这个样子,他实在不忍心让宋千雅看到宋成光和宋攸宁现在的这个样子。

  “师父来了?”宋千雅声音有些低沉,自从上次叶千城入东宫为沐邵民医治之后,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现在宋千雅听到他在,急切的内心稍微有些松弛。

  “是的!你现在的情绪不太适合去见他们,还是等他们情况再稳定一些了之后再说吧!”

  “不行,如果不亲自去看看,我会一生寝食难安!”宋千雅坚定的摇摇头,“你还是带我去吧!”

  羽王府!

  自从沐青羽离开这之后,这里就荒废下来,荒草凄凄,每一个地方都透露着一股荒凉,宋千雅目光从四周扫过,往事一幕幕不断在她心头缠绕,让她的内心不自觉的多了一份伤感。

  酷:匠;/网$n唯n一…正版W,其j他●‘都●是{盗cR版r

  沐青羽以为她是害怕见到现在的宋成光和宋攸宁,宽慰道:“你要是害怕,就别去了!”

  “不是,走吧!”宋千雅沉声道,“羽王爷,你为何对我这么好?似乎这并非是单纯的喜欢,而是两个人在经历了大风大浪之后才会有的同舟共济!”

  “你想多了,其实对一个人好,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沐青羽继续往前走,似乎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宋千雅。

  宋千雅见他在这方面总是避讳自己,也就不再多问,两个人各怀心事,往前面走,看着沐青羽的身影,宋千雅总是能生出一抹陌生而熟悉之感,只是她不太明白这种感情从何而来。

  来到密室,她看到宋成光和宋攸宁两个人躺在床上,身体僵硬,叶千城站在一旁为他们扎针,看到他们二人进来,叶千城先是楞了一下,淡声道:“他们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你们大可不必担心!”

  “师父,我父亲和大哥是否从今往后就真成为废人了?”宋千雅忍不住问道,她还有好多事没有来得及问宋成光,怎能容忍他变成这个样子。

  叶千城轻声道:“我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能够保住他们的性命就好!”宋千雅点点头,生死由命,强求不得。

  “只是……”叶千城犹豫了一下,“你大哥似乎是一心求死,若是一直唤不起他求生的欲望,神仙也无能为力了。”

  宋攸宁一直待宋千雅向亲妹妹一样,也素来不与宋明玉等人同流合污,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宋攸宁总是能够保住自己的本心,按照自己意愿而活,这一世更是为了护住自己而送命,想着,宋千雅心中以往的仇恨减轻了不少,冷凝的心也似乎在被一点一点的融化,只是那样的自己,她不太愿意接受罢了。

  “如果生不如死的活着,倒不如死了,毕竟活着比死难!”宋千雅走到宋攸宁身边,握住他的手,“大哥,还是那句话,你的生死你自己做主,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你。”

  宋攸宁的手轻微动了一下,宋千雅眼中露出一丝喜悦,“大哥你是想活下来的对吗?”

  忽然宋攸宁手上松开,一个轻微动作,宋千雅就明白了他的选择,他选的是死,生死就在一线之间,对于宋攸宁来说,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能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宋千雅站在他床前,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她能够听到自己的心在滴血,就让她这么看着宋攸宁走向死亡她做不到。

  许久,宋攸宁的手又动了动,她叹息一声,“我会尊重你的选择,让你死的痛快点!”

  宋攸宁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嘴唇动了动,看不出他想说什么,宋千雅沉思了一下,“你想让我帮你照顾宋明玉?”

  宋攸宁的手紧了紧,如果是曾经,宋千雅必然会让宋明玉血债血偿,现在这是宋攸宁唯一的心愿,这次宋攸宁为了救她搭上了性命,她不能让其死不瞑目,柔声道:“大哥,你放心,无论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护宋明玉周全!”

  宋攸宁活着凭的就是一口气,现在他心愿已了,也是该归去了,身体僵硬下来,宋千雅握着他的遗体,喃喃自语道:“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给你报。”

  叶千城看着她这个样子眉头紧锁,在他的印象中,宋千雅或天真可爱,或多愁善感,却从来都不曾浑身充满戾气,哪怕面对所有的悲欢离合,她也会将委屈全部隐藏在心里,宁愿委屈自己也不会去责怪别人,可是眼前的宋千雅,却给他一种陌生感。

  沐青羽从欧阳浩泽那多少听了一些宋千雅和宋攸宁之间的事,也知道宋千雅对宋攸宁的感情,走到她身边轻声宽慰道:“你大哥他走的很平静,这也是最好的结局!”

  宋千雅强忍着泪水落下,转身走出去,沐青羽要跟出去被叶千城拉住,“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她能处理好这些事情。”

  “千雅她到底是个女孩子!”

  叶千城自然能听出沐青羽的言外之意,继续道:“可是这些事情依旧需要她自己去面对,没有人能帮的了她!”

  “我可以!”沐青羽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我与她心灵相通,一定可以为她排忧解难,保护好她!”

  叶千城叹息一声,放开他,“你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只可惜你们二人有缘无分!”

  沐青羽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什么有缘无分,没有本事的人才会这么说,我一向相信人定胜天。”

  他跟出去,宋千雅站在角落,整个人的神色有些讪讪,他就陪宋千雅这样站着,心中想着如何开口才能让宋千雅的心情不那么沉闷,千言万语最终沦为一句话,“想哭就哭出来,至少这样心里会好受一些。”

  “落泪是弱者的表现,我不会!”宋千雅话语中多了一份牵强,“这次大哥的死也算是为我敲响了一个警钟,之前的确是我太小看宋明珠了,不过这次宋明珠对爹和大哥动手,只怕下一个就是你们,你小心一点!”

  “你……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沐青羽眼中露出一丝喜悦,像一个极容易满足的孩子,只要听到一句话夸奖,就可以开心的跟什么似的。

  “不是,我只是不希望还有谁成为宋明珠威胁我累赘,这样我会很被动!”宋千雅的一句话,浇灭了沐青羽脸上的喜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