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会这么想?”宋千雅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你是不是撞邪了?”

  “不是你刚才叫羽的名字吗?”欧阳浩泽撇撇嘴,“别告诉我是我听错了,别的事我都可能听错,但这个不会,你说如果我将这个消息告诉羽,他会不会高兴的飞起来?”

  宋千雅白了他一眼,“你随便,我还有事,先走了!”

  “喂……”欧阳浩泽朝她伸伸手,宋千雅懒得搭理他,离开这里,找个地方换好衣服,往未央宫而去。

  皇后听闻雍和宫那边起火,心中关心皇上的安危,碍于宋明珠的手段不敢胡来,一直焦急的等待,看到宋千雅前来,心这才稍微有了着落,拉着她低声道:“你可算来了!”

  “母后是在担心父皇的安危?”宋千雅见她点头继续道,“母后放心,宋明珠那么聪明的人定然不会让父皇有事,我们且耐心等待,相信很快就会有父皇的消息了。”

  “可是现在……”皇后叹了口气,“你父皇他都已经好久没有音信了,我审问过一直给你父皇诊治的太医李常,他每次去为你父皇诊治都是隔着窗纱,根本看不到人,我怀疑……”

  皇后的担心并不是多余,尤其是这段时间宋明珠正在积极筹备着什么,如果皇上真出了什么事,那这场大火看似是灾,其实也是福,等于帮她摆脱了现在的困境。

  “无论宋明珠她想做什么,她都不会得逞!”宋千雅眼中多了一份恨意,“除非她想来个鱼死网破。”

  “母后……”沐邵民姗姗来迟,看到宋千雅也在,神色稍微顿了一下,朝她点点头,对皇后继续道,“母后,外面形势大乱,皇儿担心宋明珠会在这个时候动手,所以还请母后暂且退出未央宫,等事情平定下来再说!”

  “你说什么?”宋千雅眉毛轻微挑起,“你确定宋明珠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我不确定,但是外面的御林军蠢蠢欲动,还有不少兵马正在朝京城而来。”沐邵民将他打听到的消息全部说出来。

  “可知那些兵马是谁的人?”宋千雅继续追问道。

  ◎酷《匠=7网)正w版@首%发

  “这个……”沐邵民摇摇头,“不知,且看那些人的穿着打扮,似乎并非天朝之人!”

  “难道是西域?”宋千雅想了一下,“你马上去城外迎接这些人,无论他们是什么人,一定要想办法将他们拦在城外,千万不要让他们进城,还有密切注意庆王的动静,必要情况下杀之而后快!”

  “这件事也与六弟有关?可是他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从来不踏越雷池半步,怎么可能会做出逼宫这样的事情来?”沐邵民虽然不太喜欢沐子宸看宋千雅的眼神,可是他也绝对不相信沐子宸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是不是自有定论,你先按我说的去做,与他有关就先下手为强,无关最好!”宋千雅催促道。

  帝王家哪里有什么真感情,也只有沐邵民会在这方面所有顾忌,就凭他这个性子,上一世他败在沐子宸手上,宋千雅一点都不为他感到可惜。

  皇后迟疑了一下道:“皇儿你太过于心慈手软,有时候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想成就千秋霸业,就必须有宁可错杀三千,也绝不放过一个的决心,明白吗?”

  沐邵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马上去做。”

  宋千雅跟他一起走出去,沐邵民轻声道:“你为何如何肯定这件事与六弟有关?想要夺得皇位的皇子又不只是他一个。”

  “至少现在只有沐子宸有与你争锋的实力,除了他也没有别人敢冒天下大为铤而走险,那赌上的可是全族的性命。”宋千雅见他还是不可置信的模样,继续道,“信不信随便你,生死系于一线,你自己看着办!”

  沐邵民心中还有一些疑团解不开,见她说的肯定,只好先按照她说的去做。

  雍和宫和惜珠殿都已经被烧成废墟,宋明珠看着眼前的一切,身上散发着一股寒冷之气,没有人敢轻易靠近。

  宋千雅走到她身边低声道:“明珠娘娘节哀!”

  宋明珠收起暴虐的神色,柔声道:“不过就是一座宫殿,烧就烧了。”

  “不过我这次来是受皇后娘娘所托来询问父皇身体状况的,还请明珠娘娘性格方便,让我去看看父皇!”宋千雅一脸担忧,“毕竟父皇的安危可是关系到整个天朝的江山社稷。”

  “这场大火之后,皇上刚刚受了惊吓,不适宜见外人。”宋明珠冷声道,“宋千雅,你不要以为你用这种方法就能够逼我就范,你还差点。”

  “我实在不太明白明珠贵妃这话的意思,不过这次雍和宫大火,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父皇身上,就算你能阻止我,也阻止不了整个朝堂的大臣。”

  “哦?你就这么自信?”宋明珠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次,就赌这次大臣们的态度如何?”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宋千雅实在不明白宋明珠到底哪里还这份沉着,她笑着道:“好,我也正想看看朝堂的大臣有多少是真正为国家尽忠的。”

  “你还是不要报太大希望的好,否则你会很失望。”宋明珠转过身往外面走了几步,回头看着她,“皇上已经下旨让我搬到长乐宫居住,你要不要来坐坐。”

  长乐宫名字寓意虽好,实际上却是与冷宫无异,加上外界有不少关于长乐宫的传言,据说晚上在那过能够看到有女鬼飘来飘去,更有传言说晚上经过那里的妃嫔都会死于非命,因此那里也成为人们心中的禁地,没有人敢轻易踏入。

  宋千雅笑着道:“我自然不会辜负明珠贵妃的盛情,何况长乐宫一直是禁地,既然是禁地就会引发不少人的好奇心,我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长乐宫与宋千雅想的大同小异,这里虽说荒废多年,却一点都看不出荒废样子,且这里面的摆设与惜珠殿一模一样,她看着宋明珠,“没想到妹妹这么快就将一座冷宫装扮成惜珠殿的样子,真是令人惊叹。”

  “这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与其是说这里按照惜珠殿装扮,倒不如说惜珠殿是长乐宫的翻版。”宋明珠淡淡看了这里一眼,“且长乐宫远比惜珠殿要宏伟的多,这里也才是贵妃应该住的地方。”

  宋千雅如何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按理来说长乐宫才是皇后应该居住的地方,但是关于这里的传说,皇后只好搬到了未央宫,这里就荒废下来,今日宋明珠的举动,看似是搬进了冷宫,实则也是在向皇后挑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