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浩泽略带吃惊的看着她,“你这个时候去刑部大牢不等于是去送死吗?”

  刑部大牢一向看守森严,平日别说是人,一直苍蝇想要飞进去都困难,加上现在宋明珠看似安逸,实则已经掌控了朝政,宋明珠早就想将宋千雅等人一网打尽,这个时候去与自投罗网没有区别。

  看着欧阳浩泽惊讶的神色,宋千雅笑着道:“这次咱们就是去自投罗网,到时候看宋明珠如何收场!”

  这话说的欧阳浩泽有些云里雾里,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够大胆,遇到宋千雅之后才明白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

  “怎么?你不敢的?”宋千雅记者问道。

  “这世间还真没我不敢的事情,不就是陪你闯刑部大牢吗?这点小事我还不放在眼里。”欧阳浩泽一向放诞不羁,遇强则强,从来不知什么是退缩,这就是他的性格。

  %酷e:匠√网E永◇i久/I免☆费:看小t说

  宋千雅知道他一定会同意,迟疑了一下继续道:“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欧阳浩泽白了他一眼,“有话能不能直接说,你这么客气让我十分不安!”

  “你算是从皇宫中长大,想必对皇宫的一切都十分熟悉,所以我需要你把皇宫的地图给我画出来。”

  “你要这个做什么?”欧阳浩泽疑惑的看着她,“晚上皇宫的戒备与白天不可同日而语,说是铜墙铁壁一点都不为过,上次宋明珠放了宋攸宁,下次可就不会有这么好运了。”

  “你想什么?我是那么不知分寸的人吗?”宋千雅瞪了他一眼,“未雨绸缪,以防宋明珠会突然袭击。”

  欧阳浩泽默默胸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夜袭皇宫刺杀她呢!”

  “我可不想白白送死!”宋千雅说完这话,嘴角动了动,心中的话终究没有问出口。

  丑时,欧阳浩泽身穿一袭夜行衣刚到宋千雅的小院,被沐邵民拦住,沐邵民看看他们二人的装扮,冷声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欧阳浩泽将脸上的面纱褪去,嬉皮笑脸道:“闹着玩而已,大皇子何必如何介意。”

  宋千雅看着沐邵民的一字一句道:“我们要去刑部大牢!”

  “你说什么?”沐邵民的反应俨然比之前欧阳浩泽还要震惊,厉声道,“不行!”

  “我想要做的事没人能够阻止,包括你!”宋千雅眼中露出冷厉的目光,“我必须去!”

  沐邵民知道自己劝不住她,将目光落在欧阳浩泽身上,“刑部大牢有多危险相信你比谁都清楚,你去送死我管不了,但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宋千雅前往!请你马上离开东宫!”

  欧阳浩泽无奈的翻翻白眼,“大皇子,你说话要讲道理好不好,不是我要送死,而是你家王妃要拉着我送死,那个晦气的地方你因为我愿意去啊?”

  话语有些轻蔑,沐邵民本来对欧阳浩泽并没有多少好恶之心,现在看到欧阳浩泽总是像苍蝇一样围在宋千雅身边,他立刻对欧阳浩泽有了极大的厌恶之心,冷声道:“欧阳浩泽不要以为父皇宠着你,你就能为所欲为,识相的赶紧离开,别逼我将你赶出去!”

  “大皇子今天好大的火气,可惜我素来不吃这一套,我就喜欢跟别人对着干,所以我决定从今往后就居住在这云烟阁了。”欧阳浩泽索性找个地方住下,看着宋千雅道,“王妃不会介意我在这小住几日吧?”

  “男女有别,你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知道吧?”沐邵民怒视着他,“还是说你就是来东宫捣乱的?”

  “什么男女有别,礼教大防,统统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我只知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要珍惜当下,明白吗?”欧阳浩泽的手随意搭在宋千雅肩膀上,“何况之前在相府的时候,我也居住在她沉香阁,不也没人说什么吗?”

  沐邵民看到这一幕,朝着他攻上去,欧阳浩泽巧妙的对开,看着宋千雅戏谑道:“你这夫君还真是一个醋坛子,我惹不起,先走了!”

  看着他们二人一前一后的离去,宋千雅皱皱眉头,这次沐邵民来的太过于蹊跷,到底是谁将消息透露给他呢?

  她看看四周,云烟阁的人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且身边除了点墨之外,她一般不会让任何染指自己的事情,而这次她与欧阳浩泽夜探大牢的事情是她临时起意,连点墨都不知晓,除非……

  这里与沐邵民的眼线,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他的监视之中。

  现在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的通。

  沐邵民没有追到欧阳浩泽,气势汹汹的回来,质问道:“你与欧阳浩泽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是如何知道他今晚会来?云烟阁到底隐藏了你多少人?”宋千雅反问道,“当然你也可以不回答,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让我将这些人抓住,我定然会让他们死的很难看。”

  沐邵民被她的气势压下来,“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大皇子,咱们之间只是交易关系,就算我嫁给你,这个关系也不能改变,所以你没有资格派人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如果你非要将事情做的这么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宋千雅话语中多了一份狠厉,“我最厌恶的就是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控。”

  “我……我只是想保护你!”沐邵民磕磕巴巴道。

  “保护?”宋千雅冷笑一声,“大皇子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你别忘了我师父是风月阁阁主,世间少有敌手,虽然我并未将师父的技艺十成十的学去,也学去了七八成,就算是一般的武林高手也不能奈我何,何况是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刺客!”

  “千雅我……”

  “这次就算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还有马上将你的人从我身边调走,我不希望咱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宋千雅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直接将他的话堵死。

  “说到信任?你对我有吗?你有什么事还不是宁愿找欧阳浩泽,也不会向我透露半分,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沐邵民苦笑一声,“咱们在一起这么久,难道还不如陌生人?”

  宋千雅都懒得再跟他多费唇舌,她的忍耐是有限,何况她并不想将时间浪费在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人身上,她冷冷道:“王爷,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咱们本就是陌生人,在一起就是为了利益需要,你再苦苦相逼对谁都没有好处。”

  “千雅……”

  “别说了,我累死!”宋千雅直接下达了逐客令,看来今晚的行动只能往后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